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著傳者:暮楚


     (上篇)

    「哈! 將軍!」郭青雲忍不住得意的大笑,這已經是他今天贏程鋒的第三局棋了。

    「怎麼可能」程鋒不可置信地盯著眼前的棋盤。

    「爹,你又輸了啊?」跟郭旭站在一旁觀看大人下棋的鐵衣語氣失望的說。

    一想在到孩子面前丟臉,就算亭外是陽光普照的大好天氣,程鋒的頭上卻仍是烏雲一片。「還沒啦,你不要一直說話,害我分心。」

    鐵衣神色委屈道,「我沒有

    「就是啊,」郭旭也接著說,「是叔叔先要輸了,鐵衣才說話。又不是鐵衣說話所以害你輸

    「聽見沒,老弟,這個棋藝不精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幹嘛拿孩子當藉口啊~」

    「唉。」程鋒已無路可走,只好嘆了口氣,「輸了。」

    郭旭樂的在一旁拍手,「哇,爹好厲害喔。」

    郭青雲微微一笑,「想不想學?」

    「想!」卻是郭旭和鐵衣異口同聲的回答。

    程鋒好笑的說,「鐵衣,這棋子上的字你識得幾個?」

    鐵衣一呆,低頭看了看眼前的紅色棋子,老半天才說,「不認得

    「旭兒呢?」

    郭旭也是看了好半天,「兵」然後也搖了搖頭。

    「想下棋,規則容易學,不過你們得先背住這七個字和它們的意思。」程鋒示意鐵衣坐到他身邊,然後和郭青雲一邊解釋象棋的規則一邊教郭旭和鐵衣認字。

    教了半個時辰之後,顏芷抱著采玉也來到了後園。「你們還在這兒,前面來了個託鏢的客人,去看看吧。」

    兩人一同離去之後,顏芷才好奇的問鐵衣和郭旭,「你們在下棋嗎?」

「是啊,嬸嬸,剛才我贏鐵衣一次了喔。」

「那才不算,那是你爹在做示範,」鐵衣拿了幾顆棋子在棋盤上擺著,「這樣,這叫 雙炮將 不管走哪一步都會輸的。剛才又不是你自己下的,怎麼能算我輸。」鐵衣頗不滿的辯道。

