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著傳者:暮楚


(一)

清早,秋風帶著微微的寒意吹來。此刻萬般無聊的顏芷,被她大驚小怪的丈夫程鋒關在房裡養傷,只不過因為她昨天不小心跌了一跤,扭傷了腳。程鋒這樣的反應真是讓人哭笑不得,明明是小傷,除了行走不便之外,根本就沒事的,他居然一早把女兒抱走,說是至少今天不用她操心。可是一想到丈夫如此關心自己,顏芷的臉上泛起了甜甜的微笑。
xxxxxxxxxxx
「鐵衣,我覺得她是要你陪耶。」郭旭,即將六歲,看著在書房一角毛毯上滾來滾去的采玉說。
程鐵衣,三歲半。因為不夠高,所以用一種奇怪姿勢整個人"趴"在桌上拿著毛筆在紙上亂畫,根本不想理采玉。「她喜歡你~」他抬頭看了一眼郭旭,「反正你也沒事,陪她玩好了。」
認真紮著馬步的郭旭道,「我哪有沒事,爹爹叫我在這裡練功是因為叔叔不放心你們兩個,如果我不陪你們的話,他就不陪我爹下棋了。」其實他也不想站在寒風中站馬步,只不過這樣說,好像是他犧牲了時間來陪他們,聽起來像個乖小孩似的。
「你偷懶一刻又不會被發現。」話是這麼說,可是呢,他一定會去告狀的,看到郭旭被罵是件很有趣的事。「你不是喜歡玩娃娃嗎?」
「喔,可是我要練功啊!」
「ㄟ!」程采玉,八個月大,唯一會說的字就是"ㄟ"。這簡單的一個字,可以傳達許多涵義,就看你聽不聽的懂了。
郭旭把它的意思翻譯成這樣,「鐵衣,她在叫你喔。」
「真的,可是我怎麼沒聽到?」他還是愛理不理的態度,很專注的不曉得在畫什麼東西。
「ㄟ!」她又叫了一聲,這次爬到了書桌旁,拉著桌腳,像是想站起來的樣子。拍著桌子的旁邊,想要引起鐵衣的注意。「ㄟ。」
鐵衣充耳不聞,心裡直怪程鋒把妹妹留給他看,這下可好了,原本寫完兩頁該寫的字就可以做自己的事了,沒想到現在還要留在書房。「妳好煩喔。」他忍不住說。
「鐵衣…你不要不理她,采玉好可憐喔。」郭旭嘴上說話,腳下卻沒半分移動。
「你陪她嘛,ㄝ,郭旭哥哥~」連頭都不抬了。郭旭一聽就知道他沒安好心,連哥哥都喊的出了,平時鐵衣對他可沒半分對哥哥該有的尊敬。
「好,你說的。」郭旭語罷就上前抱起采玉,把她放到書桌上,反正桌子很大,她在上面也不會礙到鐵衣。不然他真怕采玉沒站穩,去撞到頭還是什麼的。
「ㄟ!」大概是謝謝的意思吧。
「鐵衣,你到底在畫什麼?」郭旭也懶得再站回去了,乾脆也趴在桌子旁邊看他畫畫。不過看鐵衣連筆都拿不好,但畫出來的東西倒也還成樣子,看的出是一個女人。
「我在畫娘娘。」難怪一本正經的。
「可是我記得叔叔叫你在這裡練字耶,而且你字寫的那麼難看,是應該多寫喔,這樣才會進步啊。」郭旭很老實的說出自己的感覺。
「我有練啊,看。」他放下筆,伸手指了指在他右前方的幾張紙,幾張…「采玉!!」鐵衣一看到坐在他功課上的采玉就尖叫起來,「妳在做什麼!」口水,天啊,這個小惡魔的口水滴的到處都是,包括他剛寫好的字,都糊掉了!「哇~」他一把抓起那幾張紙,衝出門外。邊跑邊哭的一路往顏芷的房裡去。
「ㄟ。」采玉還不明白怎麼回事。
「采玉,妳要害鐵衣挨罵了。」郭旭對著她說。
「ㄟ!」
「哇,妳要幹什麼,不要站在桌子上,很危…」險。還沒說完采玉就去絆到桌上的筆架,往後摔落。郭旭眼明手快的伸出雙手想要抱住她,不過距離沒算準,沒接到,而是整個人被推倒,成了采玉底下的肉墊了。
「ㄟ。」毫髮未損的采玉還在笑,好像發生了什麼很有趣的事情。
「唔,很痛耶。」郭旭坐在地上,把采玉放在面前,「這樣很危險,以後不可以了。」他板著臉說。

