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著傳者:KeKe


【第三頁

情 意 相 知 癡 夢 圓1 5 ‥

櫻 桃 看 著 川 流 不 息 的 街 景, 眼 早 就 花 了。 她 發 現 了 個 有 趣 的 現 象, 揚 州 各 家 各 戶 都 挂 有 栩 栩 如 生 的 的 剪 紙, 有 小 人, 有 駿 馬, 更 有 形 形 色 色 的 花 朵。 她 心 中 暗 道:隋 煬 帝 這 老 兒 慣 會 玩 樂, 當 年 命 宮 女 在 冰 封 之 日 剪 紙 或 彩 錦 為 花 葉, 點 綴 池 塘 樹 木。 沒 想 到 竟 流 傳 至 今。 李 商 隱 的鏤 金 作 勝 傳 荊 俗, 剪 彩 為 人 起 晉 風, 說 得 一 點 也 不 錯! 百 合 牽 著 她 的 手 說:想 什 么 呢? 櫻 桃 的 視 線 停 留 在 路 過 的 女 孩 身 上:小 姐, 你 瞧, 揚 州 的 姑 娘 個 個 白 如 瓷, 好 美 呀! 她 們 鬢 角 上 還 貼 著 自 己 剪 的 彩 帛 呢! 百 合 笑 道:別 這 么 眼 巴 巴 地 羨 慕 別 人 啦, 買 一 個 自 己 也 挂 上 吧! 便 拉 著 她 在 一 個 小 攤 上 挑 選。 紅 果 和 泰 伯 無 可 奈 何 地 守 在 一 旁。 櫻 桃 挑 了 一 只 絳 紫 色 的 鳳 蝶, 小 心 地 貼 在 發 髻 上。 風 一 吹, 蝶 翅 呼 扇 呼 扇 的, 竟 象 活 了 似 的。

百 合 不 禁 贊 道:人 如 桃 花 才 會 有 蝶 兒 相 許 啊! 櫻 桃 抿 嘴 一 笑:快 別 這 么 說, 和 彩 蝶 相 比, 我 可 差 遠 了。 正 高 興 呢, 不 知 哪 來 的 一 股 怪 風, 呼 的 把 彩 蝶 卷 跑 了, 櫻 桃 急 忙 去 抓, 可 是 這 紙 蝶 象 是 有 意 要 逃, 越 飛 越 高, 越 飛 越 遠。 櫻 桃 不 顧 一 切 地 去 追 它, 百 合 叫 道:不 要 追 了, 櫻 桃, 快 回 來! 又 吩 咐 泰 伯:你 馬 上 追 她, 免 生 意 外! 跑 到 巷 子 的 拐 角 處, 眼 看 著 就 快 要 捉 住 彩 蝶 了, 誰 料 想 斜 次 里 殺 出 輛 馬 車, 生 生 地 往 櫻 桃 身 上 碾 來。 櫻 桃 驚 叫 了 一 聲, 嚇 得 閉 緊 雙 眼, 而 泰 伯 距 她 還 有 三 丈 開 外, 亦 是 無 能 為 力! 恰 在 此 時, 一 條 亮 銀 盤 龍 棍 地 飛 來,, 硬 是 插 入 馬 車, 擋 住 了 它 的 去 勢。 隨 即 一 個 人 影 從 天 而 降, 抱 住 了 几 欲 昏 厥 的 櫻 桃, 關 切 地 問:你 不 要 緊 吧?

櫻 桃 緩 緩 地 睜 開 了 眼 睛, 眼 前 是 一 張 熟 悉 得 不 能 再 熟 悉 的 臉 龐, 另 她 魂 縈 夢 牽 的 臉 龐, 此 刻 能 在 他 懷 中, 便 是 即 時 死 去 也 心 甘! 鐵 衣 卻 突 然 想 起 了 什 么, 燙 手 一 般 把 櫻 桃 放 開。 泰 伯 見 他 臉 對 著 自 己 躲 到 角 落 里 這 個 方 向 慌 忙 躲 到 角 落 里, 又 一 想, 他 根 本 認 不 出 自 己, 便 又 悄 悄 地 趴 在 一 個 破 水 缸 后 頭 觀 望 起 來。 櫻 桃 委 屈 地 問 他:你 干 嘛? 我 很 臟 嗎, 這 樣 推 開 我! 鐵 衣 正 色 說:若 不 是 心 急 救 人, 我 決 不 會 違 反 禮 教, 碰 姑 娘 一 根 毫 發 的! 這 時 郭 旭 他 們 也 迎 了 上 來, 桑 尼 婭 先 嚷 道:鐵 衣, 好 棒 的 功 夫! 英 雄 救 美 呢, 佩 服! 佩 服! 鐵 衣 還 沒 說 話, 馬 車 的 主 人 已 經 一 把 扯 住 他:你 倒 是 做 好 人。 我 的 車 被 你 捅 破 了, 快 賠 錢 來!

桑 尼 婭 撇 撇 嘴, 隨 手 拋 了 錠 銀 子 給 他:拿 去 吧, 別 在 這 里 羅 嗦! 那 人 接 過 銀 子, 掂 了 掂 分 量, 喜 笑 顏 開 地 走 了。 鐵 衣, 既 然 沒 事 了, 咱 們 就 走 吧。 郭 旭 招 呼 道。 遠 遠 站 在 一 邊 的 百 合, 細 細 地 打 量 著 他。 紅 果 在 她 耳 邊 說:郭 旭 還 是 老 樣 子, 你 就 別 擔 心 了。 鐵 衣 對 郭 旭 說:你 們 先 回 去 吧, 我 還 有 几 句 話 對 這 位 姑 娘 說。”“哦? 郭 旭 頗 有 點 驚 訝, 眨 巴 眨 巴 眼 說:那 可 別 說 太 久 了。 咱 們 走。 桑 尼 婭 對 鐵 衣 做 了 個 大 鬼 臉, 嘻 嘻 哈 哈 地 跟 著 郭 旭 他 們 離 去。 泰 伯 大 為 不 滿:該 死 的 程 鐵 衣, 那 么 黏 黏 糊 糊, 和 初 次 見 面 的 姑 娘 也 有 那 么 多 話! 害 得 他 縮 在 破 水 缸 后 面 一 動 也 不 敢 動。

鐵 衣 望 著 低 著 頭 的 櫻 桃 說:為 什 么 那 么 不 小 心 呢, 差 點 就 撞 上 車 子 了。 櫻 桃 囁 嚅 著 回 答:我 剛 買 了 一 枚 蝴 蝶 紙 花, 貼 在 發 髻 上, 風 就 把 它 吹 跑 了。 我 就 去 追 嘛, 誰 想 到 會 碰 到 這 么 倒 霉 的 一 輛 馬 車, 偏 偏 要 來 撞 我! 鐵 衣 無 可 奈 何 地 笑 了:無 非 是 一 枚 紙 花, 再 買 不 就 得 了, 何 苦 去 追 它?”“可 是, 它 好 可 愛! 象 是 真 的 一 樣 呢, 你 不 知 道 它 的 翅 膀 忽 悠 忽 悠 地 會 飄 起 來! 櫻 桃 仰 著 小 臉, 認 真 地 比 划 著, 生 怕 他 不 清 楚。 唉, 鐵 衣 開 始 大 搖 其 頭,我 就 是 搞 不 懂 你 們 女 人 的 心 思! 話 音 剛 落, 他 忽 然 楞 住 了, 怎 么 怎 么 這 句 話 和 他 對 天 鳳 說 的 一 樣? 那 時 他 倆 共 乘 一 騎, 天 鳳 坐 在 他 身 后, 摟 住 他 的 腰 說 起 流 星 的 璀 璨 時, 他 也 是 這 樣 笑 話 她 的 天 真 浪 漫。 一 時 間, 他 仿 佛 又 回 到 了 那 個 秋 日 的 下 午

櫻 桃 也 怔 怔 地 回 憶 起 了 過 去, 她 不 由 自 主 地 扯 了 扯 鐵 衣 的 袖 子:鐵 衣 呀, 你 不 要 笑 我, 這 就 叫 做 詩 情 畫 意! 這 句 話 聽 在 鐵 衣 耳 朵 里, 簡 直 跟 打 雷 似 的, 他 狠 命 地 抓 住 櫻 桃:你 是 誰? 你 怎 么 也 會 這 般 回 答, 你 怎 么 知 道 我 的 名 字? 櫻 桃 頓 時 醒 悟 過 來, 一 把 掩 住 嘴 支 支 吾 吾 道: 你 的 朋 友 剛 才 剛 才 叫 你鐵 衣 來 著 我 隨 口 亂 說, 你 不 要 生 氣, 你 放 開 我, 好 痛 啊! 鐵 衣 見 她 一 雙 水 汪 汪 的 大 眼 睛 清 澈 無 邪, 心 想 或 許 只 是 個 巧 合, 也 不 能 怪 她, 便 松 開 手 說:對 不 起, 櫻 桃 姑 娘。 櫻 桃 馬 上 跳 起 來 叫 道:哈, 還 說 呢, 你 又 怎 么 知 道 我 的 名 字, 老 實 交 代!”“ 鐵 衣 不 知 該 怎 么 解 釋, 總 不 能 說 他 偷 聽 她 吹 簫 吧, 只 有 硬 著 頭 皮 瞎 說:我 碰 巧 聽 你 家 小 姐 喊 過 你 的 名 字。 為 了 堵 住 她 的 反 問, 鐵 衣 忙 從 懷 里 掏 出 絲 帕 說:上 次 把 你 的 絲 帕 弄 臟 了, 我 偶 然 看 到 這 一 塊, 就 買 來 還 給 你, 謝 謝 你 啊, 櫻 桃 姑 娘!