「好吧,那我們現在下一局,輸的人給采玉當馬騎。」郭旭宣佈。

「不可以賴皮喔。」

「你才呢!」

兩人挽起袖子,專注排著棋子的模樣,讓顏芷的嘴角揚起了一抹微笑。她手上的采玉雖不懂兩個哥哥在做什麼,但卻對一顆顆圓型的棋子大感興趣,抓了一顆在手上玩的不亦樂乎。

鐵衣排完後少了一只兵,便跑到顏芷身邊跟采玉要她手上的東西。

「采玉,還給我啦。」不過采玉握緊了小小的拳頭,說什麼也不肯把棋子還給鐵衣。

鐵衣無奈,看了看左右,彎身摘了一朵淡紫色的花然後硬去扳開采玉的手,在她放聲大哭之前,忙把那花塞進采玉手裡,「這個給妳,很漂亮喔!」

「漂」采玉睜著大眼看著那朵花,「漂

    確定采玉沒事之後,鐵衣才回到桌邊將棋盤擺好。「我先下喔!」

    「為什麼?我年紀比較大,你應該讓我吧。」郭旭顯然小有意見。

    「可是我小啊,所以該讓我。」鐵衣理所當然的說,語畢就將己方的往前移動一步。

    郭旭無奈,卻也不願再爭,跟著動了一步

    接著好幾步,鐵衣有時認不出棋上的字,而郭旭也曾把的走法搞混,若非顏芷在一旁指點,這兩人大概很快就會發明出自己一套規則了。

    兩人的下法破綻百出,但因為同是初學,所以也看不見對方的錯誤,互相都錯過許多機會。

接著這一步輪到郭旭,他看了許久,正在難以決定該走哪一步時,忽然看見鐵衣又伸手挪了一步棋。

「喂,該我耶!!」郭旭抗議道。

「可是你那麼久都不動,那就該我好了。」

「那有這樣的!」郭旭把鐵衣的棋子推回去,趕忙走了一步,阻止他繼續逼近。

鐵衣眼睛一亮,「啊,將軍!」

郭旭不可置信的看著棋盤。「怎麼可能亂講!」

「本來就是啊,你看你看!」鐵衣開心的指著黑前面的仕。「你來不及跑了啦。」

「不可能剛剛明明不是這樣的」郭旭喪氣的說。再怎麼說鐵衣都比他小兩歲啊,他怎麼會輸給鐵衣?

「哈哈哈!!」鐵衣毫不客氣的大笑。

而郭旭還沒從震驚中醒來。

「鐵衣」顏芷輕拍他的肩膀,「你這一步的確是贏定沒錯不過不能走斜的,你忘了嗎?你剛才這顆棋就是從對角移到這一步的,不能這樣走喔。」

「呃」鐵衣這才看出自己的錯誤。

「哈哈哈!!」這回換成郭旭在笑了,「我就說嘛,那有這麼容易就敗給你。」

程鐵衣氣惱的咬著下唇,「那這一步吧。」他改走另一步棋。

「這可是你自己送上門來的。」郭旭開心地將從盤中提出。

這盤棋越下越慢,算一算,兩人也對坐了近半個時辰,鐵衣能專心這麼久也算難得了。顏芷正想著他什麼時候會覺得無聊,果不其然,鐵衣忽道,「我不玩了

「咦,為什麼?」正有興致的郭旭不解問到。   

「不好玩啊,好累喔。」鐵衣撇了撇嘴,「反正我不玩了。」

「也成,那就算是你輸了。」

鐵衣不服道,「我沒有,我是不玩,不是輸了。」

    「你贏不了,所以不玩了。」

    「不是!」

    「輸了要給采玉當馬騎。」

    顏芷低頭看了一眼懷中的采玉,只見她每眨一下眼,兩片眼皮分開的速度就慢上許多,知道她睏了。「你們不用爭啦,采玉要睡午覺了,我先帶她回去。你們不玩就把棋收好,早點進屋裡了。」

    眼見顏芷離開,鐵衣依言開始收拾桌面,是不打算繼續下棋了。

    郭旭輕哼了一聲,「賴皮。」

    「我沒有!」鐵衣生氣的說,「又沒有規定一定要下完,剛剛也沒有說啊。」

    「剛剛說輸的人要受罰,那就是下到完才會有輸贏。」郭旭有模有樣的分析到。

    鐵衣撇過頭不理會郭旭,「沒有說,不算。」他正要把裝好的棋子收到一旁的木盒,但卻不小心去踢到郭旭的腳,重重跌了一跤。

    「啊,對不起!」郭旭忙上前扶他一把,「你還好吧?」

    在氣頭上的鐵衣卻不領情,拍開郭旭的手,自己撐著一旁的椅子站起來。「討厭! 你欺負我!」他大聲的指控。

    「我不是故意的!」郭旭莫名其妙被人兇了這麼一句,音量也提高了一些。

    「你是!」

    「你少不講理了!」郭旭動手推了他一下,「走開啦,我要進屋了。」

    鐵衣給推開了兩步,「哇,郭旭打我!」他邊哭邊往顏芷的房間跑去。

(中)

「娘娘!!」程鐵衣用力地把房門撞開,出奇不意地讓坐在床邊的顏芷吃了一驚。

「怎麼了?」鐵衣哭的大聲,把剛入睡的采玉也吵醒了,場面亂的叫顏芷不知該先顧哪個好。「發生什麼事了?別哭了,跟娘說。」她只好一邊安撫采玉,一邊把鐵衣拉到身前,單手摟著他。

