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著傳者:KeKe


【第四頁

情 意 相 知 癡 夢 圓2 2 ‥  

百 合 讓 泰 伯 在 房 中 照 料, 自 己 吩 咐 店 小 二 叫 了 飯 菜, 又
 來 到 廚 房 找 櫻 桃。 櫻 桃 正 忙 得 滿 頭 大 汗, 煙 灰 涂 得 一 臉
 墨 黑, 慌 手 慌 腳 地 往 鍋 里 扔 荸 薺。 百 合 忍 不 住“扑 哧” 笑
 了 出 來, 掏 出 絹 帕 對 她 說:“小 姑 奶 奶, 你 這 叫 熬 湯 啊?
 簡 直 跟 打 仗 似 的。 來, 給 你 擦 擦 嘴, 先 去 吃 飯 吧!” 櫻 桃
 探 過 臉 來 讓 她 抹 了 几 把, 還 嘴 硬 地 說:“快 好 了, 快 好 了
 嘛。 哎, 郭 大 少 他 們 來 了 嗎? 沒 露 餡 吧?” 百 合 學 她 的 樣
 子, 挺 挺 胸 膛 說:“有 我 在, 一 切 沒 的 說!” 櫻 桃“咯 咯”
笑 了 起 來:“想 學 我? 再 多 練 練! 不 過, 你 今 天 真 的 很 高
興 耶!” 百 合 被 她 說 中 心 事, 有 點 害 臊, 忙 幫 她 弄 小 了 火,
“讓 這 鍋 什 么‘雪’ 呀‘云’ 的 慢 慢 燉 吧, 咱 們 走!” 扯 著 她
 回 了 房。
   吃 過 晚 飯, 如 風 便 跑 過 來 要 照 顧 鐵 衣。 櫻 桃 第 一 次
見 到 她, 心 里 暗 暗 地 琢 磨 她 的 一 舉 一 動:“這 個 如 風 雖 然
 行 走 江 湖, 倒 沒 有 風 風 火 火 的 樣 子。 臉 蛋 長 得 確 實 韻 味
 十 足, 不 是 絕 色 也 還 耐 看。 對 鐵 衣 是 一 心 一 意 地 好, 瞧
 她 的 焦 急 竟 比 我 還 甚!” 櫻 桃 對 自 己 這 么 客 觀 地 看 待 如
 風 也 頗 有 些 意 外, 卻 也 滿 意, 至 少 她 不 必 用 敵 對 的 心 態
 去 面 對 她。
   盡 管 如 此 安 慰 自 己, 櫻 桃 還 是 有 點 酸 酸 的 不 是 滋 味,
 默 默 地 站 在 角 落 里 看 著 眼 前 的 一 切。 郭 旭 看 在 眼 里, 大
 搖 其 頭:“完 了, 完 了, 程 鐵 衣 又 沾 上 了 一 筆 桃 花 債, 這
 小 子 有 的 要 倒 霉。” 有 這 么 多 女 人 在 看 護 傷 員, 郭 旭 反
 而 插 不 上 手, 和 百 合 聊 了 几 句 也 就 回 屋 了。 一 晚 上 騎 馬,
 如 風 也 終 于 支 撐 不 住, 眼 皮 好 象 快 膠 在 一 起, 忙 起 身 告
 辭。 百 合 這 才 對 櫻 桃 說:“你 對 如 風 有 什 么 看 法?” 櫻 桃
 苦 笑 了 一 聲:“我 對 她 的 看 法 不 說 也 罷。 關 鍵 是 鐵 衣 對
她 怎 么 看。” 百 合 一 想 她 這 話 不 無 道 理, 便 囑 咐 她:“你
如 果 要 照 顧 我 哥, 就 留 在 這 兒 吧, 注 意 別 太 累 著。” 櫻 桃
 點 點 頭, 目 送 她 離 去 后, 就 搬 了 張 椅 子 坐 到 鐵 衣 身 旁。
 
   今 夜 的 月 芽 兒 象 是 一 片 透 明 泛 白 的 薄 指 甲, 把 淺 淺
 的 光 輝 透 過 窗 櫺 撒 進 房 間。 熟 睡 中 的 鐵 衣 多 么 安 詳! 濃
 濃 的 劍 眉, 挺 直 的 鼻 梁, 棱 角 分 明 的 嘴 唇, 閉 緊 的 眼 睛
 有 一 層 睫 毛 的 陰 影 覆 在 上 面。 櫻 桃 憐 愛 地 端 詳 著 他。 她
 的 鐵 衣 是 那 樣 挺 拔、 又 是 那 樣 俊 朗, 怎 么 看 都 看 不 夠。
 其 實 也 只 有 現 在, 她 才 有 機 會 仔 細 地 看 清 他 的 每 一 個
細 節。 她 伸 手 撫 了 撫 他 的 發 絲, 想 起 他 獨 闖 山 寨、 為 了
救 她 不 惜 下 跪 求 饒 的 時 候, 他 的 額 前 也 是 這 樣 飄 散 著 几
 綹 發 絲 的。 那 時 她 的 心 就 已 經 被 他 俘 獲, 再 也 離 不 開……
 
   突 然, 鐵 衣 動 了 動, 櫻 桃 喜 得 心 都 蹦 到 嗓 子 眼, 但 他
 隨 即 又 昏 睡 過 去。 櫻 桃 想 這 說 明 鐵 衣 的 病 轉 機 很 大, 便
 不 由 地 謝 天 謝 地, 聽 到 了 自 己 的 祈 禱。 她 雙 手 合 十, 對
 著 月 亮 喃 喃 道:“月 亮 菩 薩, 我 念 一 段‘月 光 經’ 給 你 聽,
 你 一 定 要 幫 我 啊! 太 陰 菩 薩 上 東 來, 天 堂 地 獄 九 層 開。
 十 萬 八 千 諸 菩 薩, 諸 位 菩 薩 兩 邊 排。 腳 踏 芙 蓉 地, 蓮 花
 遍 地 開。 頭 頂 七 層 寶 塔, 月 光 婆 娑 世 界。 一 來 保 佑 鐵 衣
 早 日 康 復, 二 來 保 佑 鐵 衣 一 生 平 安, 三 來 保 佑 鐵 衣 幸 福
 長 命。 弟 子 誠 心 念 一 遍, 只 要 菩 薩 依 我 言, 我 自 遵 守 諾
 言, 今 生 不 再 見 他。” 說 出 此 話, 她 自 己 也 是 一 驚:“難
道 真 要 離 開 鐵 衣 嗎? 我 又 怎 么 舍 得?” 心 中 一 疼, 淚 水 涌
 了 出 來。
   朦 朧 中, 櫻 桃 清 脆 而 甜 甜 的 聲 音 已 傳 入 鐵 衣 的 耳 廓
。 他 分 不 清 自 己 是 在 什 么 狀 態, 好 象 魂 魄 都 漂 浮 在 空 中,
 只 是 恍 惚 覺 得 是 天 鳳 在 說 這 番 話, 是 天 鳳 在 他 身 旁。
“天 鳳! 天 鳳!” 他 囈 語 道。 櫻 桃 嚇 得 抓 住 他 的 手:“是 我,
 是 我!” 鐵 衣 緊 緊 握 住 她 細 膩 滑 潤 的 小 手 不 放, 他 的 眼
 睛 都 沒 張 開, 仍 是 象 做 夢 一 樣 低 語:“天 鳳, 我 好 想 你,
 你 不 要 離 開 我, 不 要 走!” 櫻 桃 的 心 如 油 鍋 般 翻 騰, 是
的, 她 根 本 無 法 離 開 鐵 衣, 那 又 何 必 苦 了 自 己? 她 伏 下
身, 輕 輕 抱 住 鐵 衣, 鐵 衣 的 胳 膊 也 自 然 而 然 地 擁 住 她。
又 聞 到 那 熟 悉 的 氣 息, 又 躺 在 那 熟 悉 的 懷 抱 中, 櫻 桃 心
 滿 意 足 地 在 鐵 衣 臉 頰 上 親 了 一 口, 緩 緩 閉 上 眼 睛。