櫻 桃 接 過 絲 帕, 左 看 右 看, 上 看 下 看, 禁 不 住 心 花 怒 放, 開 心 的 說:真 是 給 我 的 嗎? 她 把 絲 帕 按 在 心 口 上, 一 臉 的 滿 足。 鐵 衣 沒 料 到 她 的 反 應 如 此 強 烈, 見 她 象 個 孩 子 般 快 樂, 也 受 到 感 染, 咧 嘴 笑 道:當 然 是 給 你 的, 不 知 你 喜 歡 不 喜 歡?”“喜 歡! 喜 歡! 喜 歡! 櫻 桃 一 疊 聲 地 說, 突 然 又 歪 著 頭 問 他:喂, 你 給 心 上 人 買 的 什 么 帕 子, 讓 我 瞧 一 瞧 啊? 鐵 衣 臉 一 紅:哪 有 什 么 帕 子? 我 我 只 買 了 這 一 塊。 櫻 桃 一 下 子 安 靜 下 來, 半 晌 才 說:你 好 差 勁, 給 別 人 買 也 不 給 心 上 人 買, 她 知 道 了 肯 定 傷 心 死 了。 不 知 為 什 么, 明 知 這 不 關 她 的 事, 可 鐵 衣 還 是 覺 得 自 己 理 虧, 訕 訕 笑 道:唉, 我 一 向 是 粗 心 大 意 的。 沒 關 系, 杭 州 的 絲 織 更 加 有 名, 到 時 再 買 也 不 遲。 再 說, 我 的 心 一 直 陪 伴 著 她, 她 就 不 稀 罕 什 么 禮 物 了。”“哦, 是 真 的 嗎? 櫻 桃 快 把 頭 探 在 他 胸 口 了。

 鐵 衣 猛 然 覺 得 自 己 竟 在 這 個 一 面 之 交 的 女 孩 面 前 說 了 那 么 多 話, 實 在 是 有 違 常 理, 忙 正 色 說:姑 娘, 在 下 還 有 要 事 在 身, 恕 不 奉 陪, 告 辭! 轉 身 便 走。 喂! 喂! 你 就 這 樣 走 了 嗎? 櫻 桃 的 聲 音 不 甘 心 地 追 著 他。 他 回 頭 一 抱 拳:姑 娘 多 保 重 罷, 后 會 有 期! 隨 即 消 失 在 茫 茫 人 叢 之 中。 櫻 桃 仍 痴 痴 地 站 在 那 兒, 直 到 百 合 扶 住 她 的 肩 頭:傻 丫 頭, 人 早 就 不 見 了, 你 還 看 什 么? 櫻 桃 忙 向 她 獻 寶:小 姐, 你 看 吶, 這 是 他 送 給 我 的。 他 還 從 來 沒 送 過 我 什 么 呢。 紅 果 湊 過 來, 給 她 澆 了 一 瓢 涼 水:得 了 吧, 別 臭 美 了。 這 是 人 家 送 給櫻 桃 的, 不 是 給 那 個 天 上 飛 的 雞 的! 櫻 桃 沖 著 他 作 張 牙 舞 爪 狀:紅 果, 小 心 你 這 張 嘴! 連 泰 伯 都 忍 不 住 捂 著 嘴 偷 笑。 和 年 輕 人 在 一 起, 他 有 時 也 會 忘 記 身 份。 但 是, 為 什 么 程 鐵 衣 要 送 她 絲 帕 呢? 看 來 他 們 三 個 心 里 都 有 數, 只 有 自 己 被 蒙 在 鼓 里, 真 是 該 死!

情 意 相 知 癡 夢 圓 1 6 ‥

(三) 山 雨 欲 來 風 滿 樓

程 大 英 雄, 你 終 于 回 來 了! 剛 踏 上 船, 郭 旭 就 笑 容 可 掬 地 沖 著 他 嚷 道, 鐵 衣 白 了 他 一 眼, 卻 頗感 意 外 的 瞥 見 如 風 和 茸 茸 正 站 在 離 他 不 遠 處 說 著 話。 如 風 似 乎 刻 意 打 扮 了 一 番, 一 身 云 彩 似 的 輕 紗 襯 得 她 格 外 窈 窕。 鐵 衣 拉 過 郭 旭 說:怎 么? 她 們 真 的 要 和 我 們 一 起 走? 郭 旭 撇 了 撇 嘴,有 什 么 辦 法, 人 家 盯 上 了 咱 們 的 程 大 少 爺, 說 什 么 也 要 跟 定 你 了!

鐵 衣 氣 得 捶 了 他 一 拳: 你 能 不 能 正 經 一 點! 郭 旭 裝 作 很 痛 的 樣 子, 齜 著 牙 叫 道:如 風, 快 來 救 我! 如 風 聞 言 走 過 來 說:郭 旭, 你 現 在 成 了 紙 老 虎 了, 輕 輕 一 碰 就 這 副 樣 子, 嘻 嘻! 抿 嘴 輕 笑 起 來。 郭 旭 點 指 鐵 衣 道:好 哇, 盡 幫 著 他 說 話, 我 投 降, 我 走, 你 們 好 好 聊。 說 著,溜 煙 不 見 了。 鐵 衣 頗 感 尷 尬, 一 時 間 不 知 道 該 怎 么 開 口。 如 風 也 靜 靜 地 不 說 話。 茸 茸 看 看 這 個, 又 看 看 那 個, 忍 不 住 張 嘴 說:哎, 你 們 這 兩 個 悶 葫 蘆 是 怎 么 了? 我 來 說 一 吧。 程 大 哥, 我 正 好 想 去 紹 興 我 舅 舅 家, 如 風 姐 姐 答 應 要 陪 我 去。 既 然 咱 們 是 同 路, 不 妨 一 起 走, 彼 此 也 有 個 照 應, 你 說 在 理 不 在 理?

鐵 衣 點 點 頭:既 然 如 此, 就 這 樣 吧, 我 有 點 累, 先 回 去 休 息。 失 陪。 望 著 他 的 背 影, 茸 茸 撅 著 嘴 推 了 推 如 風:姐 姐, 他 怎 么 這 樣 無 精 打 采 的, 好 象 不 高 興 我 們 來 呢! 如 風 勉 強 說 道:他 就 是 這 樣 的, 有 什 么 說 什 么。 茸 茸, 咱 們 也 去 休 息 吧。 聲 音 中 掩 飾 不 住 失 望 之 情。 百 合 他 們 的 船 艙 里, 正 是 一 片 歡 聲 笑 語。 櫻 桃 因 為 高 興, 話 就 特 別 多, 到 處 都 充 溢 著 她 銀 鈴 般 的 聲 音:泰 伯, 菜 叫 來 了 嗎? 快 擺 上 桌 吧! 泰 伯 答 應 著, 把 從 天 香 樓 叫 來 的 佳 肴 一 樣 一 樣 地 從 竹 雕 提 藍 里 拿 出 來。 白 汁 鱖 魚、 水 晶 肴 肉、 蟹 粉 獅 子 頭、熗虎 尾、 三 套 鴨! 紅 果 一 邊 點 指 著 美 味, 一 邊 偷 偷 地 咽 口 水, 禁 不 住 用 手 去 撈 一 塊 肥 鴨 嘗 嘗, 卻 的 一 聲 被 櫻 桃 的 銀 筷 打 的 縮 了 回 去。 泰 伯 笑 道:別 急, 還 有 一 道 生 仁 牛 肉 湯 呢!

櫻 桃 回 過 頭 問 百 合:小 姐, 你 見 多 識 廣, 這 熗 虎 尾、 三 套 鴨 和 生 仁 牛 肉 湯 是 怎 么 回 事? 百 合 耐 心 地 解 釋 道:熗虎 尾 是 淮 陰 地 區 的 傳 統 名 菜, 取 用 黃 鱔 尾 背 一 段, 經 沸 水 稍 炸, 加 濃 汁 調 和 拌 制 而 成, 其 肉 質 鮮 嫩、 滑 香 爽 口, 鮮 咸 適 口, 有 補 五 臟、 療 虛 損 之 功 效。 三 套 鴨 是 將 家 鴨、 野 鴨 和 茶 鴨 疊 套 而 烹 成, 味 鮮 形 美, 奇 異 無 比。 至 于 生 仁 牛 肉 湯 則 是 將 牛 肉 蒸 酥 后 煮 湯, 再 加 蒸 酥 后 的 花 生 仁 燉 湯 而 成 的。 好 了, 大 家 別 大 眼 瞪 小 眼, 動 筷 子 吧。 大 伙 一 聲 歡 呼, 紛 紛 舉 筷 大 嚼, 吃 得 滿 嘴 流 油。 有 時 紅 果 和 櫻 桃 還 為 了 搶 一 塊 肉 而 來 上 一 陣筷 子 戰, 叮 叮 當 當, 好 不 熱 鬧。 百 合 不 由 地 想:郭 旭 最 喜 歡 人 多 在 一 起 吃 飯, 如 果 他 在, 笑 話 一 定 不 斷, 那 該 多 好!

