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現代版

著傳者:黑玫瑰


六月炎夏的午後,熱氣籠罩著整個'慈暉孤兒院',就連平日自認為是拿破崙再世,每天只睡三個小時的商神父都已睡得不省人事了。

"神父,神父..."遠處傳來院童小明的呼喚聲,驚醒了睡得正香甜的商神父。商神父連忙跳起來,整一整服裝儀容,裝作很有精神狀,步出院長室,迎向小明。"神父,郭大哥回來了,郭大哥回來了!"小明抓著神父又叫又跳的吼著,神父順著小明的手勢一看..."孩子...""神父,"郭東旭張大雙臂,打算給神父來個特大號的擁抱。"小旭,你可終於回來了,"神父接受了郭東旭的擁抱,"我還真怕我這輩子再也見不到你了呢!"神父的一句話,道盡了對郭東旭一別數年的想念。"我這次回來是有事想告訴神父的。""是嗎?我們進來說吧!"

神父領著郭東旭進入了院長室坐下,倒了一杯咖啡給他。"你這次突然回來,該不會又是要躲那位女孩子吧?"神父之所以會這麼問,實在是這個郭東旭太挑了,幾次被他躲掉的女孩,每一個都是漂漂亮亮的美人兒,而且郭東旭也只有這個時候才會突然回來。"不是的,神父,我呀,就要當老闆了!"郭東旭神氣的啜了一口咖啡。"孩子,恭喜你。"神父向他握住雙手,為他感到無比的驕傲。"你打算從事那一行的生意呢?"郭東旭不作正面答覆,遞給了神父一張名片以後,便瀟灑的揮手離去。"拜拜!""唉,這孩子!"神父望著郭東旭離去的背影,嘆了一口氣,這才想到要看一下名片:"長風徵信社..."此時,劃過神父腦袋的,盡是外遇,跟蹤,針孔攝影機等偵探專用的東西,一時之間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該反對的好。

!叭!叭!叭!叭!叭!叭!叭!台北市的交通因選戰的開打而陷入空前的大混亂當中。

 

"搞什麼鬼,這個時間塞什麼車呀!"眼看就要趕不上"長風徵信社"開幕典禮的程韋剛,忍不住重重的搥了車窗一大下。"別這麼急性子嘛,學學你妹妹吧!"心疼自己愛車的辛友淳連忙轉移程韋剛的注意力,以免自己的寶貝車再次受創。程韋剛的妹妹程韋茜一如往常的坐在後座不發一語,在她的眼中,大部份的事情都是不須要存在的,她對世事一點興趣也沒有。像是這次長風徵信社的開幕,簡直就是無聊透頂,多此一舉之事。本來嘛,徵信社開張關她什麼事,她不過是沒拒絕當初哥哥的邀約,便莫名其妙成為徵信社的一員,今天更是莫名其妙的就被帶上車來了。有時候,她真的是恨死了程韋剛的自以為是。"我說程大妹子啊,妳也別悶在那兒呀,整理整理妳的頭髮吧!"辛友淳一向不知道該如何面對程家兄妹,一個超級沒耐性,動不動就吹鬍子瞪眼的,一個又老是沒反應,披著頭髮,掛著眼鏡就出門了,怎麼全天下最極端的兩種個性,全生在程家兄妹身上了。