情 意 相 知 癡 夢 圓2 3 ‥  

“櫻 桃! 櫻 桃!” 有 一 只 手 在 推 她, 櫻 桃 迷 迷 糊 糊 地 抬 起
 身 子, 揉 揉 眼 睛 一 看, 卻 是 百 合, 正 責 怪 地 瞪 著 她。 櫻
桃 猛 然 醒 悟 自 己 竟 這 樣 摟 著 鐵 衣 睡 著 了, 頓 時 羞 得 臉 紅
 到 脖 子 根。 她 慌 忙 站 起 身:“小 姐, 我……” 百 合 低 聲 說:
“你 也 太 不 小 心 了, 萬 一 先 進 來 的 是 如 風 該 怎 么 辦? 好
啦, 去 梳 洗 一 下 吧。” 櫻 桃 答 應 一 聲 剛 要 走, 突 然 想 起 她
 的“煮 雪 烹 云”:“哎 呀, 我 的 湯! 我 的 湯 一 定 都 糊 了!”
扎 手 扎 腳 地 就 往 門 外 沖。
   百 合 喊 住 她:“櫻 桃, 別 緊 張。 你 呀, 不 是 湯 糊 了 而 是
 腦 子 糊 了, 一 個 晚 上 都 想 不 起 去 看 看。 我 早 就 重 新 替 你
 熬 了 一 鍋, 現 在 正 熱 著, 你 去 端 兩 碗 過 來 吧。” 櫻 桃 還
是 急 匆 匆 地 向 外 奔, 卻 與 踏 進 門 檻 的 如 風 撞 了 個 滿 懷,
 木 屐 結 結 實 實 地 踩 在 如 風 的 腳 上, 疼 得 她“哎 呦” 了 一
聲。 櫻 桃 一 疊 聲 地 道 歉:“如 風 姑 娘, 對 不 起, 對 不 起……”
 如 風 反 倒 笑 了 笑:“沒 事, 沒 事, 你 去 忙 你 的 吧。” 如 風
和 百 合 打 了 個 招 呼, 便 坐 到 鐵 衣 身 旁, 看 著 晨 曦 撒 在 他
 的 臉 上, 襯 出 個 微 微 的 笑 意。 如 風 心 中 奇 怪, 不 知 他 是
 否 做 了 個 好 夢, 不 由 低 聲 呼 喚:“鐵 衣! 鐵 衣!” 鐵 衣 慢
慢 地 睜 開 眼 睛, 看 了 看 她 又 看 了 看 四 周。 如 風 欣 喜 地 握
 住 他 的 手:“你 終 于 醒 過 來 了。” 鐵 衣 驚 奇 地 說:“我 在 什
 么 地 方? 我…… 天 鳳 呢? 天 鳳 在 哪 里?” 如 風 的 笑 容 僵 住
 了 你 受 傷 了, 現 在 還 沒 好。” 鐵 衣 掙 扎 著 要 坐 起 來:“這
 是 怎 么 回 事? 我 明 明 看 到 天 鳳 的!” 如 風 賭 氣 道:“天 鳳,
 天 鳳, 誰 是 天 鳳 啊? 你 看 清 楚, 我 是 如 風!” 可 是 鐵 衣 還
 是 不 明 就 里 地 瞪 著 她。
   這 時, 櫻 桃 端 著 她 的“杰 作” 回 來 了, 還 沒 進 門 就 見
百 合 向 她 使 了 個 眼 色。 百 合 從 她 手 里 接 過 一 碗 來 走 到 如
 風 跟 前 說:“這 是 藥 膳, 你 喂 給 程 爺 吃 吧。” 櫻 桃 則 端 了
 另 一 碗 去 看 房 間 那 邊 的 紅 果。 百 合 也 跟 著 她 來 到 紅 果
床 前。
   紅 果 的 眼 睛“啪” 的 睜 開 了, 兩 顆 黑 眼 珠 子“骨 碌 碌”
 地 亂 轉。 櫻 桃 嚇 了 一 跳, 差 點 把 碗 摔 碎 了。 她 嘟 起 小 嘴
 說:“哈! 原 來 你 早 醒 了, 還 在 這 里 裝 模 作 樣。 起 來 吃 東
 西!” 紅 果 嘻 嘻 一 樂:“我 聽 見 有 人 在 念 什 么‘月 光 經’”
。 櫻 桃 忙“噓” 了 一 聲:“不 許 說!” 紅 果 從 床 上 坐 起 來:
“你 不 讓 我 在 小 姐 面 前 講, 好, 有 個 條 件。”“說!”“喂 我
 吃 嘍!” 櫻 桃 乜 視 著 他, 真 是 拿 他 沒 有 辦 法! 只 好 一 勺
一 勺 小 心 喂 他, 心 里 又 想:“我 喂 紅 果, 如 風 喂 鐵 衣, 倒
一 倒 該 多 好!” 這 么 一 分 神, 差 點 把 一 勺 熱 湯 灌 進 紅 果
的 鼻 子!
   那 邊 廂 如 風 正 把 事 情 的 大 概 緣 由 說 與 鐵 衣 聽。 鐵 衣
 知 道 自 己 不 過 是 幻 想 天 鳳 在 身 邊, 嘆 了 口 氣, 掩 飾 不 住
 失 望 之 情。 如 風 強 裝 笑 顏 說:“先 別 管 那 么 多, 把 這 碗 湯
 喝 了 吧。” 鐵 衣 不 感 興 趣 地 說:“是 什 么 東 西 啊? 我 最 不
 愛 喝 這 種 粘 稠 甜 膩 的 東 西 了。” 如 風 說:“這 是 櫻 桃 那 個
 小 丫 頭 做 的, 我 也 不 知 是 什 么?”“櫻 桃?” 鐵 衣 的 眼 睛
一 亮, 聲 音 也 響 了 几 分。 那 邊 櫻 桃 聽 見 了, 還 以 為 是 鐵
衣 在 叫 自 己, 慌 忙 跳 起 身, 把 碗 塞 給 紅 果, 三 步 并 作 兩
步 地 奔 了 過 來。“鐵…… 程 公 子, 你 叫 我 嗎?” 如 風 把 碗 遞
 給 她:“櫻 桃, 你 做 的 是 什 么?”“噢, 這 叫‘煮 雪 烹 云’,
是 我 跟 老 夫 人 學 的。 有 銀 耳、 冰 糖、 百 合、 川 貝 母 粉 等 等,
 很 補 的, 程 公 子 快 喝 了 吧。” 櫻 桃 一 口 氣 把 話 說 完, 期
待 地 看 著 鐵 衣。
   也 說 不 清 為 什 么, 鐵 衣 就 是 很 喜 歡 眼 前 這 個 俏 皮 的
 小 丫 頭。 她 就 象 是 他 的 小 妹 妹, 但 和 采 玉 穩 重 矜 持 的 性
 格 完 全 不 同。 他 欣 然 地 說:“是 你 熬 的? 好, 我 就 來 嘗 一
 嘗。” 看 著 鐵 衣 大 口 大 口 地 喝 湯, 櫻 桃 十 分 滿 足。 而 如
風 卻 不 那 么 想, 自 己 勸 他 他 不 喝, 一 聽 是 櫻 桃 做 的, 就
算 不 愛 吃 都 吞 了 個 精 光, 明 擺 著 厚 此 薄 彼。 自 己 連 眼 前
 這 個 小 丫 頭 都 比 不 上, 更 不 用 提 那 個 從 未 謀 面 的“天 鳳”
 了!
   百 合 見 如 風 一 臉 不 高 興, 想 轉 移 她 的 注 意 力, 便 說:
“如 風 姑 娘, 郭 公 子 怎 么 還 沒 起 床? 麻 煩 你 去 看 一 下。”
“不 用 了!” 郭 旭 出 現 在 門 口, 伸 著 大 大 的 懶 腰 說,“大 家
 都 那 么 早 啊!” 鐵 衣 笑 道:“連 我 這 個 傷 號 都 醒 了, 你 這
 郭 大 少 還 大 夢 未 覺 嗎?” 郭 旭 的 困 勁 一 下 子 沒 了, 竄 到 鐵 衣 面 前, 捶 了 他 一 拳:
“我 說, 老 弟, 你 好 的 可 真 快!” 鐵 衣 也 回 敬 了 他 一 拳:
“我 的 命 可 硬 著 哪!” 郭 旭 擺 手 道:“不 然, 不 然, 若 不 是
 那 位 仁 兄 冒 險 救 你, 你 早 就 去 龍 王 爺 那 里 作 駙 馬 了!”
 大 家“哄” 地 一 齊 笑 出 聲 來。
   鐵 衣 對 著 紅 果 拱 手 示 意 道:“程 某 這 條 命 全 仗 這 位 兄
 台 相 救, 感 激 的 話 千 言 萬 語 也 說 不 盡 哪!” 紅 果 謙 虛 地
 說:“臨 危 救 難, 原 是 應 該 的。 我 一 個 粗 人, 命 賤, 用 不
著 那 么 謝 我 啦!” 大 家 嘰 嘰 喳 喳 地 談 了 起 來, 互 相 介 紹
了 一 番。 鐵 衣 不 免 又 向 百 合 說 了 通 客 氣 話。 百 合 心 中 暗
 自 好 笑。