猛 然 碗 里 多 了 一 只 鴨 掌, 櫻 桃 碰 碰 她:別 想 這 么 多, 快 吃! 百 合 宛 爾 一 笑, 也 和 大 家 一 起 享 受 這 頓 快 樂 的 晚 餐。 正 在 這 時, 船 外 響 起 了 一 陣 短 促 的 竹 哨 聲, 泰 伯 一 聽, 臉 色 一 緊,悄 聲 道:有 情 況, 我 去 去 就 來。 語 音 未 落, 人 已 飛 出 艙 外。 船 內 頓 時 沉 默 下 來, 櫻 桃 自 言 自 語 地 說:郭 旭 船 上 多 出 的 那 三 個 人, 據 泰 伯 觀 察 是 蘇 祿 國 王 儲 公 主 及 奴 婢。 這 次 是 不 是 和 他 們 有 關 呢? 不 一 會 兒, 泰 伯 回 來 了, 大 家 都 期 盼 地 看 著 他。 泰 伯 用 近 乎 耳 語 的 聲 音 報 告 說: 據 朝 廷 的 消 息, 云 南 王 段 氏 密 謀 造 反, 皇 上 正 加 緊 調 查 此 事, 已 將 其 軟 禁, 但 是 沒 有 找 到 其 子 段 君 博 的 蹤 跡 。 櫻 桃 吃 了 一 驚:這 云 南 王 一 向 安 分 守 己, 几 十 年 來 未 見 有 異 心, 怎 么 突 然 會…” 泰 伯 也 手 捻 胡 須 道:我 也 覺 得 其 中 必 有 蹊 蹺。 可 惜 我 不 能 親 自 去 追 查 此 事。 櫻 桃 狠 狠 地 瞪 了 他 一 眼, 百 合 拉 住 她 的 手, 輕 輕 地 搖 了 搖 頭, 櫻 桃 會 意, 說:反 正 跟 咱 們 沒 有 多 大 干 系, 不 用 理 它。 大 家 一 時 失 了 興 致, 吃 完 飯 各 自 去 休 息。

情 意 相 知 癡 夢 圓 1 7 ‥

日 子 過 得 很 快, 眼 看 著 蘇 州 即 在 跟 前, 杭 州 也 就 沒 多 遠 了。 五 月 的 天 氣, 有 些 悶 熱 潮 濕, 運 河 兩 邊 的 樹 叢 早 已 是 郁 郁 蔥 蔥, 而 運 河 的 水 也 綠 得 透 亮 了。 圖 馬 哈 依 舊 坐 在 船 艙 里 看 書, 珊 瑚 在 一 旁 細 心 地 替 他 研 著 墨, 眼 神 一 派 的 崇 敬 仰 慕。 桑 尼 婭 看 在 眼 里, 喜 上 心 頭, 扯 過 郭 旭 說:你 看, 我 哥 和 珊 瑚 是 不 是 很 配 呀? 郭 旭 不 解 地 問 她:一 個 是 王 儲, 一 個 是 婢 女, 難 道 你 們 蘇 祿 國 沒 有 尊 卑 之 分 嗎? 桑 尼 婭 不 以 為 然 的 說:為 什 么 要 顧 及 那 么 多, 只 要 相 愛 就 行 了, 好 比 鐵 衣 和…” 突 然 醒 悟 說 漏 了 嘴, 改 口 說:我 認 為 珊 瑚 很 不 錯 啊!

郭 旭 心 知 肚 明, 也 不 點 破 她, 故 意 咳 嗽 了 一 聲 說:桑 尼 婭, 你 越 來 越 象 個 紅 娘 了, 那 你 說 說 看, 你 自 己 和 誰 最 配? 桑 尼 婭 認 真 地 想 了 想:我 比 較 喜 歡 鐵 衣, 可 惜 他 被 如 風 姑 娘 占 據 了, 茸 茸 又 是 個如 風 親 衛 隊 員, 我 是 沒 辦 法 搶 他 過 來。 看 來 看 去, 只 有 你 比 較 合 適, 怎 么 樣? 考 慮 一 下 作 蘇 祿 國 的 駙 馬 爺? 郭 旭 聽 了 氣 也 不 是, 笑 也 不 是。 他 自 詡 風 流 倜 儻, 遠 勝 鐵 衣, 沒 料 到 這 個 不 解 風 情 的 家 伙 居 然 成 了 香 餑 餑! 反 而 他 郭 旭 變 成等 而 次 之 的 候 選 人。 他 見 桑 尼 婭 半 真 半 假 地 睨 著 他, 沖 口 說 道: 別 做 夢 啦, 真 正 的 駙 馬 爺 還 在 蘇 祿 等 著 你 呢!

桑 尼 婭 的 臉 色 頓 時 籠 上 了 一 片 陰 云, 不 吭 氣 了。 郭 旭 頗 有 些 后 悔, 但 怕 張 了 口 會 越 描 越 黑, 就 踱 著 步 子 到 了 船 尾。 如 風 正 端 著 碗 藕 粉 勸 鐵 衣:藕 粉 又 香 又 糯, 趁 熱 喝 了 吧! 鐵 衣 擺 擺 手:我 喝 不 慣 甜 兮 兮 黏 糊 糊 的 東 西。 郭 旭 剛 想 退 走, 如 風 已 經 看 到 他, 笑 著 招 呼 道:郭 旭, 你 也 來 喝 碗 藕 粉 吧。 郭 旭 的 腦 海 里 浮 起 采 玉 的 影 子, 如 果 她 在 的 話, 肯 定 會 把 第 一 碗 藕 粉 遞 給 自 己, 而 現 在 卻 倒 過 來 了。 他 心 里 也 說 不 出 是 嫉 妒 還 是 失 落。 他 總 算 醒 悟 出, 原 本 理 所 當 然, 習 以 為 常 的 東 西, 原 來 是 如 此 值 得 珍 惜! 郭 旭 并 沒 有 去 喝 藕 粉, 而 是 呆 呆 地 回 到 自 己 的 船 艙 。 這 次 連 鐵 衣 都 覺 得 他 不 對 勁, 不 待 如 風 提 醒, 他 已 經 向 郭 旭 奔 去。

郭 旭, 怎 么 回 事, 臉 拉 得 那 么 長? 是 不 是 茸 茸 又 惹 你 生 氣 啦? 這 個 司 空 茸 茸 十 分 鬼 怪 精 靈, 到 船 上 沒 几 天, 已 經 把 眾 人 的 東 西 都 偷 過 一 遍, 雖 然 事 后 都 物 歸 原 處, 但 大 家 對 她 傷 透 了 腦 筋。 若 不 是 如 風 再 三 保 証 她 不 再 犯 事, 郭 旭 早 就 趕 她 下 船 了。 沒 有, 這 些 日 子 她 一 直 很 聽 話。 郭 旭 有 氣 無 力 地 說。 鐵 衣 轉 了 半 天 腦 子, 也 不 知 是 什 么 原 因, 只 有 坐 在 他 身 邊 望 著 他。 郭 旭 突 然 笑 了 一 聲, 鐵 衣 莫 名 其 妙 地 問 他:你 到 底 在 想 什 么? 郭 旭 說:有 如 風 在 你 身 旁, 你 老 弟 真 是 春 風 得 意 啊! 鐵 衣 繃 起 臉 說:你 到 底 想 說 什 么?

郭 旭 換 了 副 嚴 肅 的 口 吻 說:如 風 對 你 的 心 意, 傻 瓜 都 看 得 出 來。 難 得 她 一 個 闖 蕩 江 湖 的 奇 女 子, 對 你 如 此 細 心 照 顧, 無 微 不 至。 說 實 話, 論 容 貌 聰 慧, 她 決 不 在 鳳 姑 娘 之 下, 還 更 溫 柔 一 些。 何 況, 她 武 功 超 群, 將 來 能 助 你 一 臂 之 力。 夫 妻仗 劍 走 天涯, 豈 不 是 更 好? 鐵 衣 一 拂 袖 子: 郭 旭, 虧 你 還 是 我 弟 兄, 難 道 看 不 出 我 的 心 早 已 給 了 天 鳳 嗎? 我 不 否 認 如 風 是 個 好 姑 娘, 我 也 不 否 認 我 曾 對 她 動 過 心。 但 這 一 切 都 過 去 了。 自 從 有 了 天 鳳, 我 的 世 界 已 經 被 她 充 滿 了, 沒 有 空 間 再 裝 下 別 人! 再 說 了, 依 你 所 言, 采 玉 也 不 會 武 功, 她 就 沒 幫 上 你 的 忙? 別 忘 了 長 風 鏢 局 上 上 下 下 都 是 她 在 打 理! 郭 旭 沒 料 到 鐵 衣 會 如 此 斷 然 地 反 駁, 但 還 是 語 重 心 長 地 勸 他:鐵 衣, 你 一 向 是 個 實 際 的 人。 你 仔 細 想 一 想, 你 和 鳳 姑 娘 能 有 什 么 結 果? 到 頭 來 必 是 痛 苦 不 堪, 兩 敗 俱 傷! 這 是 沒 有 辦 法 的。 不 如 把 握 住 如 風, 將 來 的 生 活 必 定 美 滿 平 和, 這 你 應 該 比 我 清 楚。

