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著傳者:Eileen


天還未亮,京城長風里傳來陣陣孩子的吊嗓子的聲音,「力拔山兮氣蓋世

 長風鏢局門前的兩頭石獅子被擦得發亮,在黑暗中特別顯眼。「咿」的一聲,大門被打開,兩道身影一先一後的閃出,在胡同的盡頭消失得無影無蹤。倆人一跑一追的在京城的大街小巷穿插著,環珮撞擊發出鏗鏘的聲音。一大一小的影子投射到牆壁上,如同波浪起伏。突然有一隻大耗子竄了出來,「吱吱」的在叫。走在前面的那個人輕輕的退了一步,揮動手上的竹籃,耗子落荒而逃。

 不久,陽光已漸漸灑向大地,凡在她底下走過的人都被蒸得冒汗。

 「好熱!」一把嬌滴滴的聲音說。原來走在前面,提著竹籃的是一個女子。她望一望天空,陽光雖然刺眼,但是有一道更強烈的光直射入她的眼簾。那女子低頭抿嘴而笑,轉身道﹕「哥,你出來吧!」

程鐵衣一步一步的從轉角處走出來,把盤龍棍向牆上一靠,說﹕「采玉,你怎知道我在附近?」

程采玉脫下斗蓬,一把烏黑亮麗的頭髮傾瀉而下,說﹕「哥,是你手上的盤龍棍受到陽光折射,它閃出來的光輝告訴我的。哥,我又不是小孩子,你一直跟著我幹什麼?」

 「我大清早起來練武,看見你一個人溜出大門,不放心,所以」鐵衣知道妹妹不喜歡人把她當作小孩子,一時說不下去。采玉深感哥哥此番舉動是出於一片關心,心中雖然掠過一絲不快,但是感到十分溫暖。鐵衣見妹妹不作聲,以為她在生氣,說﹕「采玉,不要怪哥哥!你可知道我們做鏢師的,每一天都替人保管財物,可是很多時候是保不住自己心愛的人。」采玉腦海中閃過兩個名字,頓然感到自己每天都能看見郭旭已是一種幸福。

 「哥,我怎會怪你呢?」采玉雙手拿起靠在牆上的盤龍棍,把它交給鐵衣,說﹕「不過,你還是要受罰。」

 「什麼?」鐵衣凝神靜聽。

 采玉見鐵衣一副嚴陣以待的表情不禁覺得好笑,說﹕「今天是中秋節,我想趁早到市場買菜下廚孝敬六爺的。現在被你一阻,好的東西都被賣光了。好啦,今天就要你幫我提竹籃。」鐵衣接不是不接也不是。「騙你的!」采玉嫣然一笑,轉身就跑。

 街道上熙來攘往,人流越來越多,鐵衣兩兄妹好不容易才回到長風鏢局。 

「二少局主,你今早往哪兒去?你有客人哪,他已等了你一個早上。」商六笑吟吟的向鐵衣道。

 鐵衣眼前浮現一個倩影,他二話不說的跑向內堂。采玉愕然的望著商六,商六緩緩的搖搖頭。

 「天」鐵衣一隻腳才跨進內堂,整個身子卻僵住了。「拜見小彭王爺。」 

「不必多禮。鐵衣,你想鳳兒實在想得太癡了,她出來不是容易的。」

 「鐵衣承教。」鐵衣望向庭園新置的鞦韆,嘆了一口氣。「敢問小彭王爺今天找鐵衣何事?」 

「最近王府不太安寧,常常有賊匪出沒,所以請了一個鏢師在我身邊保護我。可是,這人的武功實在太差,今天到來就是請長風鏢局的二少局主教他武功。」

「不敢,不敢。鐵衣不才但會盡力而為。」

小彭王爺撫鬚微笑,道﹕「有你這句話我就安心了。披雪,你快進去拜見程二少局主吧!」

 大門走進一個小個子,年約十七、八歲,腳步聲被地毯吸了進去,只聽到鐵衣沉重的呼吸聲。那人把頭垂得很低,看不到樣子。

 「披雪拜見小彭王爺,程二少局主。」

 「披雪,你今天就好好跟程二少局主學武功。記著,你只有半天的時間,黃昏的時後就要偕我回王府了。」

 「披雪知道。」那人把聲音壓得低低的。

 「披雪就交給你了,鐵衣。」說罷小彭王爺就揚長而去。

 披雪仍垂著頭,露出雪白的脖子。鐵衣瞥見,心中一亮。

 「披雪,起來吧!」鐵衣輕輕一托披雪的肘子,暗中卻突然用力,披雪失去重心,跌在鐵衣的懷抱裡。

 「你使壞!」披雪掙扎。

 「我還是喜歡叫你作天鳳。」倆人相對而笑。

 「你沒有聽過『鐵衣披雪紫金關』這句詩?你叫鐵衣我就喚披雪好了。」天鳳望著鐵衣,眼波流轉。

 坐在鞦韆上,陽光灑滿天鳳的一身。

 「鐵衣,把我推高一點,推高一點,推我到天涯海角去。」

 鐵衣的手凝在半空,鞦韆盪回來,撞向他的身上。

 「鐵衣,發生什麼事?我沒有把你撞倒吧?」天鳳轉頭望向鐵衣,一臉關切。鞦韆架在庭園的大樹旁邊,鐵衣站的位置正好在樹蔭下,看不到他的表情變化。

 「我知道,我知道無論你推得多用力,我盪得多高,咱們都不能到天涯海角去。郭旭武功盡失,長風鏢局的重擔子就落在你身上。而宮廷的繁文縟節綁得我死死的。天鳳,天鳳,我不是天上的鳳,而是被繡在絞帕、屏風上的鳳凰,飛不出去。」

 「天鳳」鐵衣的聲音很乾澀。

 「鐵衣,我知道除了天鳳,你心中已容不下其他人。不過,我不是一個自由之身;他日假如父王要我遠嫁塞外,我也得遵從他的意願。」天鳳從鞦韆架上滑下來, 盈盈的走到鐵衣身邊。「天鳳身不由己,但心還是自由的。除了程鐵衣,我心中也容不下任何人。」

 一陣涼風,吹得兩人打了一個寒噤。

「秋天來臨了,一到黃昏,天氣就轉涼。」天鳳抱住胳膊,強顏歡笑。

 「天鳳,我是會等你的。」好不容易鐵衣才吐出一句話。

 天鳳搖搖頭,道﹕「江湖險,為了我,你要多加小心。在遠處,我知道你平安無事就足夠了。」

 商六緩緩的從內堂走過來,說﹕「天鳳姑娘,小彭王爺在外邊等你。」天鳳望了鐵衣一眼,然後頭也不回的跑出庭園。

 華燈初上,長風鏢局延開數十席慶賀中秋。郭旭和鐵衣忙著和眾鏢師喝酒、猜拳,

好不熱鬧。

 「采玉,自從鐵衣回來後我們走了三趟鏢,幸而有驚無險,今天更能聚首一堂,真

的可喜可賀。唯一讓我擔心的就是郭旭的武功不知何日能回復。」

 「六爺,不要擔心。我深信郭旭武功終有一天能恢復的。」采玉遙望著正舉杯大喝的郭旭,「活著就是希望嘛!」

<全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