情 意 相 知 癡 夢 圓2 4 ‥  


"庄 主, 信 鴿 到 了!” 一 名 皂 衣 家 奴 捧 著 一 只 白 鴿, 恭 敬 地 向 正 伏 案 書 寫 的 傅 望 京 報 告。 傅 望 京 放 下 手 中 的 象 牙 狼 毫 筆, 說:“把 信 拿 來!” 家 奴 遞 過 來 一 方 折 得 很 小 的 白 紙。 傅 望 京 打 開 看 了 看, 得 意 地 仰 天 大 笑:“哈 哈, 程 鐵 衣, 你 也 有 今 天!”“望 京, 你 高 興 什 么?” 一 位 風 姿 綽 約 的 女 子 從 后 堂 走 出。 她 淡 掃 蛾 眉, 輕 點 朱 唇, 一 雙 眸 子 如 水 一 樣 朦 朧, 竹 青 色 的 輕 紗 襯 得 她 如 弱 柳 臨 風、 嬌 不 勝 力。 傅 望 京 忙 上 前 扶 住 她 說:“辰 辰, 你 身 體 不 好, 就 多 在 后 院 歇 著 嘛, 別 吹 了 風 著 了 涼。 薄 荷! 薄 荷!” 一 個 小 丫 頭 匆 匆 跑 進 來,“把 夫 人 攙 回 去!”“是, 庄 主!” “望 京, 我 老 是 坐 著, 悶 都 悶 死 了, 你 也 不 我 說 說 話。” 辰 辰 嗔 怪 地 看 著 他。“辰 辰, 庄 子 里 的 事 很 多, 都 要 我 來 處 理。 別 耍 小 脾 氣 了, 快 回 房 吧。 薄 荷, 你 和 茯 苓、 白 芍 要 好 好 伺 候 夫 人!” 薄 荷 一 邊 答 應 著, 一 邊 扶 著 辰 辰 退 了 下 去。

  傅 望 京 略 微 想 了 一 下, 提 筆 寫 了 張 紙 條, 命 令 道:“連 翹, 你 將 這 封 信 傳 出 去!” 名 叫“連 翹” 的 家 丁 忙 將 紙 條 縛 在 信 鴿 的 腿 上, 放 飛 而 去。

   鐵 衣 和 紅 果 雖 然 好 了 大 半, 但 傷 口 還 未 痊 愈。 櫻 桃 滿 心 歡 喜 地 宣 稱 要 去 煮 一 鍋“碎 玉 瑪 瑙” 給 他 們 吃。 轉 身 一 看, 泰 伯 卻 不 在, 沒 人 替 她 采 購 所 需 材 料。
“小 姐, 泰 伯 呢?” 櫻 桃 東 張 西 望 道。
“他 一 早 就 出 去 了。” 百 合 正 和 郭 旭 說 著 話, 心 根 本 沒 放 在 這 兒。
櫻 桃 心 說:“只 好 親 自 出 馬 了。” 乘 大 家 不 注 意, 悄 悄 地 溜 出 去。 剛 跨 出 客 棧 的 大 門, 就 看 見 泰 伯 大 步 流 星 地 奔 過 來, 差 點 撞 她 個 人 仰 馬 翻。
“泰 伯, 你 怎 么 啦?” 櫻 桃 叫 道。 泰 伯 卻 不 由 分 說 拉 住 她 說:“跟 我 來。” 領 她 轉 到 客 棧 后 的 小 竹 林 里, 見 四 下 無 人, 泰 伯 躬 身 說:“公 主, 皇 上 的 手 諭 到 了, 還 有 加 急 金 牌 一 面。” 掏 出 黃 綢 手 諭 和 金 牌, 雙 手 遞 給 她。 櫻 桃 不 耐 地 說:“翁 泰 北, 手 諭 上 說 什 么, 你 告 訴 我 罷!” 泰 伯 為 難 地 咽 了 口 唾 沫, 還 是 說 道:“公 主, 皇 上 見 您 遲 遲 未 歸, 特 放 加 急 金 牌, 召 公 主 回 宮, 還 准 備 為 公 主 選 駙 馬 。”“什 么?” 櫻 桃 跳 了 起 來,“父 皇 要 替 我 選 駙 馬?” 她 一 把 抓 過 手 諭, 一 看, 可 不 是? 父 皇 已 秘 密 組 成 了 個 班 子, 為 她 遴 選 上 佳 的 官 宦 子 弟 作 駙 馬, 并 命 她 即 刻 回 宮, 為 出 嫁 作 准 備。 櫻 桃 氣 得 直 跺 腳:“是 哪 個 混 帳 臣 子 出 的 主 意? 父 皇 最 疼 我, 決 不 會 逼 我 做 什 么 的, 這 個 勞 什 子 金 牌 是 什 么 東 西? 想 象 召 岳 飛 似 的 來 十 二 道 金 牌 嗎? 本 宮 才 不 怕! 翁 泰 北, 你 替 我 回 話, 說 我 不 回 去?” 泰 伯 嚇 得 一 吐 舌 頭:“公 主, 抗 旨 可 是 死 罪 呀!” 櫻 桃“哼” 了 一 聲:“父 皇 會 殺 我 嗎? 他 若 不 殺, 誰 敢 取 我 項 上 人 頭?” 泰 伯 仍 然 沒 動 彈。 櫻 桃 厲 聲 說:“本 宮 的 話 你 也 不 聽 嗎?” 泰 伯 這 才 訕 訕 地 退 下。
櫻 桃 的 興 致 一 下 子 全 掃 光 了, 滿 心 郁 結, 卻 又 無 法 對 人 訴 說。 她 默 默 地 走 出 了 竹 林, 悶 頭 悶 腦 地、 漫 無 目 的 地 來 到 蘇 州 城 內。
  蘇 州 有 的 是 穿 城 而 過 的 狹 窄 河 道, 一 座 座 精 致 的 石 橋, 傍 河 而 筑 的 民 居, 民 居 樓 下 就 是 水, 石 階 的 埠 頭 從 樓 板 下 一 級 級 伸 出 來, 烏 蓬 船 上 正 升 起 一 縷 縷 炊 煙, 斑 駁 的 青 灰 色 磚 牆 象 清 晨 的 殘 夢…… 長 長 的、 狹 狹 的 水 巷 里, 傳 來 了 一 陣 陣 象 玉 盤 滾 珠 般 的 琵 琶 聲。 一 條 清 亮、 嬌 嫩 的 歌 喉 在 唱 蘇 州 評 彈:“窈 窕 風 流 杜 十 娘, 自 憐 身 落 在 平 康。 她 是 落 花 無 主 隨 風 舞, 飛 絮 飄 零 淚 千 行……”
櫻 桃 不 由 地 停 住 步 子, 依 在 棵 柳 樹 下 傾 聽 這 美 妙 的 彈 唱。 雖 然 聽 不 懂 溫 軟、 糯 甜 的 吳 歌 軟 語, 但 櫻 桃 還 是 覺 得 訂 零 咚 隆 的 琵 琶 聲 中 的 清 婉 唱 腔, 仿 佛 是 從 枕 在 小 河 上 的 樓 閣 人 家 中, 從 水 巷 兩 岸 漏 牆 花 窗 中 飄 飄 悠 悠 地 漾 出 來 的, 令 人 心 醉 神 迷。
  她 不 知 道, 有 一 個 人 正 在 不 遠 處 靜 靜 地 盯 著 她。 在 他 的 眼 里, 櫻 桃 就 是 畫 中 的 主 角。 她 鵝 黃 色 的 娟 紗 長 裙、 雪 白 的 布 襪、 小 巧 的 木 屐、 緊 蹙 的 雙 眉、 微 巧 的 鼻 尖、 嬌 嫩 的 紅 唇、 柔 弱 的 身 軀 溶 在 發 絲 般 的 柳 枝 中, 勾 勒 出 略 帶 孩 子 氣 的 嬌 美 輪 廓。 櫻 桃 手 捻 一 朵 茉 莉 花, 嘆 了 口 氣, 一 對 剔 透 的 水 晶 墜 子 微 微 地 蕩 著。 這 一 切 都 牢 牢 吸 引 著 他 的 目 光, 連 身 旁 女 孩 嫉 妒 的 催 促 都 置 之 不 理。
“彥 哲, 不 就 是 那 個 死 丫 頭 嗎? 瞧 你 那 樣!” 女 孩 終 于 忍 不 住 嚷 道。  文 彥 哲 狠 狠 地 瞪 了 她 一 眼:“欣 蕊, 告 訴 你 多 少 次 了, 咱 們 要 以 兄 妹 相 稱, 你 又 忘 了?” Y 蕊 氣 呼 呼 地 說:“誰 要 你 一 見 那 個 賤 丫 頭 就 挪 不 動 步 子! 她 有 什 么 好 的? 她 哪 點 比 我 生 得 美?” 文 彥 哲 沒 理 她。 如 果 當 初 不 是 迫 于 無 奈, 他 決 不 會 帶 她 出 來。 欣 蕊 是 他 從 小 就 訂 好 的 未 婚 妻, 可 是 他 從 未 真 正 愛 過 她。 不 錯, 欣 蕊 生 得 很 艷 麗, 甚 至 可 以 說 無 可 挑 剔, 但 她 生 性 善 妒、 脾 氣 嬌 縱, 實 在 討 不 到 他 的 歡 心。 而 眼 前 這 個 小 丫 頭 卻 深 深 地 打 動 了 他 。 說 不 出 理 由 來, 反 正 就 想 去 疼 愛 她。 可 是 他 根 本 不 能
照 自 己 的 意 愿 行 事, 只 有 微 微 嘆 了 一 聲, 說:“欣 蕊, 我 們 走。” 欣 蕊 心 猶 不 甘:“憑 什 么 一 個 卑 賤 的 丫 頭 也 讓 你 神 魂 顛 倒? 我 偏 要 她 吃 吃 苦 頭!” 乘 文 彥 哲 沒 有 留 神, 按 動 袖 中 機 關, 一 根 金 針 無 聲 無 息 地 射 向 櫻 桃 的 足 踝。 櫻 桃 正 陷 在 冥 想 中, 冷 不 防 覺 得 好 象 一 條 毒 蛇 狠 狠 地 咬 了 她 腳 一 口, 疼 的 尖 叫 一 聲, 一 頭 栽 進 了 樹 旁 的 小 河 溝。 她 是 最 怕 水 的, 一 路 上 多 虧 有 紅 果 釘 子 般 牢 牢 的 保 護, 才 不 至 于 在 亂 蹦 亂 跳 中 落 水。 這 回 掉 進 河 里, 冰 冷 的 水 從 四 面 八 方 涌 進 她 的 口 鼻, 她 頓 時 窒 息 地 閉 過 氣,人 事 不 醒。