鐵 衣 站 起 身:你 不 必 再 說 了。 郭 旭, 你 不 會 了 解 我 和 天 鳳 之 間 的 感 情。 因 為 你 從 來 沒 有 真 正 愛 過 什 么 人。 愛 一 個 人 不 僅 僅 是 一 種 強 烈 的 感 情, 還 是 一 種 決 心、 一 個 允 諾。 無 論 我 和 天 鳳 未 來 會 怎 樣, 我 只 想 把 握 住 現 在 去 愛 她。 不 錯, 我 曾 經 比 你 還 理 智、 還 冷 靜。 但 是 在 這 一 點 上 我 決 不 會 妥 協, 否 則, 我 會 害 了 如 風、 害 了 天 鳳、 也 害 了 自 己! 郭 旭 無 奈 地 笑 道:老 弟, 話 不 要 說 的 那 么 絕。 畢 竟 在 你 身 邊 的 是 如 風 而 不 是 鳳 姑 娘。 俗 話 說日 久 生 情, 我 就 不 信 你 能 抵 擋 得 住 這 種 誘 惑。 對 了, 前 兩 天 你 救 的 那 個 姑 娘 好 象 也 對 你 不 錯 吶! 聽 郭 旭 如 此 夾 纏 不 清, 鐵 衣 的 火 氣 差 點 冒 上 來, 額 頭 上 的 青 筋 一 跳 跳 的。 桑 尼 婭 前 腳 踏 進 門, 一 看 此 情 景, 忙 吐 了 下 舌 頭, 后 腳 溜 了 出 去, 在 外 頭 喊 了 聲:鐵 衣, 六 爺 叫 你 有 事! 鐵 衣 重 重 地 了 一 聲, 甩 門 而 去。

情 意 相 知 癡 夢 圓 1 8 ‥

陽 光 明 媚, 天 藍 得 象 要 燃 燒 起 來。 櫻 桃 坐 在 船 頭, 向 前 面 張 望 著。船 槳 划 著 水, 發 出 單 調 的吱 呀 聲。 櫻 桃 覺 得 很 無 聊, 用 肘 子 撐 著 船 舷, 哼 起 了 小 調。 紅 果 見 了, 悄 悄 地 在 船 上 跳 了 几 下, 船 身 頓 時 不穩, 晃 了 起 來。 櫻 桃 嚇 得 臉 色 發 白:不 好! 不 好! 紅 果 快 來 呀!”“叫我 做 什 么?紅 果 一 陣 風 似 的 卷 到 她 面 前。

求 求 你 別 跟 我 鬧 了 嘛, 我 就 知 道 是 你 在 搗 亂。 人 家 心 情 又 不 好……” 櫻 桃 的 聲 音 越 來 越 低。 怎 么 啦? 沒 有 人 送 手 帕? 好 辦, 我 去 買 一 大 堆 來, 挂 滿 這 條 船! 紅 果 拍 了 拍 胸 脯。 行 啦, 行 啦, 你 是 不 是 非 要 我 哭 出 來 才 罷 休! 櫻 桃 囔 道:我 發 現 他 們 船 上 又 多 了 兩 個 女 孩, 是 怎 么 搞 的 嘛! 好 辦! 紅 果 掏 出 從 泰 伯 那 里 借 來 的千 里 筒, 認 真 地 看 了 起 來咦? 鐵 衣, 和 一 個 女 孩 在 一 起 呢, 哎 呀 呀, 好 漂 亮 的 姑 娘, 頭 發 黑 漆 漆 的, 身 材 很 高 挑 呦! 鐵 衣 好 福 氣……” 聽 著 紅 果 繪 聲 繪 色 的 介 紹, 櫻 桃 的 嘴 差 點 翹 上 天 去 。 她 一 把 搶 過 千 里 筒, 對 准 一 看, 可 不 是? 一 個 很 標 致 的 姑 娘 正 挨 著 鐵 衣 說 話 呢!櫻 桃 賭 氣 地 一 扭 頭, 把 千 里 筒 扔 還 給 紅 果, 自 己 一 個 人 進 了 船 艙。

偏 偏 這 個 紅 果 還 跟 在 身 后 說:我 知 道 是 誰? 要 不 要 告 訴 你? 櫻 桃 怒 聲 說:嘴 長 在 你 身 上, 你 要 怎 樣 就 怎 樣!…… 還 不 快 說! 好 大 的 脾 氣, 不 知 鐵 衣 有 沒 有 嘗 過? 全 撒 在 我 頭 上 了! 紅 果 撓 撓 頭, 便 一 五 一 十 地 把 一 段 往 事 說 給 櫻 桃 聽。 在 櫻 桃 心 目 中, 鐵 衣 不 折 不 扣 只 屬 于 她 一 個 人, 誰 承 想 會 平 地 里 冒 出 個 如 風 來, 看 樣 子 鐵 衣 對 她 的 感 情 也 不 一 般 呢! 難 道…… 難 道…… 櫻 桃 的 心 里 亂 成 了 一 鍋 粥。 如 果 照 以 前, 她 一 定 會 跑 去 問 個 明 白, 但 是 現 在 她 不 能 輕 舉 妄 動, 只 有 把 難 過 埋 在 心 里 面。 她 有 些 恨 鐵 衣, 竟 然 和 如 風 有 過 這 么 一 段 你 救 我、 我 救 你 的 經 歷, 卻 從 來 沒 跟 自 己 提 及 過…… 不 知 什 么 時 候, 百 合 輕 輕 地 撫 著 她 的 長 發:櫻 桃, 不 要 多 想 了, 我 哥 是 什 么 人, 你 應 該 最 清 楚。

櫻 桃 的 大 眼 睛 里 蓄 滿 了 淚 水, 仍 努 力 地 不 掉 下 來:小 姐, 我 知 道 該 怎 么 做, 只 是…… 一 切 太 突 然 了…… 你 說, 你 老 實 告 訴 我, 假 如 要 選 一 個 人 作 你 嫂 子, 你 會 挑 誰? 百 合 嘆 了 一 口 氣:櫻 桃, 你 叫 我 怎 么 回 答 你? 若 論 感 情, 我 哥 深 愛 的 是 你, 不 用 別 人 怎 么 說, 你 們 自 然 是 天 造 地 設 的 一 對﹔ 但 若 從 理 智 的 角 度 看, 如 風 比 你 有 優 勢, 你 畢 竟…… 高 高 在 上, 不 可 企 及…… 而 如 風 有 武 功, 有 頭 腦, 會 是 我 哥 的 好 幫 手。 櫻 桃 輕 輕 地 嘆 息 道:我 明 白 了。 以 前 我 只 知 道 鐵 衣 愛 我, 我 也 愛 他, 這 就 足 夠 了。 我 從 來 沒 有 站 在 他 的 角 度, 替 他 想 一 想…… 有 時 候, 我 對 他 的 愛 反 而 成 了 一 種 壓 迫, 使 他 為 難…… 怪 不 得 回 鏢 局 的 時 候, 他 忍 心 叫 我 走…… 原 來 如 此!

百 合 見 她 淒 涼 的 神 色, 心 頭 一 驚, 摟 住 她 說:櫻 桃, 櫻 桃, 你 別 這 樣! 我 們 不 是 說 好 了, 無 論 前 面 多 艱 險, 我 們 一 起 去 面 對 嗎? 櫻 桃 緊 緊 抓 住 她 說:小 姐, 你 放 心 吧。 我 沒 事 的, 我 只 是 漸 漸 地 在 長 大, 會 思 考 一 些 我 從 未 顧 及 的 問 題。 面 對 現 實 的 東 西, 我 的 確 有 些 卒 不 及 防, 但 是, 我 會 堅 強 起 來 的。 鐵 衣 對 我 的 情 意, 我 從 未 懷 疑 過。 無 論 將 來 他 會 怎 樣 做, 我 都 不 會 怨 他。 百 合 還 是 有 些 驚 疑 地 看 著 她。 從 來 都 是 心 無 城 府 的 她, 居 然 說 出 這 番 話, 真 不 知 將 來 會 發 生 什 么。 百 合 隱 隱 覺 得 不 安。 可 是 接 下 去 的 几 天, 櫻 桃 跟 沒 事 人 似 的, 依 舊 和 紅 果 開 著 玩 笑, 或 者 看 看 書, 甚 至 饒 有 興 趣 地 換 上 了 一 身 在 揚 州 買 的 衣 裳, 穿 上 一 對 木 屐, 到 處踢 踢 蹋 蹋 地 跑 著。 百 合 心 想, 或 許 她 是 一 時 小 孩 心 緒, 過 一 陣 子 就 好 了, 也 就 放 下 心 來。