「唉,真不知道現在該怎麼辦才好?卡在這裡,進也不是,退也不是。」看著毫無動靜的車陣,辛友淳也無可奈何了,誰叫他不提早出發呢?程韋茜慵懶的瞟了車內結構一眼,發現了掛在駕駛座右上方的免持聽筒電話。她以一貫精簡的談話,啟動了她不常發音的聲帶:「電話。」程韋剛一聽便知道妹妹的意思,馬上找出辛友淳車上的電話,順便賞他一記衛生眼:「有電話也不早說!」程韋剛隨手撥了郭東旭的行動電話號碼。「喂!」話筒傳來郭東旭氣急敗壞的聲音,一向具有危機意識的程韋剛馬上將電話丟給辛友淳。「老...老...老大呀!」被燙手山芋丟中的辛友淳,感覺得出似乎有一座火山快爆發了,說話不自覺的加了一點抖音。「你知不知道現在幾點了,知不知道我現在要應付多少人,知不知道我有邀請市長來剪綵,你們到底什麼時候才要來?」郭東旭一聽是辛友淳的聲音,馬上咬牙切齒的開砲。「我們現在在路上了,可是塞車塞的很厲害,我不知道那隊宣傳車還要走多久。」「我不管你們現在塞在哪裡,要是你們敢比市長還晚到,你們就完蛋了!」「這樣我就放心了,」辛友淳看著站在宣傳車上揮手的台北市市長歐陽信,露出了如釋重負的笑容。「阿信市長還站在我面前呢!」「你在胡說些什麼?他的秘書長跟我說他半個小時前就出門往我這兒來了,怎麼可能還站在你面前呢?我再說一次,不管你們走路也好,飛過來也好,馬上給我出現,聽到了嗎?!」郭東旭一吼完,便掛上了電話。一看空襲警報解除,程韋剛馬上湊上前去探聽口風:「他說什麼?」辛友淳白了他一眼,「自己打電話問去。」「你以為我剛剛為什麼要幫你撥電話?」他倒閉從善如流。辛友淳無力的嘆了一口氣,只能怪自己交友不慎,才會碰上這個如此「看重」他的朋友。「他要我們趕在市長面前出現。」程韋剛看了看車外與自己背道而馳,漸行漸遠的阿信市長,皺了皺眉頭,「看來阿信市長好像忘記今天該幫我們剪綵了。」這時,程韋茜又說話了:「阿信不宣傳。」「阿信不宣傳?」程韋剛和辛友淳對看了一眼,歐陽信的確說過連選市長期間不作宣傳,但剛剛站在宣傳車上的的確是阿信市長沒錯啊!而且害他們動彈不得的就是當初說不宣傳的阿信市長,他們是不會看錯的。這件事情確實是有點奇怪。塞了半個小時的車終於又暢通了。

「長風徵信社」位於信義計劃區,在「寰宇商業大樓」的A棟二樓設有辦公室。整個徵信社共分為八個部分,一進門是接待櫃檯,由郭東旭的女友杜紫嫣擔任「坐檯」之大業。左邊有會議、貴賓兩用室,以及社長辦公室,也就是郭東旭專用的地方。右邊則由程韋茜專用的電腦室、茶水間、主辦公室以及一間器材室所組成,當然,少不了不可或缺的化妝室囉。今天的剪綵典禮便是在「寰宇商業大樓」的門口舉行,身為社長的郭東旭原本想在市長剪綵完後再領著到場的嘉賓進入徵信社內的,然而,今天一切都失控了,先是辛友淳和程家兄妹還不見人影,接著市長也遲到了將近半個小時,害得他只好先放人進來徵信社,和他的女友杜紫嫣兩人忙進忙出的招待客人,簡直就要氣暈了。「嗨,我們來了!」辛友淳一向是標準「人未來,聲先到」型的人。正忙著一邊端雞尾酒,一邊應付前來參加開幕典禮的貴賓,已瀕臨崩潰邊緣的郭東旭一聽救星駕到聲音,連忙迎上前去,抓起了程韋剛和辛友淳的衣領,在他們耳邊小小聲的警告他們:「你們好大的膽子,竟敢遲到這麼久,等一下給我把這場地收拾乾淨,聽到了沒有!」一咬牙切齒的咬完耳朵,郭東旭馬上回復滿臉的笑容,回到了剛才的話題圈內,裝作一切若無其事似的。辛友淳和程韋剛對看了一眼,雖然郭東旭是他們大學時代的死黨,但他們還是無法適應郭東旭這種「臉部表情瞬間轉變而不抽筋」的「特技」。一向對人沒興趣的程韋茜則躲過了眾人的耳目,獨自潛入了專為她設立的電腦室,專心的玩起她的電玩。