情 意 相 知 癡 夢 圓2 5 ‥

“小 姐, 你 這 次 乘 船 是 去 哪 兒?” 和 百 合 聊 熟 了, 郭 旭 才
 饒 有 興 趣 地 問 她。
  “噢, 我 打 算 去 普 陀 山 的 法 雨 寺 還 愿。” 百 合 從 容 地
回 答, 也 只 有 她 的 機 智 才 不 會 讓 郭 旭 發 現 她 的 秘 密。
  “普 陀 山? 那 可 遠 了, 小 姐 倒 是 有 興 致。” 郭 旭 笑 道。
 
  “反 正 也 不 急, 一 路 上 有 的 是 旖 旎 風 光, 走 馬 看 花 也
 就 到 了。” 正 說 著, 忽 聽 鐵 衣 嚷 道:“糟 糕! 我 的 苦 難 佛
呢?” 原 來 他 想 起 自 己 在 水 中 已 經 抓 住 了 苦 難 佛, 怎 么
醒 來 后 摸 遍 全 身 都 不 見? 惶 急 之 下 大 叫 起 來。
   百 合 一 想, 說:“櫻 桃 應 該 知 道。 櫻 桃! 櫻 桃!” 喊 了
几 聲, 沒 人 回 答。 她 奇 怪 地 對 郭 旭 說:“剛 才 還 在 這 兒,
怎 么 一 眨 眼 工 夫 就 沒 了?” 兩 人 起 身 在 客 棧 四 處 尋 找,
都 沒 見 櫻 桃。 百 合 真 有 點 急 了, 這 個 公 主 會 跑 哪 去 呢?
都 怪 自 己 只 顧 和 郭 旭 聊 天, 疏 忽 了 她。 這 時, 泰 伯 一 陣
風 似 的 回 來 了, 百 合 一 把 抓 住 他:” 泰 伯, 櫻 桃 不 見 了,
 你 快 去 找 找!” 郭 旭 見 她 如 此 慌 張, 自 告 奮 勇 地 說:“我
 也 去!”
   兩 個 人 到 處 詢 問, 等 追 到 那 條 小 巷 時, 正 看 見 一 名
男 子 抱 著 渾 身 濕 透 的 櫻 桃 作 急 救。 泰 伯 見 他 似 乎 俯 下 身
 子, 要 對 櫻 桃 口 對 口 的 度 氣, 驚 的 暴 跳 如 雷, 飛 身 上 前
 便 是 一 掌。 那 人 并 不 與 他 對 攻, 而 是 輕 輕 一 跳, 避 開 了
 事。 郭 旭 看 在 眼 里, 不 由 脫 口 而 出:“凌 波 微 步!” 泰 伯
喝 道:“你 是 何 人? 想 對 她 無 禮 嗎?” 那 人 涵 養 極 好, 淡 淡
 說 道:“老 伯 誤 會 了, 我 見 她 落 水, 救 她 上 來。 她 喝 了 不
 少 水, 急 需 救 治!” 泰 伯 知 道 錯 怪 了 他, 但 也 不 愿 道 歉,
 蹲 下 身 子 扶 起 櫻 桃, 點 其 任、 督 二 脈, 又 輕 拍 她 背 心,
等 她 吐 出 腹 中 之 水 后, 將 她 背 了 起 來。 櫻 桃 在 他 背 上 略
 微 緩 過 氣 來, 虛 弱 地 看 了 一 眼 救 她 的 人, 說:“謝 謝 你,
 文 彥 哲。” 文 彥 哲 苦 笑 了 一 下, 從 懷 中 掏 出 個 小 瓷 瓶,
交 與 泰 伯:“都 是 因 為 我, 才 會 讓 姑 娘 落 水, 這 是 太 乙 膏,
 姑 娘 或 許 用 得 著。” 說 完, 頭 也 不 回 地 走 了。 泰 伯 對 他
的 話 摸 不 著 頭 腦。 郭 旭 卻 在 一 旁 沉 吟 道:“此 人 的 身 法 是
 云 南 段 氏 一 脈 的。” 泰 伯 一 聽, 追 問 他:“你 肯 定?” 郭 旭
 沒 有 正 面 回 答, 而 是 狡 黠 地 反 問:“我 看 泰 伯 你 的 功 夫
也 不 錯 呢, 難 道 你 還 看 不 出 他 的 路 數?” 泰 伯 吱 吱 唔 唔
地 說:“三 腳 帽 的 一 點 架 勢, 郭 少 爺 莫 要 恥 笑。” 看 到 泰
伯 背 著 櫻 桃 進 來, 房 中 眾 人 皆 吃 了 一 驚。 百 合 忙 幫 泰 伯
 放 櫻 桃 下 來, 一 邊 問 他:“出 了 什 么 事? 怎 么 好 端 端 的 會
 掉 進 水 里?” 泰 伯 安 慰 她 說:“沒 什 么, 櫻 桃 天 生 怕 水,
只 是 受 驚 過 度, 不 礙 事。” 此 話 一 出, 不 用 百 合 瞪 他, 他
 自 己 都 后 悔 莫 及。
   鐵 衣 是 最 敏 感 的 了, 一 下 子 聯 想 到 天 鳳:“世 上 居 然
 也 有 和 她 一 樣 的 女 孩 兒, 怕 水 怕 得 要 命。 這 個 櫻 桃, 怎
 么 有 越 來 越 多 的 地 方 象 天 鳳 呢?” 看 櫻 桃 一 臉 蒼 白 地 靠
 在 椅 子 里, 他 不 好 意 思 提 苦 難 佛 的 事。
  “大 王 子, 夜 都 那 么 深 了, 您 也 該 休 息 了。” 珊 瑚 端 了
 一 杯 參 茶 放 在 圖 馬 哈 面 前, 溫 情 脈 脈 地 看 著 他。
   圖 馬 哈 放 下 書 本 問 她:“公 主 睡 了 嗎?”“回 大 王 子,
公 主 和 六 爺 學 了 一 會 兒 棋, 現 在 已 就 寢 了。” 珊 瑚 在 他
面 前 總 是 那 么 溫 柔, 圖 馬 哈 豈 不 知 她 的 心 思? 只 是 他 一
 向 以 國 事 為 重, 并 不 把 兒 女 私 情 放 在 心 上, 因 此 他 從 來
 都 不 給 珊 瑚 什 么 機 會。
  “我 這 里 沒 事 了, 你 也 去 睡 吧。” 珊 瑚 黯 然 地 點 點 頭,
 剛 要 走 出 門, 忽 然 一 陣 風 刮 進 來, 飄 過 一 股 腥 腥 的 臭 味
。 珊 瑚 一 掩 鼻, 只 覺 得 頭 暈 目 眩, 回 頭 一 看 圖 馬 哈 也 是
 搖 搖 欲 墜, 忙 上 前 扶 他, 卻 渾 身 麻 木, 和 圖 馬 哈 一 齊 摔
 倒 在 地 板 上。
   看 著 一 船 人 都 沉 睡 不 醒, 冷 凝 不 由 地 對 驀 然 豎 起 大
 拇 指:“師 妹, 你 這‘清 風 倒’ 的 威 力 果 然 不 凡, 深 得 庄 主
 真 傳 啊!” 一 向 不 苟 言 笑 的 驀 然 居 然 也 露 出 一 絲 笑 模 樣
:“師 兄 你 過 謙 了, 開 始 查 鏢 貨 吧!” 兩 人 一 齊 動 手, 不
一 會 兒 就 把 這 批 鏢 貨 翻 了 個 底 朝 天, 不 過 是 一 堆 泛 黃 而
 發 出 霉 味 的 破 書 而 已, 并 沒 有 什 么 特 別 的 東 西。 驀 然 撣
 撣 身 上 的 灰 塵, 失 望 地 說:“看 來, 只 有 庄 主 才 能 識 得 其
 中 奧 妙。 咱 們 還 是 趁 早 走 吧。” 冷 凝 贊 同 道:“對, 反 正
程 鐵 衣 的 小 命 捏 在 我 們 手 中, 不 怕 他 們 跑 掉。