情 意 相 知 癡 夢 圓 1 9 ‥

這 一 夜, 空 氣 格 外 悶 熱。 紅 果 煩 躁 地 對 船 家 說:「咳,好 熱 呀, 真 想 跳 下 水 去 游 他 一 陣!」 船 家 正 泊 著 船, 一 聽 此 話 急 忙 叫 道:「這 位 老 兄, 可 千 萬 別 這 樣! 你 不 知 道,這 段 水 域 雖 不 深, 卻 長 滿 了 糾 結 的 水 草, 一 不 留 神 就 會 纏 住 人。 已 經 死 了 好 几 個 人 呢!」 紅 果 只 好 拉 著 櫻 桃 坐 到 岸 邊 的 石 階 上, 聽 她 吹 簫。

又 是 那 熟 悉 的 簫 聲! 鐵 衣 的 唇 邊 挂 上 了 一 抹 微 笑,看 來 這 個 櫻 桃 姑 娘 的 船 一 直 和 他 們 是 同 路 的。 不 知 怎 么 的, 鐵 衣 很 想 去 看 望 一 下 她。 這 几 天 他 實 在 是 煩 透 了,郭 旭 的 話 一 直 在 他 腦 袋 里 回 響, 而 他 也 不 知 如 何 躲 避 如 風 的 熱 情。 想 到 這 兒, 他 就 渴 望 見 到 櫻 桃 天 真 的 笑 容 。 她 的 性 格 和 天 鳳 還 真 有 點 類 似 呢!

跳 下 船, 循 著 簫 聲, 他 漸 漸 地 離 櫻 桃 近 了。 可 是, 他 突 然 發 現, 櫻 桃 的 身 邊 還 坐 著 個 年 輕 人。 鐵 衣 一 下 子 覺 得 很 沮 喪 。 忽 聽 得 背 后 一 陣 腳 步 聲, 轉 身 一 看, 原 來 是 桑 尼 婭。 「你 來 做 什 么?」 鐵 衣 問 道﹔「好 奇 唄! 我 也 聽 到 簫 聲 了, 想 看 看 是 誰 吹 的?」 桑 尼 婭 越 過 他 的 肩 膀 張 望 了 一 番, 輕 輕 笑 道:「好 象 是 你 上 回 救 的 那 個 小 丫 頭 呢,可 惜, 人 家 有 伴 了。 別 傻 呆 著 了, 走 吧!」 鐵 衣 隨 她 走 了 几 步, 卻 突 然 嘆 了 口 氣, 就 地 坐 了 下 來。 桑 尼 婭 也 學 他, 一 屁 股 坐 到 他 身 旁, 捅 捅 他 說:「喂, 程 鐵 衣, 堂 堂 男 子 漢, 唉 聲 嘆 氣 地 象 什 么 話? 是 不 是 想 起 天 鳳 姑 娘 了?」

鐵 衣 聽 不 得「天 鳳」 兩 個 字, 一 聽 整 個 心 都 揪 了 起 來。 桑 尼 婭 問 他:「我 問 你, 天 鳳 和 如 風, 你 到 底 愛 哪 個?」 鐵 衣 似 乎 對 這 個 問 題 早 已 想 清 楚, 說:「當 然 是 天 鳳。」「那 你 為 什 么 不 喜 歡 如 風?」 桑 尼 婭 的「為 什 么」 又 開 始 了。

鐵 衣 緩 緩 說 道:「我 不 是 不 喜 歡 如 風。 如 風 有 很 多 優 點 是 我 所 欣 賞 的。 但 是 喜 歡 和 愛 不 一 樣。 喜 歡 只 是 一 種 意 愿、 一 種 對 別 人 的 態 度, 而 愛 意 味 著 一 種 關 系、 一 種 責 任, 你 必 須 負 責。 我 愛 天 鳳, 包 括 她 的 優 點 和 缺 點。

原 本 我 不 能 容 忍 她 的 鹵 莽、 驕 傲 和 率 直, 后 來 這 些 統 統 成 了 她 可 愛 的 地 方……」 一 想 起 以 前 和 天 鳳 的 沖 突 和 誤 會, 鐵 衣 的 嘴 角 泛 起 了 幸 福 的 笑 意,「她 其 實 是 那 么 嬌 弱、 單 純、 善 良, 而 且 不 通 世 事, 只 要 見 到 她, 我 就 忍 不 住 要 去 保 護 她, 要 全 心 全 意 去 愛 她。 面 對 天 鳳 時, 我 會 不 由 自 主 甘 心 為 她 付 出 一 切, 你 說 這 是 不 是 愛 情? 而 如 風 不 一 樣, 她 有 主 見, 有 自 己 的 一 套 生 活, 沒 有 我, 她 也 可 以 支 持 下 去。 一 句 話, 她 比 天 鳳 強 健, 所 以 我 無 法 愛 上 她。 天 鳳 需 要 我 在 她 身 邊。 真 不 知 道 她 現 在 怎 樣 了……

說 著, 視 線 竟 被 淚 水 模 糊 了。

桑 尼 婭 感 動 極 了, 拍 拍 他 的 肩 膀:「程 鐵 衣, 人 說男 兒 有 淚 不 輕 彈, 只 是 未 到 傷 心 時, 我 相 信 你 對 天 鳳 的 感 情 有 多 深 了。 不 過, 我 必 須 提 醒 你, 很 多 事 情 我 們 是 無 法 掌 握 的。 你 和 如 風 的 關 系 太 微 妙, 你 能 保 持 和 她 的 距 離, 你 能 把 握 這 其 中 的 嗎?」 是 啊, 你 能 嗎? 鐵 衣 問 自 己, 他 不 能 不 承 認 自 己 其 實 是 個 心 軟 的 人, 無 法 硬 起 心 腸 和 如 風 說 清 楚, 而 只 能 自 亂 心 緒 。 再 加 上 郭 旭 那 番 話, 或 多 或 少 起 了 作 用, 弄 得 鐵 衣 六 神 無 主。 他 慢 慢 掏 出 苦 難 佛 說:「你 能 幫 幫 我 嗎?」 桑 尼 婭 好 奇 地 問:「這 是 什 么? 護 身 符 嗎?」「這 是 天 鳳 送 給 我 的 苦 難 佛, 能 保 我 平 安。」 鐵 衣 輕 輕 地 說。

桑 尼 婭 嘻 嘻 一 笑:「怪 不 得 捏 得 那 么 緊, 這 可 是 寶 貝 呢!」 突 然, 一 個 硬 梆 梆 的 東 西 砸 在 桑 尼 婭 頭 上, 桑 尼 婭 疼 得 大 叫 了 一 聲, 向 后 便 倒! 鐵 衣 忙 跳 起 身 去 扶 她, 冷 不 防 手 中 的 苦 難 佛 被 一 把 搶 去! 這 几 下 都 在 几 秒 中, 鐵 衣 有 點 發 懵, 隨 即 沉 聲 喝 道:「是 誰?」 耳 聽 得 草 堆 里 「淅 瀝」 了 一 聲, 跳 出 個 俏 生 生 的 人 兒, 竟 是 茸 茸! 她 舉 著 苦 * 佛, 冷 笑 道:「原 來 程 大 哥 你 戀 上 別 人, 才 對 我 如 風 姐 姐 變 了 心!」 鐵 衣 急 道:「茸 茸! 這 其 中 的 原 因 你 并 不 明 白! 我 和 如 風 之 間 不 存 在 變 心 不 變 心 的 問 題。 你 別 胡 鬧 了, 快 把 他 還 給 我!」 此 時, 不 遠 處 的 櫻 桃 紅 果 聽 到 了 爭 吵, 跑 了 過 來。 茸 茸 大 聲 叫 道:「還 你? 做 夢 罷, 我 讓 你 一 輩 子 都 找 不 回 來!」 隨 著 話 音, 她 一 揚 手, 苦 難 佛 在 空 中 划 了 一 道 弧 線, 直 墜 入 河 心。 几 乎 在 同 時, 鐵 衣 毫 不 猶 豫 地 騰 身 而 起, 隨 著 苦 難 佛 的 痕 跡 躍 入 水 中。 櫻 桃 一 見 之 下, 几 乎 要 暈 過 去, 大 喊 了 一 聲:「鐵 衣! 不 要 啊!」 可 是, 已 經 晚 了, 鐵 衣 沒 入 水 中 之 后, 水 面 一 片 沉 寂。

紅 果 一 推 櫻 桃:「快 去 找 泰 伯 和 小 姐, 快 呀!」 櫻 桃 張 皇 地 向 自 己 的 船 跑 去, 只 來 得 及 看 見 紅 果 飛 身 入 水 的 最 后 一 刻。

「小 姐, 快 去 救 鐵 衣 啊!」 櫻 桃 帶 著 哭 腔 喊 道, 百 合 已 聽 到 喧 鬧 聲, 她 拉 住 櫻 桃 說:「冷 靜 點! 船 家, 快 向 那 邊 划 過 去﹔ 泰 伯, 你 不 要 貿 然 下 水 了, 隨 時 注 意 水 面﹔ 大 家 不 要 慌, 紅 果 的 水 性 極 佳, 他 們 不 會 有 事 的!」 百 合 的 聲 音 很 平 和, 卻 具 有 強 大 的 鎮 定 作 用。 泰 伯 和 櫻 桃 點 燃 火 把, 不 停 地 在 水 面 上 照 耀。 櫻 桃 的 手 不 斷 發 顫, 她 使 勁 捫 住 嘴, 不 讓 自 己 哭 出 聲 來。