「呼,總算可以休息一下了!」郭東旭整個人癱在茶水間的沙發上,稍微閉目養神一番。「東東,你要不要再打一次電話催一下市長?」杜紫嫣提醒著郭東旭。「還是妳想得週到。」郭東旭手一扯,便將杜紫嫣擁入懷中,在她耳邊輕聲說道「等社裡的一且切都穩定下來後,我就正式升妳為『社長夫人』。」談情說愛的同時,空下來的一手也不浪費時間的掏出行動電話準備撥號。呤呤 呤呤 呤呤 呤呤郭東旭的行動電話突然就在他要撥號之前響起來。「喂,你好。」「你好,請問是郭先生嗎?我是市長夫人。」「市長夫人?」郭東旭認得市長夫人的聲音,這種精明幹練的威嚴只要一聽便無法忘懷,但她的聲音透露著一絲恐懼的感覺。「嗯,請問有什麼請教嗎?」他心想也許夫人是打來替市長解釋遲到原因的,他正巧缺一個解釋。「半個小時後我到你們徵信社去,但所有的客人都必須走光。」市長夫人不帶任何感情的說著。郭東旭一聽如此奇怪的要求,便查覺事有蹊蹺。「夫人的意思是……」「也許你會想知道市長為什麼還沒到。」夫人一說完,便掛上了電話。

郭東旭抿一抿嘴,站了起來,倒了一杯咖啡,若有所思的走到窗邊,眺望遠方。「怎麼了?」一見男友不對勁,杜紫嫣不禁露出了擔心的表情。郭東旭啜了一口咖啡,視線仍然停留在遠方。「市長夫人說要來我們這裡。」「別不高興嘛,市長沒辦法來,夫人代夫出馬也沒錯呀!況且我們還得給外面的客人一個交代呢。」杜紫嫣誤以為郭東旭是為市長缺席一事耿耿於懷,便推一推郭東旭,「快去準備剪綵的事誼吧!」郭東旭搖一搖頭,「她不是來剪綵的,」他一口飲盡手中的咖啡,「她要我們……」他停了下來,想找一個好詞兒解釋給杜紫嫣聽。「怎樣?」「清場。」郭東旭總算是想出來了。「清場?」杜紫嫣的臉上充滿了大大小小的問號與不解。「這怎麼行?我們要拿什麼理由趕人家走?太過份了吧!」郭東旭按著她略為激動的身子,安撫著她,「先別埋怨,我想,這其中一定有些什麼原因的,他們欠我們一個解釋,現在先想想怎麼解決外面的客人吧。」「嗯。」杜紫嫣柔順的點點頭,便開始專心的思考趕人大計了。「我想不出來。」十分鐘過後,杜紫嫣宣告投降。郭東旭也無法想出一個圓融的解決方法,此時距離與市長夫人約定的時間只剩下二十分鐘了。

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徵信社內的火警警報系統突然鈴聲大做,郭東旭連忙衝出去,只見現場一片混亂……「哇…」「啊…」「救命呀…」驚叫聲四起,雖然有程韋剛及辛友淳坐鎮指揮逃生方向,但仍舊有人驚慌不已。「韋剛,到底出什麼事了?」郭東旭對著程韋剛大聲問著,唯有如此,才能蓋過此起彼落的尖叫聲。「我也不知道,你先去檢查一下吧。」郭東旭見此情況,心中有些沮喪,這一切都脫序了。也許,今後要作什麼事情之前,都得先翻一翻黃曆了。他不禁為這個突來的荒謬念頭輕笑出聲,旋即回過頭,準備著手檢查警鈴響起的原因。「你不必檢查了。」程韋茜的聲音忽然出現。「妳…妳…妳都看過了嗎?」郭東旭因無法適應她的出沒無常而有點失常性的口吃。「警鈴是我按的。」程韋茜拋下這句話以後,便轉過身去,打算再回電腦室打電玩。「為什麼?」郭東旭一手擋住了她的去路。「妳為什麼要搞這種破壞?」被今天的不順利氣昏頭的郭東旭,不自覺的提高了音量。程韋茜用她纖細的食指推開了郭東旭的阻擋,美麗的杏眼瞟了他一眼後繼續往電腦室前進。「這是趕人最快的方法。」砰!一聲,電腦室的門在程韋茜說完最後一個字後便關上了。