情意相知癡夢圓2 6

喝 了 熱 姜 湯, 換 了 身 干 淨 衣 服, 櫻 桃 恢 復 得 差 不 多 了。
百 合 坐 在 她 床 邊, 關 切 地 看 著 她。 櫻 桃 忽 地 偏 過 頭 笑 道
:“小 姐, 我 還 怕 水 一 泡, 我 臉 上 的 妝 容 就 會 掉 下 來, 沒
 想 到 什 么 事 都 沒 有。” 百 合 打 了 一 下 她 的 手, 說:“你 想
 讓 大 家 都 聽 到 啊!” 櫻 桃 壓 低 嗓 子 說:“小 姐, 你 有 繡 花
 的 繃 子 和 針 線 嗎?”“干 什 么?” 百 合 見 她 沒 頭 沒 腦 的 樣
 子, 真 懷 疑 她 被 水 淹 壞 了。“我…… 我 想 做 一 個 小 錦 袋,
可 以 把 苦 難 佛 放 在 里 面。” 櫻 桃 的 大 眼 睛 忽 閃 忽 閃 的 望
 著 百 合。“喔, 你 不 提 我 都 忘 了, 我 哥…… 他 可 急 壞 了, 又
 不 好 馬 上 問 你。”“那 你 快 給 我 繡 花 的 工 具 嘛。” 櫻 桃 搖
 著 她 的 手。
  “我 哪 有? 讓 泰 伯 替 你 買 吧。” 百 合 無 奈 地 出 了 房, 找
 泰 伯 仔 細 描 述 了 一 番, 遣 他 去 買。 泰 伯 已 是 疲 于 奔 命,
 累 得 不 行, 但 還 是 勉 強 去 辦。
   夜 里, 在 熒 熒 的 燭 光 下, 櫻 桃 比 著 苦 難 佛 一 針 一 線
地 繡 著 錦 袋。 百 合 很 新 鮮 地 看 著 她, 沒 想 到 這 位 金 枝 玉
 葉 還 有 這 般 手 藝! 沒 想 到 愛 笑 愛 鬧 的 她 也 可 以 安 安 靜
靜 地 坐 下 來 繡 花。 百 合 心 想 假 如 她 不 是 公 主, 那 么 哥 哥
 娶 了 她 一 定 會 很 幸 福, 因 為 她 的 情 很 真 很 純, 不 是 一 般
 姑 娘 所 具 備 的, 如 風 也 不 行。 百 合 為 她 的 這 個 想 法 而 為
 難。 人 們 追 求 的 總 也 得 不 到, 得 到 的 并 不 是 自 己 追 求 的,
 沒 有 辦 法。
   櫻 桃 很 快 把 錦 袋 做 好。 一 個 小 小 巧 巧 的 杏 黃 色 綢 布
 袋, 口 子 可 以 收 住, 還 栓 著 根 紅 絲 線 以 便 挂 在 脖 子 上。
 百 合 伸 手 拿 過 來 看 了 看:“咦? 看 你 繡 了 半 天, 怎 么 袋 上
 什 么 都 沒 有?” 櫻 桃 賣 關 子 地 把 袋 子 整 個 翻 過 來, 向 百
 合 揚 了 揚, 道:“在 里 面 哪!” 百 合 定 睛 一 瞧, 可 不 是? 原
 來 她 在 袋 子 里 面 用 橘 金 絲 線 繡 了 一 只 回 首 梳 翅 的 鳳 凰,
 顧 影 自 憐 的 樣 子 竟 跟 活 了 似 的。 百 合 忙 說:“不 妥! 不 妥!
 讓 他 發 現 怎 么 辦?” 櫻 桃 笑 道:“不 會, 我 再 用 一 層 綢 布
 蓋 在 上 面, 不 仔 細 看 是 發 覺 不 了 的。 何 況 鐵 衣 粗 心 大 意
 的, 哪 里 會 想 得 到?” 百 合 點 了 下 她 的 額 頭:“你 呀, 只
有 對 付 他 的 時 候 才 聰 明 無 比!” 似 乎 又 想 起 什 么, 她 問
道:“我 都 忘 了 問 你 今 天 是 怎 么 落 水 的?” 櫻 桃 也 是 百 思
 不 得 其 解:“我 也 不 知 道, 好 象 腳 被 什 么 東 西 咬 了 一 口,
 站 都 站 不 住, 就 掉 下 河 溝 了。” 百 合 讓 她 除 下 襪 子, 看
看 足 踝 部 位, 果 然 又 一 個 極 細 微 的 針 眼。 百 合 渾 身 一 懍
:“會 是 誰 用 暗 器 打 傷 你?” 櫻 桃 嚇 得 一 縮 脖 子:“你 的 意
 思 是 有 人 故 意 害 我?”“沒 錯。” 百 合 斷 然 道。
  “莫 非 ─ ─ 是 文 彥 哲 的 妹 子? 她 一 定 是 恨 我 曾 拿 走 她
 的 指 猴。”“又 是 文 彥 哲? 這 個 人 的 疑 點 太 多 了。 櫻 桃,
以 后 千 萬 不 要 一 個 人 出 去 了, 嗯?”“不 過, 是 文 彥 哲 把
我 救 起 來 的 呢!” 櫻 桃 歪 著 頭 想。
  