「嗚…郭旭欺負我,他打我。」鐵衣狀甚可憐的說。

「是這樣嗎?」她疑惑地問,畢竟鐵衣跟郭旭一天到晚也打打鬧鬧的,何況她知道郭旭並非會那種仗勢欺人的小霸王。

「我沒有…」郭旭站在門外小聲地說。

顏芷招手要他進來。「還是為了輸贏的事情嗎?」

郭旭低著頭,極慢地進了房間。

撲在顏芷懷中的鐵衣轉頭看到郭旭,立刻說:「我討厭他,郭旭欺負我,娘也不要理他。」

郭旭的腳步馬上停了下來。

「不要鬧了,鐵衣。」她略帶責備地說,「旭兒,過來這邊,我有話跟你們說。」

「不要理他嘛!」鐵衣抱的更緊了一點,「我討厭郭旭!」

郭旭抬起頭,紅了兩圈眼眶,轉身就跑的不見人影。

「旭兒! 哎啊,鐵衣,你怎麼這樣。」真搞不清這些小傢伙在想些什麼。

「咦,他們吵架了啊?」到了第二天早上,程鋒看鐵衣一反常態的待在房間裡,忍不住問了一聲。

「是啊,我問他怎麼回事,他只說郭旭欺負他。我想應該還是為了下棋誰輸誰贏的事鬧得不開心。」顏芷嘆了一口氣,「我看這事挺嚴重的。」

「不用擔心,我看他們各玩各的也挺無聊,過兩天就會和好了。」程鋒不在意的說。「我要出門了,晚飯不用等我。鐵衣,在家要乖一點,別惹你娘生氣啊。」

「我很乖。」坐在床上企圖幫采玉綁頭髮的鐵衣立刻回答,還很難得的給了程鋒一個大大的笑容。

這小子吃錯什麼藥了…程鋒和顏芷覺得好笑的互望一眼。

午後的陽光令人慵懶,閒來無事的顏芷便帶著鐵衣和采玉到庭院裡曬太陽。

鐵衣難得表現出兄長的風範,從早到現在都極有耐心的陪采玉遊戲,還不曾抱怨她煩人。就如現在,「一朵,兩朵…」他邊數邊把排在采玉面前不同顏色的小花收在手上,「三,四,五…」鐵衣數完之後將所有的花綁成一束,「通通送給妳!」

采玉接過花束,不停的咯咯笑。

「鐵衣今天怎麼沒找郭旭玩?」顏芷明知故問道。

「不想理他。」鐵衣不怎麼專心的說。

「你過來,娘有話跟你說。」

程鐵衣不怎麼情願地挪了位置到顏芷身旁。

顏芷見自己尚未開口,鐵衣就垮著一張臉,不由得嘆了一口氣,輕摟著這個硬脾氣的兒子。「你不認為你該跟郭旭道歉嗎?」

「我又沒錯。犯錯的人道歉,我明明沒輸,他偏那樣說,而且還打我!」

「打到哪了?我瞧瞧?」

鐵衣有些不安的扭著,「他…害我跌倒,然後又推我!」

「他故意害你跌倒的嗎?」

「對啊!」鐵衣用力點頭。

「他有沒有跟你說對不起?」顏芷追問。

推開顏芷的懷抱,鐵衣不答話了。

「有沒有?」但她抓住他的雙肩,一雙眼睛直盯著他的。

極不情願的點頭,「有…」

「你真的覺得你一點錯都沒有,真的討厭郭旭?以後都不理他了?」

「可是我沒有輸嘛!!!」也不知道是在生誰的氣,鐵衣抱著顏芷開始哭了起來。

唉,何以他小小年紀,卻已把輸贏看的如此重要?「郭旭當然也有錯,可是他沒有故意欺負你,你說討厭他這話也很傷人,你不覺得嗎?你們下棋玩樂,為的是開心,輸贏並不是最重要的。」

