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著傳者:


保鏢之逆書﹝三十二﹞

< 曹家堡(三) >

  如月端著裝滿水的水盆,急急忙忙的走向天鳳的房間。幾天下來她已經摸清楚雲家莊的一切,像水井、廚房在那兒,需要什麼東西的話要向誰去要,完全能自如的伺候公主。這本來就是她的本份,而如月決不能讓自己有任何差錯。 她一面走著一面想著事情。不是別的,就是想著公主。她真是驚訝於天鳳的變,現在的公主已灰復以前那個笑口常開,容光煥發的美人兒。 想著想著,她沒有注意到走廊轉角的黑影。當她看到時,她已經跌在地下滿身溼答答的了。水盆的水一滴也不剩。

  「是誰不長眼睛啊!?」如月氣呼呼的叫道。 「不長眼睛的人是誰啊?」一個聲音響起。 如月抬起頭來看向說話的人,原來是…..他?那個整天雙手交叉在胸前,長長的留海遮住左前額的疤痕,而且還在他們剛到的那天對公主十分不敬的辛力。


  「灑了公……小姐的水,還不快一點扶我起來?」她不甘勢弱的吼道。如月不僅是天鳳身邊的大紅人,也是宮裡的美人兒,公公們天天都伺候在左右。其實她也想給辛力一點下馬威,誰叫他對公主無禮! 「扶妳?好哇,錢!」 「臭辛力,原來只是一個專門欺負女兒家的…..臭男人!」她依然坐在地上,不準備退步。「以前啊,不知道有多少有風度的...公子搶著要扶我呢!」 「以前扶妳的都不是男人!」辛力笑道。 如月雙眼睜的大大的,他知道天鳳是公主? 「好吧!我辛力這一次就破例扶妳起來,不過….代價總是得付的……讓妳先欠著,無所謂!」他伸手扶她。

  如月嘟著嘴,拍開辛力的手,「別碰我!哼!向你這種人….要是有一天要我伺候你,你給多少錢我都不幹呢!」說完,自己爬了起來。 「妳?妳伺候我?把妳賣了還差不多!」辛力逗著她。 「辛力!你好大的膽!」如月可從來不曾被如此欺負。 「我辛力的膽子一向都很大的。」辛力嘴角的笑更濃,看在如月的眼裡更是生氣。

   「臭辛力,你給我記住!我會去跟公….小姐告狀,讓她定你的罪!」如月說到這裡終於露出了笑容。 「我好怕啊!」辛力調侃道,但馬上又瞇眼的瞧著如月說:「妳家小姐又是什麼人….可以給我定罪呢?」 如月被他這麼一問頓時呆住了,不知該如何回答。她絕對不能透露天鳳的身份啊!

  見如月現在的模樣,辛力的心突然覺得暖暖的。她讓他想起一個人,不是因為她長的像,說到像雲夫人楚楚才是如她的模子一般。不過,如月也很像她,像她就算生氣時也仍然很動人的神情。任性中帶著天真,驕縱裡帶著無邪,真是像極了他最愛的她! 想到這裡辛力突然一震,臉色變得很嚴肅,眉頭更是緊皺。他怎麼會有這種想法?
 
  怎麼會有這種感覺?他不能!他自責道。 「喂….!」如月見辛力呆站著,叫了他一聲。 「快去給公主打水吧!」辛力回神,立刻說道。 如月被嚇了一跳的往後退了幾步。他的眼神好嚴厲,樣子好生氣哦!她聽話的連忙拾起了水盆,轉身就走。 咦?不對啊!如月突然想起辛力剛剛有說出公主這兩個字。難道他早已知道天鳳的身份嗎?這麼說他剛才一直在耍她嘍! 如月越想越氣,轉身要大罵辛力,可是一句都沒說出來。因為辛力他人呢…..早已不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