情意相知癡夢圓2 7

滿 心 以 為 鐵 衣 會 欣 然 收 下 錦 袋, 誰 知 道 他 壓 根 兒 不 領 情,
 把 苦 難 佛 小 心 地 藏 在 懷 里 說:“謝 謝 你, 櫻 桃 姑 娘, 但 是
 我 不 需 要 用 袋 子 把 它 裝 起 來。”“為 什 么?” 櫻 桃 瞪 直 了
 雙 眼,“嫌 我 做 得 不 好 看? 還 是 怕 你 的 心 上 人 生 氣?”“我
 ─ ─ 我 想 她 一 定 不 高 興 看 到 苦 難 佛 放 在 別 人 做 的 袋 子
 里。” 鐵 衣 老 老 實 實 的 回 答。
   櫻 桃 又 是 歡 喜 又 是 惱 怒, 心 說:“這 個 傻 子, 到 底 是
屬 狗 的, 對 我 還 蠻 忠 心。 但 是 他 不 要 錦 袋 可 怎 么 辦?” 于
 是 故 作 傷 心 地 嘟 起 了 小 嘴, 叫 道:“我 不 管, 我 辛 辛 苦 苦
 做 出 來 的, 你 不 要 的 話, 就 扔 了 吧!” 鐵 衣 左 右 為 難 地
對 她 拱 了 拱 手:“我 不 想 惹 你 生 氣, 不 過 我 真 的 拿 它 沒 有
 用。” 櫻 桃 跳 起 來, 沖 他 嚷 道:“你 呀, 活 該 是 頭‘強 牛’!”
“什 么?” 鐵 衣 咧 著 嘴,“強 牛?”“就 是 ↓ 啊!” 櫻 桃 說 完,
 昂 著 腦 袋 不 再 理 他, 氣 鼓 鼓 地 走 了。
   如 風 聽 見 了, 皺 著 眉 對 百 合 說:“小 姐, 你 這 個 丫 頭
的 脾 氣 可 夠 大 的 呀!” 百 合 若 無 其 事 地 笑 了 笑:“櫻 桃 聰
 明 伶 俐, 我 們 家 上 上 下 下 都 寵 她, 我 也 沒 把 她 當 下 人 看
。” 如 風 倒 不 好 再 說 什 么, 走 到 鐵 衣 身 邊, 拿 起 錦 袋 瞧
了 瞧 說:“蠻 精 致 的 嘛, 鐵 衣, 你 不 要 就 給 我 吧。” 她 原 是
 開 玩 笑, 但 已 有 點 后 悔 的 鐵 衣 卻 認 真 起 來:“櫻 桃 姑 娘
也 是 一 片 好 心, 我 姑 且 收 下 吧。” 從 如 風 手 里 拿 過 錦 袋,
 系 在 腰 間。
   如 風 有 點 氣 惱, 便 學 櫻 桃 的 樣 子 睨 著 他 說:“你 挂 著
 它, 不 怕 那 位 天 鳳 姑 娘 吃 醋 嗎?” 鐵 衣 頗 有 點 尷 尬, 怎
么 對 如 風 說 呢? 如 風 對 他 的 痴 心 他 又 不 是 不 懂, 說 起 來
 還 是 認 識 如 風 在 先 的, 他 也 忘 不 了 背 著 她 到 處 求 醫 的
情 形, 可 是…… 面 對 一 個 愛 他 的 女 孩 說 起 一 個 他 愛 的 女
孩, 終 歸 是 一 件 為 難 的 事。
   如 風 是 個 直 性 子, 決 不 象 閨 中 千 金 般 扭 捏, 她 很 大
方 的 問 鐵 衣:“跟 我 說 說 你 的 天 鳳 姑 娘 吧, 怎 么 樣?” 她
想 聽 聽 鐵 衣 自 己 的 話, 她 要 知 道 對 手 的 實 力。
  “天 鳳 是 一 個 單 純 天 真 的 女 孩, 美 麗、 善 良 又 純 潔,
在 這 個 世 界 面 前, 她 柔 弱 得 象 一 片 晶 瑩 的 雪 花…… 她 也
很 任 性, 有 時 還 霸 道, 蠻 不 講 理, 但 是 她 不 會 去 傷 害 別
人……” 鐵 衣 輕 輕 的 說, 天 鳳 含 笑 的 影 子 在 他 眼 前 漸 漸 浮
 現。
   如 風 從 沒 見 他 如 此 動 情 地 說 過 一 個 人, 看 來, 他 這
一 次 是 真 的 墜 了 進 去。 她 的 心 沉 重 了 許 多。 原 本 以 為 是
 自 己 不 夠 堅 持, 鐵 衣 才 沒 有 接 受 她, 這 次 要 股 起 勇 氣 抓
 住 他 的 心, 誰 料 到 他 的 心 里 已 經 有 天 鳳, 她 又 如 何 攻 占
 得 了 他 的 心 房?
   看 著 鐵 衣 沉 浸 在 回 憶 中, 她 不 想 再 說 什 么。 默 默 離
開 房 間, 去 找 郭 旭。
   郭 旭 正 一 個 人 坐 在 窗 前, 支 著 下 巴 頦 兒 想 心 思。 如
風 輕 輕 地 咳 了 一 聲, 郭 旭 這 才 回 過 神 來 說:“如 風, 鐵 衣
 怎 么 樣 了?”“他 好 多 了, 基 本 上 可 以 活 動 身 骨 了。” 見
如 風 懨 懨 的 沒 有 笑 容, 郭 旭 拿 腔 拿 調 地 問:“瞧 你, 是 不
 是 因 為 鐵 衣 有 了 別 人 而 吃 醋 啊?”“郭 旭, 你 就 是 沒 個 正
 經, 要 是 采 玉 在, 一 定 要 罵 你 了。” 如 風 跟 他 說 話 也 沒
什 么 顧 忌。
   郭 旭 不 以 為 意 地 繼 續 說:“如 風, 其 實 你 用 不 著 氣 餒
。 只 要 你 全 心 全 意 對 他, 鐵 衣 也 不 是 木 頭 人, 一 定 會 有
 好 結 果 的。” 如 風 沒 他 那 么 樂 觀:“你 沒 見 他 對 天 鳳 一 片
 情 深 嗎? 我 又 有 什 么 魔 力 把 他 拉 回 來?” 郭 旭 成 竹 在 胸
 地 為 她 出 主 意:“天 鳳 是 官 宦 千 金, 要 和 鐵 衣 在 一 起 可
謂 困 難 重 重, 基 本 是 不 可 能。 鐵 衣 這 個 人 又 不 是 情 種,
苦 一 陣 子 也 就 過 去 了。 再 說 鐵 衣 對 你, 也 不 是 一 點 感 情
 都 沒 有。 只 要 有 恆 心 加 柔 情, 就 能 攻 破 他 這 座 堡 壘。”
如 風 懷 疑 地 看 著 他:“我 不 明 白 你 為 什 么 這 么 幫 我?” 郭
 旭 的 表 情 變 得 凝 重 起 來:“我 是 為 了 鐵 衣 好。 這 種 可 望
而 不 可 及 的 苦 戀 只 會 害 了 他, 令 他 痛 苦 不 堪。 自 古 多 情
 空 余 恨, 他 不 應 該 為 此 消 磨 斗 志。 如 風, 只 有 你 才 能 幫
 助 他。 鼓 起 勇 氣 來, 你 一 定 能 成 功 的。”“好 了, 不 說 我
的 事。 看 你 剛 才 心 事 重 重, 想 什 么 哪?” 郭 旭 小 聲 說:“我
 只 是 覺 得 百 合 小 姐 這 几 位 很 不 尋 常, 那 個 泰 伯 雖 是 個
老 家 丁, 但 動 起 手 來 絕 對 是 個 練 家 子。 紅 果 我 不 清 楚,
估 計 他 也 差 不 到 哪 兒 去。” 如 風 略 一 沉 吟:“天 下 之 大,
無 奇 不 有。 或 許 他 們 是 成 心 裝 扮 成 普 通 人 樣 子, 其 實 來
 歷 不 凡。
   郭 旭 說:“我 對 他 們 充 滿 了 好 奇 心。 不 過 有 任 務 在 身,
 不 便 細 查。 耽 擱 了 這 么 多 天, 我 得 派 人 去 持 正 山 庄 和 鏢
 貨 主 人 綠 蘿 山 庄 說 一 聲。 恐 怕 武 兄 的 壽 辰 我 是 趕 不 到
了。”