過 了 良 久, 水 面 上 終 于 露 出 紅 果 的 頭, 他 虛 弱 地 道:「給 我 繩 子!」 泰 伯 甩 過 一 根 長 繩, 紅 果 把 它 系 在 肩 上,「泰 伯, 使 勁 拉!」 泰 伯 暗 運 功 力, 用 勁 一 拉, 紅 果 借 著 這 股 力, 從 水 中 躍 起, 抱 著 鐵 衣, 重 重 摔 倒 在 船 板 上 。 櫻 桃 扑 到 鐵 衣 身 上, 只 見 他 渾 身 纏 滿 了 腥 臭 難 聞 的 水 草, 臉 色 發 黑, 一 摸 口 鼻, 已 無 氣 息! 櫻 桃 手 腳 一 陣 冰 涼, 几 乎 要 癱 倒 過 去。 幸 虧 泰 伯 還 有 經 驗, 忙 蹲 下 身 來, 運 功 護 住 他 的 心 脈, 船 家 也 在 一 邊 幫 他 度 氣。 忙 了 一 陣, 鐵 衣 張 口 吐 出 一 大 堆 污 水, 總 算 是 揀 回 半 條 命。

櫻 桃 這 才 有 空 去 看 紅 果。 紅 果 雖 沒 有 鐵 衣 傷 的 嚴 重,但 身 上 也 被 水 草 割 出 了 很 多 口 子, 疼 得 直 咧 嘴。 船 家 見 了, 叫 聲「不 好!」, 對 百 合 說:「小 姐, 這 種 水 草 有 毒 啊, 不 治 的 話, 傷 口 會 潰 敗 擴 展 的!」 百 合 一 聽, 馬 上 說: 「船 家, 有 勞 你 上 岸 雇 一 輛 馬 車﹔ 泰 伯, 咱 們 趕 緊 替 他 們 換 干 淨 衣 物, 擦 拭 傷 口, 快!」

不 一 會 工 夫, 馬 車 已 到, 泰 伯 和 船 家 各 背 著 鐵 衣、 紅 果 上 了 車。 百 合 謝 過 船 家 后, 命 車 夫 即 刻 趕 往 蘇 州! 深 夜 里, 只 有 馬 蹄「的 的」 聲, 急 弛 而 行。 櫻 桃 緊 緊 抱 著 鐵 衣, 看 著 他 手 里 還 緊 緊 抓 住 苦 難 佛, 不 由 的 心 如 刀 絞:「傻 瓜, 為 了 它, 你 竟 不 要 性 命 了 嗎? 你 若 是 有 個 閃 失, 你 要 我 怎 么 辦?」 淚 水 扑 簇 簇 地 落 下 來, 有 些 還 撒 在 紅 果 身 上。 紅 果 使 勁 張 張 嘴 說:「櫻 桃, 你 不 要 這 樣, 鐵 衣 命 大 福 大, 我 已 經 救 過 他 一 次, 這 一 回 我 也 不 會 輸 給 死 神 的。」 櫻 桃 感 激 地 望 著 他, 說:「紅 果, 你 真 是 鐵 衣 的 好 兄 弟, 為 了 他, 你 也 受 此 重 傷, 我…… 我 不 知 該 如 何 謝 你!」 紅 果 腫 脹 的 臉 上 掠 過 一 絲 微 笑, 隨 即 又 昏 了 過 去。

百 合 此 時 的 心 中 也 受 著 煎 熬, 但 她 必 須 鎮 定, 唯 有 這 樣, 才 不 會 亂 了 手 腳, 耽 誤 救 人。 想 起 上 次 郭 旭 受 傷 時 的 情 景, 百 合 心 中 又 有 些 惶 恐, 多 么 希 望 有 雙 強 勁 的 手 能 夠 支 撐 她, 幫 助 她!

情 意 相 知 癡 夢 圓 2 0 ‥

車 到 蘇 州, 已 是 凌 晨, 好 不 容 易 找 了 家 客 棧, 泰 伯 便 到 處 找 大 夫, 也 不 管 三 七 二 十 一, 生 拉 硬 拽 了 好 几 位。

結 果 他 們 統 統 搖 著 頭 說:「水 草 的 毒 著 實 厲 害, 無 藥 可 根 治, 只 能 先 開 几 劑 化 毒 散, 姑 且 維 持 几 天。」 櫻 桃 默 默 地 走 出 客 棧, 來 到 客 棧 前 的 小 河 旁。 水 面 映 出 的 是 一 張 絕 望 而 失 色 的 臉 龐, 頭 發 凌 亂 地 披 散 著。 櫻 桃 終 于 忍 不 住 扑 倒 在 柳 樹 上, 哽 咽 地 抽 泣 著。 她 的 肩 膀 抽 搐 得 很 厲 害, 試 圖 把 哭 聲 壓 到 胸 膛 里。 哭 著 哭 著, 她 猛 地 跪 在 地 上, 喊 道:「老 天 啊, 是 不 是 你 不 愿 意 我 和 鐵 衣 在 一 起! 好, 我 發 誓, 如 果 你 能 讓 他 好 起 來 的 話, 我 一 定 離 開 他, 走 得 遠 遠 的, 再 也 不 見 他!」 說 完, 她 站 起 身, 平 整 自 己 的 衣 裳, 梳 理 自 己 的 發 髻, 她 要 清 清 爽 爽 的 去 看 鐵 衣。

回 過 頭, 卻 見 一 個 瘦 高 的 陌 生 人 站 在 她 面 前。 她 不 知 道 他 什 么 時 候 來 的, 她 也 不 關 心 這 個, 低 著 頭 從 他 身 邊 走 過。 那 人 卻 一 把 抓 住 她:「姑 娘, 你 是 說 鐵 衣, 程 鐵 衣 嗎?」 櫻 桃 吃 驚 地 甩 開 他 的 手:「你 是 誰? 你 問 這 個 干 什 么?」 那 人 淡 淡 地 說:「我 叫 曲 奇, 只 是 個 江 湖 郎 中 而 已。 我 與 程 兄 有 一 面 之 交, 不 過 恐 怕 他 已 記 不 得 我 了。」

櫻 桃 喜 道:「你 會 治 病? 太 好 了, 你 隨 我 來!」 拉 著 他 就 往 客 棧 跑。 那 人 忙 說:「且 慢, 我 的 藥 品 都 在 小 船 上。 我 馬 上 去 拿, 你 不 要 心 急。」

瘦 高 個 看 著 櫻 桃 進 客 棧, 轉 身 跑 到 小 河 邊 的 一 艘 魚 艇 上, 對 頭 戴 竹 笠 的 漁 夫 說:「驀 然, 把 庄 主 的 藥 拿 來, 再 飛 鴿 傳 書, 告 訴 庄 主, 我 有 機 會 接 近 程 鐵 衣。」 驀 然 摘 下 竹 笠, 把 藏 在 里 面 的 藥 取 出 來, 冷 艷 的 臉 上 無 一 絲 表 情:「冷 凝, 你 千 萬 不 可 大 意。」「我 知 道。」 冷 凝 拎 過 一 只 藥 箱, 把 藥 放 好。

百 合 狐 疑 地 盯 著 這 個 自 稱「曲 奇」 的 人。 在 她 的 印 象 里, 從 未 聽 郭 旭 和 他 哥 提 及 過 此 人。 可 是 他 很 鎮 定, 瘦 削 的 臉 上 一 雙 眸 子 毫 不 畏 懼 地 和 百 合 對 視 著, 好 象 他 心 中 并 無 詭 異 之 處。

鐵 衣 和 紅 果 喝 過 生 姜、 甘 草、 金 銀 花 煎 制 的 解 毒 湯 后 還 是 人 事 不 醒, 傷 口 不 斷 地 潰 爛, 流 出 膿 水 來, 櫻 桃 和 泰 伯 手 腳 不 停 地 在 用 醋 調 外 敷 的 藥 膏 擦 拭 他 們 的 創 口。 「小 姐, 如 果 再 不 動 手 醫 治, 恐 怕 就 遲 了。」 曲 奇 的 聲 音 很 低 沉, 自 有 一 種 說 服 人 的 力 量。 百 合 依 然 用 犀 利 的 目 光 逼 視 著 他,「你 要 如 何 治 他 們?」

他 們 的 毒 已 經 深 入 體 內, 應 准 備 兩 大 桶 熱 水, 將 配 好 的 藥 粉 倒 入, 令 他 們 坐 入 其 中。 我 將 運 功 逼 毒, 才 可 能 見 效。」 曲 奇 娓 娓 道 來。 「我 * 什 么 要 相 信 你?」 百 合 不 客 氣 地 說。 「小 姐, 你 也 不 想 他 們 死 吧。 救 人 如 救 火, 死 馬 還 要 當 活 馬 醫 呢。 當 斷 不 斷, 必 有 后 患。 你 盡 早 作 決 定。 我 曲 奇 也 是 仰 慕 程 兄 的 俠 義 才 會 厚 著 臉 皮 自 荐。 如 果 小 姐 信 不 過 我, 我 走 人 就 是 了。」 曲 奇 拎 起 藥 箱, 拔 腿 就 要 走 。

