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著傳者:暮楚


<童言童語-上>

  時已晚春,庭院裡有的不再是由白雪所鋪成的地毯,而是各色爭奇鬥艷的百花。此時,若不在這園裡好好的欣賞這些的奇花異卉,豈不是辜負了它們的美麗?很可惜的是,這個花園就在長風鏢局裡,那再美麗的花兒,恐怕都只有孤獨的凋零了,因為懂得欣賞的人忙裡忙外的陪著遠來的朋友吃飯聊天,而有空在花園裡遊玩的,只有三個尚不解美麗為何物的小孩…

    「采玉,這朵花很漂亮吧!」六歲的郭旭興沖沖的指著小亭欄外的一株小花。 「哈哈哈,郭旭,那是雜草啦!」坐在亭裡,把頭靠在桌上的鐵衣毫不留情的取笑,郭旭當然當場就綠了臉。

   「哼,你懂什麼,沒眼光! 誰說一定要名貴的花才漂亮,這就算是雜草,可是卻一樣開的那麼好看。」郭旭不甘示弱的說。 「花!」采玉伸出小手指著那朵粉紅色的花,重複郭旭說的字,「花!」終於啊終於啊,采玉現在雖只會說單字,但已比以前ㄟ啊ㄟ的好多了,至少鐵衣是這麼想的。不過他現在有新煩惱了,采玉好吵! 她會一直重複別人說的話。唉,為什麼他要有妹妹呢?不會說話時很煩,會說話了,好像更煩! 而他,偏偏就是那個被煩的人。

  起來,細心的別在采玉的小麻花辮旁。「好漂亮呢。」他讚道。 采玉看不到自己髮上的花,左右搖頭,像是在找花的蹤影。 「在這裡,」郭旭拉拉她的辮子,「妳若是站在池塘邊就看的到花了。」他指的是水中的倒影。 「喂,不可以啦,爹爹說太靠近會掉下去。」掉到水裡就很討厭了,會被罵不說,可怕的就是他不會游泳,郭旭也不會,所以沒人可以下去救采玉。咦,那個小麻煩掉下去不是正好嗎?這…再怎麼說都是妹妹嘛,加上她別說是受了風寒,就是吹著風,咳聲嗽,娘娘都會緊張的半死,為了娘娘,她還是對采玉好一點吧。

  「怕什麼,我只是說給她聽,要沒真要她去。」 采玉半刻不見花,興趣已失,自顧自的坐在涼亭的階梯上玩球。「球。」她自言自語,「球。」不過轉來轉去就還是那麼一個字。 看她玩的高興,郭旭也不去打擾,在石桌旁坐下,面對鐵衣說,「你生病了喔。」他早上就看出來了,鐵衣這小子先是早上練功的時候一付興趣缺缺的樣子,再來到花遠裡逛都不逛,就一人趴在桌上好久都不說話,等到他陪采玉到房裡拿球回來,鐵衣也都沒動過,哼哼,這一看就是生病的樣子。「你不去睡覺?」 「不要。」他要是有這種反常的舉動,爹娘不馬上發現才奇怪了。生病,他也不是故意的,真不想生病啊,因為不想吃藥。 「我不會跟叔叔說的啦,反正他們今天好忙,連嬸嬸都沒空發現你發燒。其實你也可以在這裡睡著喔。」他很好心的說,其實也是有點擔心鐵衣啦,他很少這樣沒精神,剩郭旭一個人覺得很無聊。 「睡不著,」很累,可是頭很痛,怎麼樣都覺得很熱,就是睡不著。 采玉回頭看他,放下手上的球,站起來後還用手拍拍衣服,把灰塵拍掉,然後才小步的走到桌邊。郭旭把她抱起來坐在另一張椅子上,怕她不小心會從旁邊摔下去,他拉著她一角衣服。 「妳離我遠一點啦。」語氣很不好,但他其實是好意,怕采玉被他傳染。 「哥哥。」她也有樣學樣的把頭靠在手臂上,睜著一雙圓圓的大眼睛看他。 「幹嘛?」 「玩!」她突然坐直,拉一拉鐵衣的手。 「不要。」「玩!」