情意相知癡夢圓2 8

六 爺 把 全 船 人 都 召 集 起 來, 知 道 沒 有 人 傷 亡 或 失 蹤, 一
 棵 心 才 稍 微 定 下 來。 圖 馬 哈 問 他:“六 爺, 你 看 是 誰 和 我
 們 作 對 呢?” 六 爺“吧 嗒、 吧 嗒” 地 抽 著 旱 煙, 半 晌 才 說:
“我 行 走 江 湖 多 年, 還 從 未 見 過 如 此 厲 害 的 迷 藥, 可 見
歹 人 的 實 力 十 分 強 勁。 他 們 的 目 標 是 鏢 貨 而 不 是 人。 但
 是 仔 細 清 查 一 番, 沒 見 損 失, 不 知 他 們 找 些 什 么? 只 有
 等 少 局 主 他 們 回 來 再 作 打 算。” 茸 茸 插 嘴 說:“如 風 姐 姐
 他 們 什 么 時 候 回 來 啊?” 桑 尼 婭 鄙 夷 地 說:“你 就 知 道 如
 風 姐 姐, 如 風 姐 姐 的, 你 怎 么 不 問 問 鐵 衣 怎 樣 了?” 自
從 發 生 了 這 樁 事, 她 們 兩 個 就 變 的 勢 不 兩 立。
   六 爺 一 看, 兩 個 令 他 頭 痛 不 已 的 姑 娘 又 要 開 戰, 急
忙 張 著 兩 只 手 叫 道:“你 們 兩 個 不 要 象 云 南 的 老 虎、 蒙 古
 的 駱 駝 ─ ─ 誰 也 不 識 誰、 誰 也 不 服 誰 啦!” 結 果 兩 個 女
 孩 都 對 他 怒 目 而 視, 誰 愿 意 作 母 老 虎、 母 駱 駝 呢? 六 爺
 趕 緊 把 話 說 完:“少 局 主 已 派 人 傳 信, 即 刻 就 回 來!”
   雖 然 郭 旭 有 意 讓 百 合 他 們 與 長 風 鏢 局 一 起 前 行, 但
 百 合 還 是 婉 言 謝 絕 了, 說 不 便 打 擾 鏢 隊 的 正 常 行 動。 郭
 旭 也 就 不 再 堅 持。
   分 別 的 時 候, 大 家 竟 有 點 戀 戀 不 舍。 鐵 衣 環 顧 四 周,
 惟 獨 不 見 櫻 桃, 便 問 百 合 櫻 桃 哪 里 去 了, 百 合 答 道:“這
 個 小 妮 子 說 她 最 怕 分 別, 還 是 不 出 來 的 好, 這 會 兒 一 個
 人 在 竹 林 里 呢。” 鐵 衣 說:“我 應 該 和 她 說 聲 再 見 的。”
就 來 到 竹 林 里, 遠 遠 見 她 坐 在 一 塊 青 石 上, 拿 著 塊 帕 子
 看 著。 鐵 衣 笑 道:“櫻 桃, 你 還 在 生 我 的 氣 嗎?” 櫻 桃 不
吱 聲。
   鐵 衣 來 到 她 身 旁:“我 該 走 了, 和 你 道 別 一 聲。” 櫻 桃
 抬 起 頭, 一 雙 漆 黑 的 眸 子 里 溢 滿 了 淚 水。 鐵 衣 有 點 兒 著
 慌, 他 是 最 怕 女 孩 子 哭 的,“怎 么 啦? 有 人 欺 負 你, 還 是
 又 摔 痛 了?” 櫻 桃 搖 搖 頭, 忽 然 展 開 一 個 笑 容, 說:“程
大 哥, 我 可 以 這 么 叫 你 吧? 我 剛 學 會 了 一 首 小 曲, 你 要
不 要 聽?” 看 著 她 淚 中 帶 笑、 我 見 猶 憐 的 模 樣, 鐵 衣 不 忍
 拂 了 她 的 意, 坐 下 說:“好 啊, 我 聽 著。” 櫻 桃 張 嘴 唱 道:
“青 山 在, 綠 水 在, 冤 家 不 在。 風 常 來, 雨 常 來, 書 信 不
來。 災 不 害, 病 不 害, 相 思 常 害。 春 去 愁 不 去, 花 開 悶 不
 開。 淚 珠 兒 汪 汪 也, 滴 沒 了 東 洋 海……” 歌 喉 婉 轉 清 脆,
 包 含 著 無 限 情 意, 一 時 間 聽 得 鐵 衣 是 百 感 交 集。 等 到 余
 音 消 失, 鐵 衣 呆 呆 地 說:“櫻 桃, 你 也 想 著 心 上 人 啊, 記
 得 要 早 點 回 去 噢?” 櫻 桃 亮 晶 晶 的 眼 睛 直 視 著 他:“我 干
 嘛 要 回 去? 我 的 心 上 人 遠 在 天 邊, 近 在 眼 前。”“啊!” 鐵
 衣 象 被 人 扎 了 一 下 似 的 跳 起 來,“櫻 桃 你 開 什 么 玩 笑?
好 了, 我 要 走 了, 后 會 有 期。” 說 完, 急 匆 匆 地 跑 掉 了。
   櫻 桃 喃 喃 地 說:“你 要 保 重, 別 讓 我 擔 心。” 可 惜 鐵 衣
 聽 不 到 這 話 了。
   等 郭 旭 他 們 的 馬 匹 走 遠 了, 百 合 悄 悄 找 到 櫻 桃 問 她
:“你 剛 才 和 我 哥 說 了 些 什 么? 我 看 他 心 神 不 寧 地 象 要
逃 跑 似 的 跳 上 馬 就 走 了。” 櫻 桃 很 無 辜 地 說:“沒 有 啊?
我 只 是 說 我 很 喜 歡 他。” 百 合 差 點 要 喊 出 來:“拜 托! 櫻
桃, 你 能 不 能 別 惹 事 啊!” 面 前 的 這 個 女 孩 子 真 是 任 性
的 可 以, 想 到 什 么 就 做 什 么。 百 合 氣 得 翹 起 嘴 巴 回 屋 了
。 等 吃 完 午 飯, 她 宣 布: 走 陸 路 先 郭 旭 他 們 到 杭 州。