「可是…可是郭旭什麼都比我好,爹都比較喜歡他…討厭啦!」鐵衣哭的大聲,連采玉都在一旁好奇的看著他。

原來不單是為了下棋在計較,她從不知道鐵衣這麼在意這些,憐惜的拍了拍他。「你爹沒有‘比較’喜歡郭旭,他們有事會交代他,是因為他年紀比你大,也正是這個原因,他比你會的東西多一點,做的好一點。如同你比采玉懂事,所以我會拜託你幫我看著她,陪她,但這不表示我不喜歡她,也不表示她比較笨,只是她年紀還小。等到你長大了,也不會樣樣輸給郭旭; 等采玉長大了,也不會比你不懂事。」懂事?鐵衣這年紀的小孩又懂得多少事了?也不知道她這一番話他聽懂了幾分。正想著,眼角剛好瞄到一個小小的身影在庭園另一邊的花叢旁,一現即隱。是郭旭。

「那我以後字會懂的跟郭旭一樣多,力氣也比他大,跑的比他快嗎?」

「如果你認真學習,就絕對不會比他差的。」

鐵衣點點頭,「我不喜歡郭旭什麼都做的比我好,可是我沒有很討厭他…他也沒有打我…我去找他好了。」他向來是想到什麼就做什麼,此時氣消了,昨日同郭旭的不開心也就拋在腦後。

「我想他現在心情不好,你明天再去吧,說不定明天他就不那麼生氣了。」

(下)

為什麼只有我沒有娘呢?

 

雖然有時候他也會想念母親,即使他對她沒有任何的印像。

 

但因為他是個很幸運的孩子,從不缺乏家人對他的關懷。

 

所以他不曾羨慕過程鐵衣,因為顏芷對他的好,讓他不覺得他和鐵衣有什麼差別。 可是為什麼只有我沒有娘?郭旭第一次覺得忌妒…

「旭兒,你跟誰鬥氣啊,晚飯也不吃?」郭青雲敲著郭旭的房門,但早已熄燈的房間裡沒有任何回應。「旭兒~」還是沒反應…他知道這兩天郭旭跟程鐵衣吵了一架,兩個人各自賭氣,但之前也不見郭旭如此情緒低落,何以今日卻將自己關在房內一下午。

 

「郭大哥,」顏芷從廚房端了一盅雞湯,「我跟他說說吧。」

 

「旭兒…」好不容易勸得他開了門,但郭旭卻抱著被子,縮在床角不肯出來。「我點上燈好嗎?」

 

從被子裡悶著聲的回答是: 「不好。」

 

「那就不點燈。」顏芷推開了窗,讓月光能照進房裡。「你沒吃晚飯,喝點湯好嗎?」

 

等了許久沒有回應,她無聲無息地走到床前,一把拉開棉被。本以為郭旭必定是皺著眉嘟著嘴躲在被子裡賭氣,沒想到他卻是哭的傷心。「怎麼了?」

 

「討厭!」郭旭立刻扯回被子,繼續蒙著頭。

 

「郭旭…」

 

「鐵衣叫妳別理我啊。」

 

沒想到郭旭發起脾氣,也跟鐵衣一樣難以安撫。「什麼時候變成作娘的要聽從兒子的話啦?鐵衣不懂事,他說的氣話你不要放在心上。」顏芷再次掀開被子,對郭旭眨眼笑道。

 

「討厭…」郭旭吸著鼻子。「為什麼只有我沒有娘?我娘是不是不喜歡我?」原來這廂也不是為了輸贏在生氣…「真是傻話,」顏芷略帶責備地回道,「為什麼這樣想?」

 

「嗚…因為只有我沒有…」

 

顏芷心疼地將他摟進懷中。「別那樣想,你的娘一定是最喜歡你的,因為旭兒是受到期待而出生的孩子呀!她是最希望親眼見到你長大的人,如果你認為你娘不喜歡你的話,她一定會很傷心的。」