   相信沒有哪個快四歲的小孩在發燒、不舒服又沒人聞問、心情也不是很好的情況下還能對自己那不識相的妹妹有好臉色,「我不要嘛!」 站在椅子上的采玉一驚,想往後退時卻忘了自己不是在平地上,踏了個空,幸好郭旭馬上把她抱住,不過他的腳碰巧去踢到在地上的球,那個紅色的球就一路滾出亭外,采玉馬上跟著球跑出去。 「啊,采玉不要亂跑,會跌倒的。」郭旭也跟著出去。「采玉!」轉過花叢,他看到球滾的方向了,池塘! 郭旭生怕采玉會不小心掉下去,忙快步上前,不過卻又差點撞上忽然在池塘邊停步的采玉。 「花。」她現在才看到在頭髮上小花,左照右照,覺得滿意的笑了起來。郭旭趕忙拉住她,「好看吧?」

  采玉點頭,不過注意力很快又被那令倒影亂去的事物吸引,她的球! 哇,掉到水裡了。她想伸手去撿,郭旭跟著跨出一步,但腳底的濕泥甚滑,害他幾乎要滑倒,而采玉十分接近水面的身子也幾乎要跌進去。 「我就說不要來嘛!」鐵衣從旁邊跑出來,用力一推把采玉推進郭旭懷裡,三個人都跌坐在池邊望著球發呆。 「球!」采玉拿不到球,竟哭了起來。 郭旭跟鐵衣對望一眼,兩個人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於是郭旭就開始安慰采玉,「采玉,我們晚一點再想辦法幫妳撿好不好?」 采玉大概也沒聽懂,還是繼續哭她的。 「唉唷。」煩死了啦! 鐵衣往前滑了兩步,決定試試看能不能把在水裡漂浮的球勾回來。水好冰,他馬上往後退,可是站不住腳,重心一個不穩,整個人就栽進池裡。 采玉被濺了一臉的水,哭的更大聲了。 「哇,鐵衣! 」不得了不得了,池子不淺,要趕快拉他上來才是,可是自己也不會游水。郭旭一手抱著采玉,另一手抓著池旁的樹枝,使勁一拉才站上了實地。

   「救命啊~」鐵衣尖叫,「好冷喔!」 「你等一下!」郭旭把采玉放下,「不要再亂跑了,妳不要動,不要動。」他交代,隨即救要進屋找人來幫忙「快來個人啊!」。“咚”,一樣東西打到他的腦袋,一看原來就是采玉的那顆球,忍不住回頭大叫,「你有沒有搞錯啊,掉到水裡還撿什麼球!?」可是為什麼身沒聲音了呢?剛才還聽的到鐵衣在喊救命啊…他回頭。 「哥哥?」池邊采玉像剛才一樣站著,池裡卻看不到鐵衣,不過有一處水面卻一直在冒泡泡。采玉又上前兩步,但馬上有一個人從側廊跑出來,彎腰抱起采玉。另一個人影卻直奔水邊,足尖在水面荷葉一點,順勢撈起了失去知覺的鐵衣。

  「旭兒,你又給我闖了什麼禍!」郭青雲一邊抱著采玉走向房子,一邊皺著眉頭問郭旭。 「沒有啊,爹。」他忙搖頭,「不是我! 也…也不是鐵衣啦,都是那個球害的。」說著撿起球,打算把它捏扁。 「球!」被抱著的采玉掙扎著想從郭旭手上把球拿回,郭旭也就遞了她。 郭青雲放下采玉後對郭旭說,「帶采玉進去,去找嬸嬸。」 采玉看看球,又看看自己,忽然小嘴一扁,「髒!」她又哭了起來,一身泥巴好髒喔。 「別哭了啦。」郭旭心下甚是不安,一眼看去,適才救起鐵衣的人正是程鋒,而溼透了的鐵衣雙眼緊閉,毫無聲息。郭旭不敢再看,拉著采玉匆匆進屋,他不敢亂想,可是他好擔心鐵衣會不會有事。