郭東旭這才頓悟,原來程韋茜這麼做是為了…等一下!那她又是怎麼知道他要清場呢?郭東旭越想越不對,對於程韋茜,他只知道她是程韋剛的妹妹,其餘一概不清楚,甚至可以說連她的長相他都不是很明白。平時相處,程韋茜一向不太甩人,這一點從她說話從不超過十個字便可證明。她可真是個耐人尋味的「謎」呀!謎?呵!他郭東旭最擅長的就是解開各式謎題了…「喂!老大…老大!」「是…有事嗎?」沉浸在自己思緒中的郭東旭被突然出現的辛友淳給嚇了一跳。「怎麼樣,檢查出有什麼問題了嗎?」辛友淳暫時先略過郭東旭不正常的反應,一切公事為重。郭東旭清清喉嚨,恢復平日的神采奕奕後,整理整理辛友淳的領子,拍拍他的肩膀說道:「沒事,沒事,你先收拾收拾,待會兒我再告訴你喔!」說完,便模仿著程韋茜的動作,在社長室前賞了辛友淳一記閉門羹。「有沒有搞錯,怎麼說得像在騙小孩子呢?!」辛友淳在原地不停的嘀嘀咕咕。「喂!他吃錯藥啊?怎麼笑得這樣…淫蕩」站在遠處的程韋剛早就看不下去了,忍不住和辛友淳在社長室門口偷偷地消遣郭東旭一下。唰的一聲,社長室的門突然打開,方才正被大大消遣的郭東旭倏地「蹦」出來。程韋剛和辛友淳被突如其來的狀況嚇得不知所措,只好呆若木雞的站在原地,三個大男人就在那兒互相傻笑,現場氣氛頓時溫馨感人…「你們兩個,還不趕快去收拾!」郭東旭咬牙切齒的打斷三人之間僵持的局面,丟了一個任務給程、辛二人,省得他們老在這裡說他閒話。

「呼,終於大功告成了!」整理完被四、五十人蹂躪的場地,程、辛二人已經快虛脫了。這個時候,兩個保鏢,推著坐在輪椅上的市長夫人走了進來。辛友淳一看生意上門,馬上向前招呼。「請問……」「找你們負責人出來。」市長夫人以一向威嚇的聲勢下令。

程韋剛一見來者不善,馬上轉頭要找郭東旭,誰知郭東旭早就站在社長室門口,直接就走到市長夫人的面前。「市長夫人真是準時,一分鐘也不差。」對於不太熟悉的人,客套話是不可或缺的。「市長夫人?!」辛友淳和程韋剛交換了一下眼色----郭東旭似乎有什麼事情「忘記」告訴他們了。「哪裡,哪裡,你也不差,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市長夫人見招拆招,並用眼神暗示郭東旭想私下談話。郭東旭馬上會意,「夫人這邊請。」說著,便領著市長夫人一行三人進入了貴賓室。辛友淳和程韋剛兩人也不閒著,先是到茶水間倒了四杯咖啡,再偷偷再杯底裝上竊聽器,半哄半騙的讓杜紫嫣端了進去,兩人則非常「善用資源」的在器材室內接收所有的訊息。

一個小時過後……

社長室的門再度打開,郭東旭臉色凝重的送走了市長夫人和她的保鏢們。「東東,市長到底出了什麼事了?」杜紫嫣在悶了一個多小時以後,終於忍不住的開口問了。「市長失蹤了。」郭東旭簡單的回答。「失蹤?」杜紫嫣瞪大了雙眼,有點不敢相信的驚嘆出聲。「更正確的來說,是市長被綁架了。」杜紫嫣倒抽了一口氣,她作夢也沒想到公司的第一件生意竟是如此重大的綁票案。「紫嫣,快召集大家到會議室裡,我們得快!」