情意相知癡夢圓2 9

(四) 望 斷 天 涯 不 歸 路

到 杭 州 已 是 第 二 天 黎 明 時 分, 估
 計 郭 旭 他 們 最 快 也 要 遲 他 們 一 天 半 才 能 抵 達。 百 合 他
們 挑 了 個 踞 西 湖 很 近 的“新 月 客 棧” 住 了 下 來。 櫻 桃 一 放
 下 行 囊, 就 迫 不 及 待 地 推 窗 觀 賞 西 湖 的 晚 景。
   此 時 暮 色 濃 重, 天 邊 已 有 一 輪 淺 淺 的 月 亮 的 痕 跡。
平 靜 的 湖 面 上, 晚 歸 的 船 兒 伴 著 翩 翩 的 水 鳥 一 起 回 家。
 不 遠 處, 寶 叔 山 上 的 石 塔 披 上 霞 光, 宛 如 待 嫁 的 新 娘。
 櫻 桃 第 一 次 見 到 西 湖, 就 不 由 自 主 地 愛 上 了 它。 她 深 深
 地 吸 了 一 口 清 涼 的 空 氣, 吟 道:“絕 岸 孤 懸 月, 遙 峰 靜 拂
 窗。 燈 花 依 磐 結, 夕 鳥 度 雙 雙。” 雖 不 是 太 符 合 眼 前 的
景 色, 倒 還 有 貼 切 之 處。 車 馬 勞 頓, 櫻 桃 困 倦 地 打 了 個
哈 欠, 心 說:“明 天 定 要 拉 上 小 姐 他 們 泛 舟 西 湖。”
   一 春 長 費 買 花 錢 日 日 醉 西 湖 玉 驄 慣 識 西 湖 路 驕 嘶 過
 沽 酒 樓 前 紅 杏 香 中 簫 鼓 綠 楊 蔭 里 秋 千 暖 風 十 里 麗 人 天
 花 壓 鬢 云 偏 畫 船 載 取 春 歸 去 余 情 付 湖 山 湖 水 明 日 重 扶
 殘 醉 采 尋 陌 上 花 鈿
   這 便 是 西 湖 的 寫 照。 歷 來 文 人 墨 客 的 評 判, 几 天 几
夜 也 說 不 完, 只 有 親 身 來 到 她 的 懷 抱, 你 才 能 自 己 體 味
 出 她 獨 有 的 靈 氣 和 雅 致。
   對 于 櫻 桃 來 說,“心 曠 神 怡” 已 不 足 以 說 明 她 的 情 緒,
 好 象“心 醉 神 迷” 更 加 符 合 她 內 心 的 激 動。 和 百 合 他 們
泛 舟 湖 上, 就 象 沉 浸 在 綠 意 蕩 漾 的 水 玻 璃 中, 移 船 異 景,
 處 處 都 有 淡 彩 畫 似 的 意 境。 櫻 桃 想 起“接 天 蓮 葉 無 窮 碧,
 映 日 荷 花 別 樣 紅” 的 詩 句, 便 請 教 艄 公:“老 伯, 怎 么 沒
 見 有 荷 花?” 艄 公 回 頭 說:“姑 娘, 時 辰 沒 有 到 哇, 到 了
六 七 月 你 再 來, 那 滿 湖 的 荷 香 都 能 把 你 熏 倒 嘍!” 櫻 桃
見 他 如 此 自 豪, 接 著 問 道:“老 伯, 采 蓮 藕 的 姑 娘 唱 歌 嗎?”
“唱 啊! 我 在 西 湖 搖 了 几 十 年 的 船, 腦 子 里 記 住 的 歌 沒
有 上 百 首, 也 有 几 十 首!“艄 公 的 花 白 胡 子 一 翹 一 翹 地 很
 是 得 意。 櫻 桃 的 好 奇 心 又 被 勾 了 起 來, 她 央 求 道:“老 伯,
 那 你 給 我 唱 一 首 最 好 聽 的。” 艄 公 哈 哈 大 笑 起 來:“姑 娘
 真 是 會 開 玩 笑。 但 是 今 天 我 心 情 好, 不 妨 給 你 唱 一 首 情
 歌。 好 在 一 個 老 頭 子, 不 會 有 人 來 誤 會 啦!” 于 是, 挺 起
 身 子, 叉 著 腰, 扯 著 嗓 子 唱 來:
  “郎 去 采 蓮 花, 儂 去 采 蓮 子。 蓮 子 同 心 共 一 房, 儂 可
如 蓮 子?
   儂 去 采 蓮 花, 郎 去 收 蓮 子。 蓮 子 同 房 共 一 心, 郎 莫 如
 蓮 子!” 這 么 一 首 淳 朴 的 歌 謠, 由 一 個 眉 發 皆 白 的 老 艄
 公 唱 出 來, 不 免 有 些 不 倫 不 類, 但 他 唱 得 情 真 意 切, 還
 是 感 動 了 櫻 桃。 鐵 衣 的 身 影 浮 現 心 頭, 卻 又 被 憂 愁 籠 罩
 住。 想 到 父 皇 的 手 諭, 櫻 桃 就 怎 么 也 快 樂 不 起 來 了。
   嘰 嘰 喳 喳 的 櫻 桃 一 安 靜 下 來, 大 家 都 覺 得 不 適 應 了
。 紅 果 把 新 買 的 梔 子 花 摘 了 一 朵 遞 給 櫻 桃:“好 香 啊, 插
 一 朵 在 鬢 上 給 我 們 瞧 瞧!” 櫻 桃 順 從 地 把 花 插 在 耳 邊,
 紅 果 帶 頭 鼓 掌:“美 極 了, 美 極 了, 西 湖 醋 魚 也 不 過 如 此
。” 櫻 桃 馬 上 扭 過 頭 叫 道:“什 么? 你 把 我 和 醋 魚 比?” 紅
 果 一 本 正 經 地 搖 起 了 他 剛 買 的 折 扇:“非 也, 非 也! 有 道
 是‘何 必 歸 尋 張 翰 鱸, 魚 美 風 味 說 西 湖’, 這 道 菜 肉 質 鮮
 嫩, 甜 酸 味 美, 我 是 心 向 往 之, 你 哪 能 比 得 上 西 湖 醋 魚?”
 知 道 他 是 存 心 逗 樂, 櫻 桃 展 顏 一 笑 說:“得 了, 少 咬 文 嚼
 字 拿 我 開 心。 你 一 說 我 肚 子 都 咕 咕 叫 了, 這 頓 飯 你 請!”
“沒 問 題!” 紅 果 打 了 個 響 指, 十 分 瀟 洒。
   上 了 岸, 大 家 決 計 到“樓 外 樓” 大 快 朵 頤。 路 過 一 些
臨 街 的 酒 肆, 看 著 醒 目 的“酒” 字 旗 和 漆 成 赭 紅 色 的 曲 尺
 型 柜 台, 櫻 桃 真 想 學 那 些 隨 意 喝 酒 的 人, 燙 一 壺“花 雕”
 或“女 兒 紅”, 來 一 盤 煮 鹽 筍 或 是 白 斬 雞, 快 意 地 自 斟 自
 飲。
   突 然 她 聞 到 一 股 沖 鼻 子 的 臭 味, 几 欲 昏 倒, 用 袖 子
掩 鼻 道:“哇, 什 么 味 道? 難 聞 死 了!” 定 睛 一 瞧, 在 一 個
 破 爛 的 不 起 眼 的 棚 子 里, 擺 著 個 大 大 的 招 牌“當 家 小 菜
 ─ ─ 毛 豆 臭 腐 干, 一 臭 到 底, 臭 不 可 聞!” 櫻 桃 嚇 得 對
紅 果 說:“喂, 怪 不 得 他 們 的 攤 子 這 么 破, 居 然 賣 這 種 臭
 東 西, 沒 人 肯 吃 的!” 紅 果 說:“非 也, 他 們 才 剛 剛 開 張,
 人 當 然 不 多。 走, 咱 們 去 嘗 嘗!” 百 合 連 忙 說:“打 死 我
也 不 吃, 你 們 去 吧。” 泰 伯 自 恃 身 份, 也 不 屑 去 吃。 櫻 桃
 被 紅 果 拉 著 走, 嘴 上 雖 然 叫 嚷, 心 里 還 是 有 點 好 奇。
   棚 子 里 有 一 對 老 夫 妻, 上 了 年 紀, 起 碼 有 七 十 多 歲,
 穿 著 補 丁 綴 補 丁 的 葛 布 袍 子, 弓 著 身 子 做 事, 但 氣 色 都
 不 錯。 老 婆 婆 正 把 一 塊 塊 一 寸 見 方, 分 布 著 點 點 綠 色 霉
 斑 的 豆 腐 塊 放 進 油 鍋, 竹 筷 不 停 翻 動。 老 公 公 則 在 一 旁
 剝 毛 豆, 連 毛 豆 上 的 一 層“衣” 都 不 放 過。 櫻 桃 一 邊 捏 著
 鼻 子, 一 邊 問 老 婆 婆:“老 人 家, 這 能 吃 嗎?” 老 婆 婆 似
乎 耳 朵 背, 沒 聽 見 她 說 話, 仍 是 翻 動 豆 腐 塊。 只 見 它 們
周 身 裹 滿 了 油 油 的 氣 泡, 直 到 通 體 金 黃。 紅 果 早 已 是 摩
 拳 擦 掌, 迫 不 及 待 地 要 吃。 等 一 盤 臭 豆 腐 炸 好, 他 忙 放
 下 錢, 在 冒 著 騰 騰 熱 氣 的 臭 豆 腐 上 撒 了 不 少 紅 彤 彤 的
辣 椒 粉, 又 拿 竹 簽 扎 著 蘸 赤 色 的 甜 面 醬, 大 口 大 口 地 嚼
 起 來。 那 副 猴 急 的 神 情 比 他 剛 才 說 起“西 湖 醋 魚” 還 要
過 分! 老 婆 婆 善 意 的 開 口 道:“小 伙 子, 你 都 等 不 及 吃 毛
 豆 臭 腐 干, 就 這 么 吃 油 炸 臭 豆 腐 啦?” 紅 果 的 嘴 塞 得 滿
 滿 的, 燙 也 顧 不 得, 好 不 容 易 才 說:“婆 婆, 你 的 臭 豆 腐
 臭 到 家 了, 我 實 在 等 不 了 毛 豆 下 鍋 才 吃!” 櫻 桃 見 他 這
 樣, 不 禁“咕 咚” 咽 了 下 口 水。 紅 果 這 才 想 起 她, 插 了 一
 塊 放 到 她 的 鼻 子 下:“來 一 塊?” 櫻 桃 一 邊 皺 著 眉 頭, 一
 邊 豁 出 去 似 的 狠 狠 咬 了 一 口, 哇! 外 皮 焦 脆, 內 里 綿 細,
 又 辣 又 甜 又 霉 又 油, 實 在 是 香! 櫻 桃 的 胃 口 登 時 撒 開 了
 網, 舌 頭 象 小 手 般 招 著 臭 豆 腐 入 肚。 那 個 暢 快 勁, 櫻 桃
 覺 得 什 么 山 珍 海 味 也 比 不 上!
   等 到 老 公 公 的 毛 豆 剝 好, 下 油 鍋 炒 熟, 再 把 臭 豆 腐
加 水 收 汁, 裝 盤 上 來, 又 是 別 有 一 番 風 味。 櫻 桃 早 把“樓
 外 樓 給 忘 了, 直 到 肚 皮 撐 得 滾 滾 才 心 滿 意 足。 她 的 頑 皮
 勁 兒 又 上 來 了, 跑 到 老 婆 婆 跟 前 叫 道:“婆 婆, 你 教 我 怎
 么 做 這 道 臭 豆 腐 好 不 好?” 老 婆 婆 原 本 渾 濁 的 眼 睛 里 忽
 然 放 出 一 道 光, 反 唬 得 櫻 桃 一 激 靈。 老 婆 婆 上 下 打 量 了
 她 一 番 說:“你 若 是 真 心 想 學, 明 天 還 到 此 處 來 吧。” 櫻
 桃 見 她 答 應 得 痛 快, 倒 有 點 害 怕, 不 過 話 是 自 己 說 的,
 后 悔 也 來 不 及。
   百 合 他 們 早 已 等 得 不 耐 煩, 好 不 容 易 看 到 櫻 桃 和 紅
 果 走 過 來, 百 合 故 意 說:“離 我 們 遠 一 點, 臭 氣 熏 天 的!”
 櫻 桃 偏 挨 著 她 說:“不 接 受 新 事 物! 臭 豆 腐 臭 極 又 香 極,
 真 是 稀 罕 呢! 對 了, 我 還 答 應 明 天 來 學 做 臭 豆 腐。” 百
合 以 為 她 小 孩 心 重, 也 沒 放 在 心 里, 回 客 棧 叫 了 几 樣 小
 菜 和 泰 伯 吃 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