<童言童語-下>

  「郭旭,」顏芷輕聲說,因為她覺得郭旭已經被他爹罵的夠慘了,而事實上郭旭並沒有做什麼錯事,「沒關係的,你明天早上來看鐵衣的時候,他就會醒了。可是你早就知道他生病,為什麼不告訴嬸嬸?」

   郭旭這孩子還真是挺有良心,其實鐵衣掉到水裡並不是他害的,可是他卻一付坐立難安的樣子。 「嗯,因為嬸嬸今天很忙,而且他不喜歡喝藥。」這點他完全可以理解,因為郭旭自己就不喜歡了。 「話不是這麼說…」 「什麼話?」程鋒推門進房,「沒什麼好說的,我絕對要填了那個池子,太危險了!」 「我們不是在說這個。」不過她隨即驚呼,「填了池子?不要啦,填了它青雲一定會很難過的。」裡面的花都是當年郭青雲跟他妻子一起種下的,那是永遠追不回的回憶…

   天,要不是他剛好聽見郭旭在那邊大叫,顏芷現在不哭死才怪,何況是才一歲多的采玉。他這時才發現郭旭在房裡,「郭旭,你在這裡做什麼?」 「叔叔,我來看鐵衣怎麼樣啊。」 「喔。」 「我走了喔,我明天再來。」為什麼把荷花池塘填平了,爹會很難過呢?他不解的走出房間。

   「郭旭是個很善良的孩子,也很負責,」顏芷看他走出去後對程鋒說,「只可惜一出生就沒了娘…」 程鋒輕嘆了一口氣。 顏芷望著他輕輕的搖頭,「樺姊姊沒留下什麼,只有池裡的荷花至今每年都會盛開。留下吧。」 程鋒抿了抿嘴,「我真要說填了池子,青雲不翻臉才怪。不過…幾個小孩都要以涼亭為界,以後不可以再靠近池塘了。」 她微笑點頭,「我知道你是說說。」那池邊,也曾有他倆在月下賞荷漫步的身影…

   「娘娘~」鐵衣撲到顏芷懷裡,差點把她手上的藥都給弄灑了。「我已經好了,不用喝藥。」 「騙人,對父母說謊不是好孩子做的事。你喝完這帖藥就會好了。」顏芷道。 「我不要啦。」他苦著臉說。 在一旁的程鋒實在看不下去,「拿來,」他接過碗,「喝不喝! 你這小孩知不知道你生病最擔心的是誰啊?你娘又一晚沒睡!」真是,顏顏是他的老婆ㄝ! 他用扇子敲了一下鐵衣的頭。 「嗚~娘娘~」他趕緊向顏芷求救,不要喝藥啦。

   「嬸嬸,」郭旭敲門,「采玉醒了,她在哭耶。」 「我馬上來。」顏芷馬上放開鐵衣,「乖,快喝藥喔。」她交代。 「啊! 娘!」別走啦~ 「你應該很清楚了,不是自己喝就是我灌。」他拿著藥碗,臉上的表情…姑且稱之為笑吧。

   鐵衣認命的決定配合點對大家都好,可是才坐起身就覺得眼冒金星,更別提自己拿碗了。 「乖~」程鋒笑著把湯匙放到他嘴邊,鐵衣極度不情願的張嘴。 「好喝嗎?」剛才進來的郭旭就站在床前,言下頗有幸災樂禍之意。鐵衣一口藥還含在嘴裡,看到郭旭這樣子還真想噴他一臉,但程鋒下一湯匙又在等著,他很用力才把那個很苦的藥汁嚥下去。

   「好喝啊。」又吞下一口藥的鐵衣咬牙切齒的說,不過郭旭沒注意,只對他的答案感到不可思議,一臉笑換成了一臉擔憂,鐵衣是發燒燒壞腦子嗎… 「你還好吧?」 「郭旭,他還沒好之前你別常過來,小心被傳染了。」程鋒提醒他。 「是。」郭旭答道。 「哥哥~」采玉跑了進來,「哈!」在她靠近鐵衣之前顏芷就把她拉回來。 「不可以,哥哥生病,妳不要去吵他。」她又向程鋒說,「鋒哥,梅大哥他們走了。」 「啊!」程鋒站了起來,但顏芷接著又說,「青雲已經去送了。」但程鋒還是走出去,「我該跟他道謝。」要不是梅家夫婦在,他跟顏芷哪能這麼肯定鐵衣會好的很快。