在郭東旭和市長夫人結束談話後,程韋剛及辛友淳的疑問已經堆滿整個腦袋了。 「沒道理呀,我們明明還在路上碰到阿信市長的,他也不像是被綁架的樣子,怎麼會說是…」 「對呀!對呀!他還笑咪咪的在宣傳呢!」 .叩叩叩…程韋剛還沒跟辛友淳討論完,就有敲門聲響起了。 兩人為避免「事跡敗露」,被人發現他們早將所有的對話聽得一清二楚,交換了一個眼神後,便馬上衝出器材室的門口,順便將門帶上,掩飾所有的「犯罪工具」。 「你們在做什麼啊?」負責前來通知開會的杜紫嫣見兩人行跡可疑,便探頭探腦的直往器材室望,只可惜器材室早一步給關上了。 「沒什麼,沒什麼。」兩人趕緊努力的搖頭,「妳找我們有事嗎?」 「喔,對了,社長說要開會呢!」

長風徵信社的所有成員,正聚集在會議室內召開緊急會議... 「……所以歹徒的目的,是希望能逼阿信市長退選,之前他們在恐嚇電話中表示,只要阿信市長宣佈退選,他們馬上就放人,而夫人為了市長的安全,遲遲不敢報警,她希望藉由我們徵信社來幫她找回市長,並將歹徒繩之以法。」郭東旭正在對徵信社的成員作這次行動的簡報,辛友淳和程韋剛見他似乎尚未查覺談話已被竊聽,才鬆了一口氣。 「可是今天早上我們還見過他呢!」辛友淳覺得此事有必要讓郭東旭知道。 郭東旭回想起今天和辛友淳的通話中,辛友淳的確提過。「你們三人都有看到嗎?」 「對,當時他是站在宣傳車上,還害得交通癱瘓了好一陣子。如果說他當時已經被綁架,為什麼不將他直接帶走就好,還要讓他出現在這麼多人的面前呢?」程韋剛也實在是無法將這同一時間發生的兩件事歸納於同一個人身上。 「你是說阿信市長是站在宣傳車上被載走的?」郭東旭睜大了雙眼,一臉不可置信。 「不,他當時的表情一點兒也不像是被綁架,反而像是專程出來宣傳的。」辛友淳解釋著。 「宣傳?」郭東旭覺得怪極了。 「對,這正也就是我們感到最奇怪的地方,當初他承諾不宣傳的,而今一宣傳便是在傳出他被綁架的同一時間,這綁匪未免也太矛盾了吧!」程韋剛手撐著下巴,對於這一點,他著實百思不解。 「你們想想看,他們既然目的是要阿信市長退選,這會不會是他的勁敵--萬伯任所為?」 「對,不如我們就從萬伯任下手吧!」 身為社長的郭東旭馬上展開了分配任務的工作,「友淳、韋剛,你們先到萬伯任的競選總部及家中安裝竊聽器;嫣嫣暫時先在器材室錄音,等他們兩人回來接手再坐服務檯;」他轉頭看看程韋茜,「韋茜,妳去試試能不能上網跟萬伯任的競選總部聯絡上,看看萬伯任所有的活動,ok!」 複雜的綁票事件終於理出一個頭緒,會議室內的眾人不禁充滿了鬥志,準備著手處理徵信社的第一個生意,一個接著一個的步出了會議室的門,只有程韋茜還是坐在座位上轉著她的筆。 對程韋茜充滿好奇的郭東旭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走到了程韋茜旁邊的座位,拉開椅子,坐了下來。 「怎麼了,覺得我派給妳的工作太簡單嗎?」 程韋茜自然對於這種無聊男子的行為不予理會,繼續轉她的筆。 「妳好像很酷喲!」郭東旭鍥而不捨,繼續找她搭話。 程韋茜不堪其擾的站了起來,打算留下郭東旭一人在會議室自言自語。 「要走啦?」郭東旭擋住了她的去路。