「慢 著!」 百 合 冷 冷 的 說,「既 如 此, 就 姑 且 一 試 吧。 假 如 你 耍 什 么 花 樣, 記 住, 我 不 會 放 過 你!」 曲 奇 并 沒 有 動 怒, 吩 咐 泰 伯 搬 來 兩 大 桶 滾 燙 的 熱 水, 打 開 藥 箱, 取 出 十 几 個 小 瓶 子, 上 面 有 標 簽。 曲 奇 一 邊 水 中 倒 藥, 一 邊 對 百 合 說:「小 姐, 這 是 白 花 蛇 舌 草…… 八 角 蓮…… 半 支 蓮…… 紫 地 花 丁…… 敗 醬 草…… 淡 豆 豉…… 牛 蒡 子…… 生 白 蜜…… 牡 丹 皮…… 野 菊 花…… 赤 芍…… 玄 參…… 紅 藤……。」 配 好 藥 水 后, 泰 伯 將 兩 人 的 衣 服 除 掉, 放 入 水 桶 坐 好。 櫻 桃 和 百 合 回 避 在 屏 風 之 后, 直 到 一 切 妥 當, 才 遠 遠 的 看 著。

曲 奇 說:「現 在, 我 要 用 七 奇 銀 針 訣 來 打 他 們 的 穴 道 。」 說 著, 從 藥 箱 里 取 出 一 把 長 短 不 一 的 銀 針, 運 起 功 來, 一 一 插 入 鐵 衣 和 紅 果 的 要 穴。 櫻 桃 看 得 驚 心 動 魄, 使 勁 咬 著 嘴 唇, 皮 破 流 血 都 沒 感 覺 出 來。 曲 奇 不 斷 變 換 著 銀 針 的 位 置, 手 法 另 人 眼 花 繚 亂。

一 炷 香 的 工 夫, 他 已 經 累 得 頭 頂 生 煙, 臉 色 發 青, 踉 蹌 了 几 步, 嘶 啞 地 說:「小 姐, 請 過 來 看 吧。」 百 合 和 櫻 桃 將 信 將 疑 的 走 近 木 桶, 都 不 約 而 同 地 駭 然 驚 呼。 原 來 兩 個 人 坐 的 木 桶 里 水 已 是 墨 黑! 曲 奇 一 邊 擦 著 額 上 的 汗, 一 邊 解 釋 道:「他 們 的 毒 已 經 逼 出 十 之 八 九, 沒 什 么 大 礙 了。 只 要 內 服 些 湯 藥 鞏 固 一 下 就 可 以 了。」 當 下 開 了 個 藥 方 交 與 泰 伯 抓 藥。 櫻 桃 感 激 地 拉 著 他 說:「曲 大 哥, 你 這 么 幫 鐵 衣, 小 女 子 真 不 知 該 如 何 報 答。」 曲 奇 笑 了 笑 :「看 姑 娘 如 此 心 急, 好 象 與 程 兄 的 關 系 非 淺 啊!」 百 合 生 怕 櫻 桃 說 漏 了 嘴, 暗 中 使 了 個 眼 色, 好 在 櫻 桃 夠 機 靈, 順 口 答 道:「曲 大 哥 想 到 哪 里 去 了! 鐵 衣 曾 經 救 過 我 一 次。 他 不 嫌 棄 我 是 個 丫 頭, 說 既 然 是 朋 友, 稱 呼 他 的 名 字 即 可。 我 只 是 說 慣 了 嘴, 沒 什 么 的。」 曲 奇 沒 再 多 問, 向 百 合 拱 了 拱 手 道:「既 然 人 已 經 救 回 來 了, 曲 某 也 就 不 再 叨 擾, 告 辭!」 拎 著 藥 箱 出 門 而 去。

櫻 桃 看 著 他 的 背 影 說:「好 奇 怪 的 人, 好 象 上 天 特 意 派 他 來 等 候 我 們 似 的。」 百 合 沉 思 良 久, 也 點 頭 道:「你 說 得 沒 錯, 這 一 切 也 太 巧 合 了 點。 我 總 覺 得 不 對 勁, 可 是 不 對 勁 在 哪 里, 我 一 時 還 看 不 出 來。」 曲 奇 象 幽 靈 一 樣 閃 到 樹 叢 中。 驀 然 已 在 那 里 等 他。 扎 著 綁 帶, 一 身 灰 布 衣 褲 的 驀 然 除 了 一 雙 鳳 眼 透 出 一 點 女 人 味, 其 余 看 著 比 一 個 男 人 還 要 精 明 利 落. 「如 何?」 驀 然 朝 他 打 著 暗 語, 曲 奇 也 用 暗 語 回 答: 「我 乘 他 們 不 備, 偷 偷 給 程 鐵 衣 加 了 腐 骨 露, 這 是 庄 主 最 厲 害 的 毒 藥, 他 這 次 跑 不 掉 的!」 驀 然 的 眼 里 掠 過 一 絲 興 奮:「干 得 好, 冷 凝! 現 在 我 們 應 該 去 找 郭 旭 了!」

長 風 鏢 局 的 船 上 已 是 亂 成 了 一 片。 自 打 桑 尼 婭 哭 哭 啼 啼 回 來 報 告, 郭 旭 的 火 氣 就 一 浪 高 過 一 浪。 他 一 面 叫 六 爺 帶 領 手 下 去 尋 找 鐵 衣 的 下 落, 一 面 命 人 嚴 格 守 好 鏢 貨, 已 防 萬 一。 偏 偏 那 個 茸 茸 沒 事 人 一 般, 還 在 他 眼 前 晃 悠。 郭 旭 一 把 拽 過 她, 喝 道:「都 是 你! 你 知 不 知 道 那 苦 難 佛 是 鐵 衣 的 命 根 子, 連 他 親 妹 子 都 不 讓 碰? 你 居 然 敢 把 它 給 扔 了, 你 這 不 是 要 他 的 命 嗎? 告 訴 你, 鐵 衣 若 是 有 什 么 事, 我 決 饒 不 了 你!」 茸 茸 不 甘 示 弱 地 說:「有 什 么 了 不 起, 天 王 老 子 我 都 不 怕!」 如 風 趕 緊 擋 在 她 面 前 勸 解:「郭 旭, 茸 茸 還 是 個 孩 子, 這 次 捅 了 簍 子, 對 她 也 是 個 教 訓。 你 不 要 再 罵 她 了, 先 找 鐵 衣 要 緊!」 如 風 已 經 從 茸 茸 嘴 里 得 知 鐵 衣 心 有 所 屬, 心 情 也 十 分 低 落 。

郭 旭 皺 著 眉, 插 著 腰, 來 回 踱 著 步。 他 恨 自 己 居 然 越 來 越 會 沖 動 罵 人, 而 不 是 用 腦 子 好 好 想 出 解 決 辦 法。 不 一 會, 六 爺 回 來 報 告:「少 局 主, 四 處 都 找 遍 了, 沒 發 現 鐵 衣 的 蹤 跡。 不 過, 聽 別 的 船 說, 好 象 有 一 輛 馬 車 載 著 几 個 人 離 去。」 桑 尼 婭 也 想 起 什 么 似 的 嚷 道:「對 了, 就 是 上 回 鐵 衣 救 的 那 個 姑 娘, 她 的 朋 友 下 水 去 救 鐵 衣 的。 我 剛 才 被 這 個 狗 屁 茸 茸 打 得 快 昏 過 去, 竟 然 忘 了 說。」她 貴 為 公 主, 情 急 了 也 說 粗 話, 不 由 地 更 加 痛 恨 司 空 茸 茸。

郭 旭 一 想:「這 附 近 只 有 蘇 州 一 個 大 地 方, 想 必 是 去 那 里 找 大 夫。」 便 命 令 道:「六 爺, 你 留 下 看 守 鏢 貨, 保 護 王 儲 和 公 主。 如 風, 你 和 我 走 一 趟 蘇 州。 司 空 茸 茸, 你 給 我 乖 乖 地 待 著。 不 然, 立 即 走 人!」 說 完, 一 貫 雷 厲 風 行 的 郭 旭 抖 擻 起 精 神, 和 如 風 上 岸 找 了 兩 匹 快 馬, 急 速 向 蘇 州 奔 去。

情 意 相 知 癡 夢 圓 2 1 ‥

看 著 分 別 躺 在 兩 張 床 榻 上 的 鐵 衣 和 紅 果 呼 吸 均 勻, 神 色 平 穩, 百 合 的 心 里 總 算 是 安 靜 了 許 多。 看 看 站 在 一 旁 的 泰 伯 一 臉 疲 倦, 百 合 心 中 頗 有 些 不 忍 心, 便 對 他 說:“泰 伯, 你 也 忙 了 半 天 了, 趕 緊 去 休 息 一 下 吧。 現 在 你 可 是 我 們 的 頂 梁 柱 呢。” 泰 伯 剛 想 告 退, 卻 被 踏 進 房 門 的 櫻 桃 叫 住。