  「嬸嬸,」郭旭問,「梅伯伯是大夫嗎,他為什麼會給人看病啊?」 「不能算是普通大夫吧,不是你隨便就能請的到的那種。」顏芷答。 「喔,是很神氣、會見死不救的那種大夫?」 「不是啦,是醫術太高明,隨便找是找不到的。」 「那如果是爹爹可以找到他嗎?」 「可以啊,因為他是你爹爹的好朋友。」 郭旭點頭。喔,那他以後也要交很多這樣的朋友,有事的時候才找的到人幫忙。

   話鋒一轉,郭旭道,「鐵衣,你藥還沒喝完耶。」 正慶幸顏芷沒發現這件事的鐵衣瞪了郭旭一眼。那句話怎麼說的?”你不說話沒人拿你當啞巴”是吧? 「對喔,鐵衣,你快喝啊。」顏芷還是抱著采玉說。 「喔…」他伸手,郭旭把碗遞給他。「鐵衣,你乾脆一點嘛,一口就喝完它。」郭旭還不停嘴的說。 看看黑黑的藥,看看笑嘻嘻的郭旭,再看看抱著采玉的顏芷…「嗚~哇!」看他哭的傷心,顏芷頗為訝異,「鐵衣怎麼啦?」 他不回答,只是抱著枕頭一直哭。

   顏芷把采玉放下,示意要郭旭看著她,自己則走到床前,「告訴娘娘哪裡不舒服?」她輕拍他的背,「頭痛?」 鐵衣搖頭,反身摟著顏芷,「我不喜歡。」 「不喜歡喝藥?可是不喝藥病不會好啊。」顏芷柔聲安慰道,「鐵衣乖乖的,趕快好起來以後就不用再喝藥了。」 「我也不喜歡郭旭!」他從顏芷懷裡斜眼瞄著陪著采玉的郭旭。 郭旭聞言,有些不知所措,忙道,「為什麼?我又沒有欺負你。」 「有!」鐵衣立刻反駁,「你不用喝藥,可是一直叫我趕快喝!」 「我是為你好啊。」 鐵衣辯不下去了,郭旭這麼說,似乎真的是很關心他。

   顏芷笑著道,「對啊,郭旭一直很擔心你呢。采玉也是喔,她一定要找你耶。乖,再不喝藥就涼了。」 鐵衣很輕的點頭,然後深吸了一口氣,很快地把藥喝完。 「鐵衣好一點了嗎?」郭青雲在前廳送了客人,特地繞過來看看的。 「唷,藥喝完了,這麼乖啊。」程鋒覺得挺不可思議,他才出去一下,回來就看到碗空了。 「對啊,叔叔,因為鐵衣也想快點好起來呢。」

   郭旭笑著說。 鐵衣聞言也露出了微笑。 「喔,告訴你們個好消息,」程鋒對鐵衣和郭旭道,「梅叔叔說他下次來的,要把他們家的小姪女也帶過來,采玉可有伴了。」 「她幾歲?」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見到人,郭旭已經覺得好奇了。 「我記得是比采玉大一點點吧。」 「啊~」鐵衣真是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那不是跟采玉一樣,又不會說話,又不懂事…」一個采玉已經夠頭痛了,怎麼還要再來一個啊! 房裡的眾人聽他這麼說,都忍不住笑了出來。 「不會的,」顏芷邊笑邊說,「小孩又不是不會長大。你現在嫌采玉煩,說不定有一天她還嫌你這個哥哥煩呢。」 看看采玉,再看看鐵衣,喔,是有這個可能。 不過鐵衣不懂大人在笑什麼,他看呢,怎麼樣都不會有那麼一天的,因為在他眼裡,這個妹妹已經是超級大麻煩了,世界上怎麼可能會有人比她更煩呢?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