程韋茜瞪著擋在她面前的郭東旭,平日抱持著「一皮天下無難事」的郭東旭亦打算就這麼皮下去,毫不避諱的就這麼正大光明的觀察起程韋茜來了。
「我覺得,妳的眼神很像一個人耶!這……是像誰呢?……我想想……」郭東旭再次研究起程韋茜那雙隱藏於黑框大眼鏡後方的眼睛,程韋茜甩開頭,不再讓他如此放肆下去。
「啊,我想起來了!妳的眼睛,再加上這副眼鏡,實在是像極了那個……名偵探柯南呢!」
程韋茜再也聽不下去自己被比喻成卡通人物的理論了,趁著郭東旭比較放鬆的時候側身而過,並重重的甩上會議室的門。這時,程韋剛和辛友淳已經出發了,杜紫嫣亦在器材室作準備,所以辦公室內空無一人,只剩下她和郭東旭,令程韋茜倍感無助。
郭東旭連忙緊追出來,再度擋住程韋茜,完全沒注意到他的行為全給正要從器材室出來拿筆的杜紫嫣看見了。「喂!妳怎麼就這樣走了嘛?我有話要問妳呢!」
「沒空!」
「我剛才是開妳玩笑的啦,我看妳好像有什麼意見要說,是不是對於妳的工作有什麼問題,還是……」
「事情沒那麼簡單。」按照慣例,程韋茜一說完,便將自己關回電腦室裡,暫時擺脫郭東旭的死纏爛打。
「…沒那麼簡單…喂!妳別關門呀,這是什麼意思,妳……」郭東旭正想追問程韋茜,辦公室的電話便響起了,郭東旭不得已,只好先放棄跟程韋茜抬槓,接電話去也。
「長風徵信社您好,請問有什麼需要服務的嗎?」郭東旭職務性的問候來電的人。
「嗯,你好,敝姓謝,我有一個案子想拜託貴社幫忙,不知道該找誰接洽。」字正腔圓的女聲配上不急不徐的口氣,第二位上門的顧客不經意的透露出她不凡的氣質及休養。
「謝小姐您好,我就是本社社長,請問您是否能說明一下關於這個案子的人物、時間、地點、以及能提供當事人的照片嗎?」開張第一天就接到像市長失蹤此類的案件的機會並不多,是故郭東旭很自然的就將第二位客戶歸納於一般的外遇、跟蹤之中。
電話那頭沉默了一會兒。「我們可以找個地方出來談嗎?」
「這…恐怕不太方便,因為我們社上的人都出任務去了,不知道謝小姐是否方便,我去接妳到我們社上詳談。」
「到你們辦公室室?!」僱主對於郭東旭的提議有點不敢茍同,許多強暴事件都是發生在一些掛羊頭賣狗肉的辦公室面談上。
郭東旭馬上了解她的意思,趕緊提出補充:「謝小姐你別誤會,您可以多帶幾位朋友來,我們社裡也還有幾位女職員在,所以您可以對我完全放心。」
「好,事不宜遲,我住內湖區……」
「嗯,好,好,106巷12號15樓,ok,我知道了,到那邊我按門鈴您再出來就好了,byebye!」
郭東旭掛上電話,留下一張紙條貼在器材室門上,便匆匆地出門了。

杜紫嫣踱出了器材室大門,心裡滿是醋意,郭東旭對程韋茜的一舉一動她全看見了,當初她根本不知道長風徵信社的成員會有程韋茜這一號人物,更正確的來說,是她根本不曉得會有女同事出現在長風徵信社,這是她不能接受的—郭東旭是她苦守三年才接受她的,她最無法忍受的就是郭東旭的濫情、不在乎,不管是對哪個女人,他總是能不費吹灰之力的突破對方的心防—杜紫嫣何嘗不是第一次見面就愛上了這個看來不怎麼正經的怪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