 

「我很想念她。」

 

「大家都很想念她。」

 

「那我的娘是什麼樣子呢?她很漂亮,很溫柔嗎?」郭旭邊哭邊問。

 

顏芷輕輕點頭,「旭兒的娘親是溫柔善良的大美女喔,她笑起來最好看了,所以旭兒要乖乖的,讓娘親在天上看到了,也笑著稱讚你呢。」

 

「嗯…」郭旭伸手抹去眼淚。

X X X

「鐵衣~~」

 

遠遠傳來的是郭旭的聲音,在花園一角坐著發呆的鐵衣立刻抬起頭。

 

「你幹麼躲在這裡啊,真難找。」郭旭喘著氣說。

 

「啊…我…」鐵衣開口又閉口,猶豫了老半天才說,「對不起…」他可以感覺到自己的臉頰發熱,很擔心郭旭還在生氣。

 

郭旭只一笑,「前天就算了,我們今天再來分個勝負吧!」

 

「咦?還要下棋嗎?」

 

「嘿,沒錯。不過要換一種棋…你來看了就知道。」說完就拉著鐵衣回到花亭中。鐵衣看著眼前的棋盤跟兩盒不同顏色的棋子。「這上面沒有字耶。」

 

「當然沒有~因為這是圍棋。」郭旭接著開始興奮地解釋著圍棋的規則。

 

「喔,所以就是最後誰的地盤大誰就贏囉?」

 

「嗯,不過圍地之外,也可以把對方的棋子吃掉,增加自己的地盤。」郭旭這次相當大方地說,「隨便你選個顏色先下吧。」

 

鐵衣也不客氣地抓起一顆黑色的棋子,不猶豫的就在棋盤正中下了第一步。

 

「哎啊,你們在下圍棋嗎?」前來查看兩人是否依言和好的顏芷問道。

 

只見兩人一步也不放鬆,你來我往,飛快地將手中棋子放上棋盤。

 

約半刻後…

「下完了。」郭旭把白子放在最後一處可以下的地方。

 

「那來數吧。」

 

接著就看兩人聚精會神地用手指數著分別被黑白子圍起來的空間。

 

「咦,他們已經下完了嗎?」經過花園的郭青雲頗為驚訝,「我剛才經過的時候他們才開始而已…呃…顏顏妳在笑什麼?」

 

顏芷搖搖頭,然後伸手指著棋盤。

 

郭青雲仔細一看後也笑了起來。「難怪下的這麼快…」

 

原來…

郭旭和鐵衣把佔領地盤越大越好視為準則,幾乎沒去管到對方的棋子,只忙著鞏固自己的地盤,因此才不用時間思考棋步…完全…是在比速度跟眼力。

 

「可惡,我居然少兩格!」鐵衣咬牙道。

 

「哈哈,誰叫你圍的那樣歪七扭八,當然是圍成方形最省空間。」郭旭得意地說道。

 

「再來一盤!」

 

「我是不會輸的!」

 

至於旁觀的顏芷跟郭青雲,「…顏顏,我說到底是誰教他們下圍棋的…」

 

而在房裡陪采玉睡午覺的程鋒,「哈啾!」

<完> Sept. 23/ 2001

後話:

放了這麼久,終於把"下棋"這個短篇寫完了,我想前面的情節大家應該都忘的差不多了吧 ^^b

其實寫這個故事好像沒有什麼特別意義,只是聽朋友提過兒時的下棋趣事,於是想運用這點子寫個輕鬆的保鏢短篇。不過一不小心就讓下篇就變的很灰暗,自己並不喜歡,所以遲遲未貼。現在貼的是修改後的版本,刪去了郭旭因失去母親而有心中有陰影的情節,雖然轉的很硬,不過我還是喜歡看到小朋友無憂無慮的樣子……。

總而言之,希望看倌也都覺得還可以看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