她 遞 給 泰 伯 一 張 紙 說:“麻 煩 你 到 外 面 去 把 這 些 材 料 都 買 齊。” 泰 伯 老 大 不 情 愿, 心 說:“我 堂 堂 錦 衣 衛 指 揮 使, 竟 成 了 個 被 使 喚 的 下 人, 買 這 買 那 的, 唉, 要 不 是 公 主 命 令, 我 是 吃 不 消 干 了。” 也 不 好 說 什 么, 拿 著 單 子 出 了 門。

百 合 有 點 不 明 白 櫻 桃 葫 蘆 里 賣 的 是 什 么 藥, 便 問 她:“你 要 泰 伯 買 什 么 東 西?” 櫻 桃 四 處 打 量 了 一 下, 壓 低 嗓 門 說:“小 姐, 我 在 宮 中 吃 過 好 多 藥 膳, 什 么‘玉 壺 冰 心’ 啦,‘靈 苗 甘 乳’ 啦, 對 治 病 有 很 大 益 處。 我 讓 泰 伯 去 買 些 銀 耳、 川 貝 母 粉、 百 合、 荸 薺, 做 一 味‘煮 雪 烹 云’給 他 們 滋 補 一 下。” 百 合 瞪 大 了 眼 睛, 她 可 從 沒 聽 說 過 如 此 稀 奇 古 怪 的 藥 膳 方 子。 櫻 桃 捏 了 捏 她 的 手 說:“小 姐,你 別 看 我 養 尊 處 優 的, 其 實 腦 子 還 不 笨, 吃 過 什 么 都 記 得 住, 你 就 放 心 瞧 好 吧。” 沒 過 多 久, 泰 伯 回 來 了, 把 東 西 擱 在 桌 上, 就 悄 聲 對 地 說:“不 好 啦, 我 在 街 上 看 到 郭 旭 和 一 個 姑 娘 在 四 處 打 聽 程 鐵 衣 的 下 落!” 百 合 一 皺 眉:“他 們 這 么 找 的 話, 很 快 就 會 尋 到 這 兒 來。” 櫻 桃 急 得 直 搓 手:“怎 么 辦 呢? 小 姐, 不 如 我 們 趕 緊 轉 移 吧。” 百 合 走 到 鐵 衣 和 紅 果 的 榻 前, 仔 細 地 看 了 一 下 他 們 的 傷 情, 搖 頭 說:“不 行, 他 們 剛 剛 有 點 起 色, 不 可 以 隨 便 動 彈。 我 們 只 能 在 這 里 靜 觀 其 變。” 泰 伯 抹 了 把 額 上 的 汗 說:“郭 旭 精 明 勝 于 常 人, 萬 一 被 他 看 出 端 倪, 就 不 好 辦 啊!”

百 合 靜 靜 地 想 了 一 下, 說:“只 要 我 們 保 持 鎮 定, 應 答 得 當, 郭 旭 沒 那 么 容 易 發 現 破 綻 的。 待 一 會 兒 他 們 來 了,你 們 兩 個 少 說 話, 看 我 眼 色 行 事。 噢, 對 了, 泰 伯, 和 郭 旭 一 起 來 的 姑 娘 長 得 什 么 樣?”“高 個 子, 身 手 敏 捷, 穿一 身 酒 紅 色 的 衫 子, 人 生 得 還 秀 氣。” 以 泰 伯 的 眼 光 觀 察 人, 總 是 行 為 高 于 相 貌。

百 合 抿 著 嘴 淡 淡 一 笑:“應 該 是 如 風, 郭 旭 倒 會 差 遣 人。” 一 聽 是 如 風, 櫻 桃 覺 得 渾 身 不 自 在, 伸 手 拿 起 桌 上 銀 耳 之 類 的 材 料, 到 客 棧 的 灶 廚 間 去 做 她 的“煮 雪 烹 云”。 百 合 看 著 她 的 背 影, 不 禁 在 心 中 嘆 了 一 口 氣。 不 知 這 兩 個 女 孩 碰 到 一 起 會 發 生 什 么 事, 任 性 的 櫻 桃 會 不 會 與 同 樣 直 率 的 如 風 有 沖 突 呢?

百 合 從 行 囊 中 掏 出 菱 花 鏡 和 紅 木 梳, 細 心 地 打 理 自 己 的 妝 容。 一 路 上 她 很 少 認 真 地 打 扮 過 自 己, 現 在 要 見 到 郭 旭, 雖 然 自 己 對 他 來 說 是 個 陌 生 人, 她 還 是 要 以 最 佳 狀 態 去 面 對 他。

鏡 子 里 的 人 有 一 雙 眼 波 流 轉 的 杏 眼, 細 長 入 鬢 的 秀 眉, 淺 笑 低 吟 的 紅 唇, 雖 說 夠 不 上 清 麗 絕 俗, 卻 還 是 端 庄 溫 婉 的 另 人 頓 生 敬 意 和 愛 惜 之 情。 百 合 滿 意 地 對 自 己 點 點 頭。 這 時, 有 人 在 敲 門 了, 百 合 輕 盈 地 站 起 身, 轉 過 頭 來, 郭 旭 和 如 風 映 入 她 的 眼 帘。

 郭 旭 搶 先 作 揖 道:“在 下 長 風 鏢 局 郭 旭, 這 位 是 我 的 朋 友 楚 如 風 姑 娘。 有 事 相 煩 小 姐, 打 擾 之 處, 請 小 姐 多 多 包 涵。” 百 合 從 容 地 施 了 一 禮:“不 敢 當, 請 郭 公 子 直 說 了 吧, 可 是 為 了 我 們 救 起 的 那 位 程 爺?” 郭 旭 顯 然 沒 料 到 她 會 如 此 單 刀 直 入, 楞 了 一 下 之 后 回 答:“小 姐 果 然 直 爽。 沒 錯, 我 們 確 實 是 來 找 他 的。 小 姐 救 他 性 命, 在 下 實 在 是 感 激 不 盡!” 說 著 又 深 深 地 作 了 個 揖。

百 合 走 近 他。 郭 旭 看 上 去 十 分 焦 急, 雙 眼 布 滿 血 絲,嘴 角 起 了 一 串 燎 泡。 百 合 一 陣 心 痛, 說 話 聲 音 都 柔 了 很多:“郭 公 子, 不 必 如 此 客 氣, 隨 我 來!” 帶 著 他 們 走 到 屏 風 后 面, 郭 旭 和 如 風 見 鐵 衣 雙 目 緊 閉 躺 在 那 兒, 不 約 而 同 地 扑 到 他 身 邊 叫 道:“鐵 衣!” 如 風 的 眼 淚“唰” 地 流 淌 下 來, 抓 住 鐵 衣 的 手 不 放。

郭 旭 轉 過 頭 問 百 合:“小 姐, 他 怎 么 傷 成 這 樣? 到 現 在 還 沒 醒 過 來?” 百 合 就 將 事 情 的 大 致 經 過 說 了 一 遍,郭 旭 聽 了, 誠 摯 地 說:“小 姐 與 我 們 素 不 相 識, 卻 如 此 仗 義 救 人, 還 連 累 這 位 兄 弟 受 傷, 郭 某 實 在 過 意 不 去。 這 份 恩 情, 長 風 鏢 局 定 當 銘 記 在 心, 待 來 日 報 答!“百 合 輕 輕 地 替 鐵 衣 掖 好 被 子, 說:“郭 公 子, 這 話 就 見 外 了。 程 爺 曾 救 過 我 的 婢 女 櫻 桃, 這 個 大 恩 我 們 還 沒 報 呢。 咱 們 先 不 談 客 氣 話, 說 說 該 如 何 安 排 他 們 養 傷?” 如 風 抬 起 頭 說:“郭 旭, 不 用 勞 煩 這 位 小 姐, 我 們 這 就 帶 鐵 衣 回 去。” 百 合 見 如 風 情 急 之 色 溢 于 言 表, 顯 見 得 對 鐵 衣 的 感 情 非 同 一 般, 心 頭 一 陣 嘆 息:“哥 啊, 你 要 怎 么 做 才 不 會 辜 負 了 如 風 這 番 情 意 呢?” 郭 旭 見 她 沒 反 應, 便 說:“小 姐 意 下 如 何 呢?” 百 合 這 才 回 過 神 來:“以 目 前 看 呢, 他 們 兩 個 還 需 几 天 的 靜 養, 不 宜 車 馬 勞 頓。 依 我 之 見, 兩 位 不 如 留 下 來, 待 程 爺 傷 勢 好 轉 再 走 也 不 遲。” 郭 旭 見 她 氣 定 神 閑、 大 方 嫻 靜 的 樣 子, 自 有 一 種 超 乎 尋 常 的 氣 度, 心 下 十 分 佩 服, 點 頭 說:“小 姐 說 得 很 對, 我 和 如 風 就 在 這 家 客 棧 住 下, 還 要 煩 請 小 姐 多 多 擔 待。” 如 風 聽 他 已 做 了 主, 也 沒 有 理 由 反 對, 先 隨 他 出 去 安 頓 房 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