(二)

「喂,那不是你兒子嗎?」郭青雲看著鐵衣快速的經過前廊,奇怪的問了問低頭沉思的程鋒。
程鋒眼裡只有這即將輸給郭青雲的棋局,哪有聽見他說的話。
「喂~」青雲推了他一把,「你兒子啊,剛剛跑過去。」他手由左向右一劃,表示鐵衣去的方向。
「喔。」還沒搞清狀況,「啊,鐵衣?不是在房裡看采玉嗎?」這才有點回過神來。
「所以我叫你看啊,他剛剛在哭耶,會不會是…」
「你兒子欺負他! 一定是的,郭旭這小子…」程鋒指的他的鼻子說。
「少來,」郭青雲也不甘示弱,「鐵衣那個小傻瓜,八成是自己去跌倒還是什麼的。」
「旭兒就很聰明嗎,他聰明不學好有什麼用。」
「我兒子什麼時候不學好了!」郭青雲索性賭氣不說了,不過還是忍不住提醒程鋒一句,「我說,沒有你的允許,鐵衣好端端的怎麼會離開書房?會不會出了什麼事…」
「對喔。」他一拍桌子站起,"不小心"把桌上的棋盤也給打翻了。「我跟去看看,你趕快到書房幫我看怎麼回事。」說完就跑了,留下郭青雲看著散亂的棋子。下了這許多次棋,他好像從來沒贏過一局,每次都讓程鋒找到藉口賴皮。
xxxxxxxxxxx
"碰"的一聲,實著嚇了顏芷一跳,「鐵衣,你幹什麼啊?」她放下手上的書,起身去扶她那一進門就跟地面親吻的兒子。
「哇~」
「摔到哪裡了?手放下我看看。」她輕輕的拉開鐵衣摀著臉的手,看看他是否摔傷。「跑這麼快做什麼,什麼事要急成這樣?」她語氣微帶責備的說。
「嗚~娘娘~」
「怎麼啦?」
「妳看啦~」他揚了揚手上的紙。
顏芷接過來看,「這是什麼啊?」怎麼這樣濕濕的,加上一堆歪七扭八的字,她實在看不懂上面寫的是什麼。
「都是妹妹啦,她不乖。」說完就抱著顏芷,活像隻八爪魚似的緊抓著她不放。
「好了啦,」她坐到床上,「上面這是什麼濕濕的?」
「她的口水啊,一直滴,好討厭喔。」
「可是你寫字好好的,她的口水怎麼會滴到這紙上?」
「她坐在上面啊」
顏芷忽然瞪大了眼睛,「你說她坐在桌上?」看鐵衣點點頭,她又續道,「那張桌子那麼高,你怎麼可以把她放在桌上,太危險了,她現在在哪裡?」這次鐵衣搖頭了,「我不知道。我過來的時候她還在哪裡啊。」
顏芷正要說他不該,就看門口又走進一人。「鐵衣----」程鋒拉長了尾音,一臉沒好事的笑容實在是不怎麼可親。
鐵衣只有把顏芷抱的更緊,連頭都不敢回。「我早上說什麼跟你說來著?」程鋒故意問道。
「嗚~爹爹叫鐵衣在房裡寫字…可是我寫完了啊!」這可是理直氣壯,寫完了沒錯啊。
「還有呢?」
「還有啊…要看好妹妹,還有也不可以來吵娘娘…」他心虛的說。
「你還記得嘛,那你抱著的是誰啊?」「娘娘啊…」
「成了,鋒哥,你對他要求太多了。你不看鐵衣連筆都拿不穩,怎麼要他寫字。」顏芷輕聲的說。「他只有三歲多,誰家的小孩三歲會寫字?」
「顏顏,妳太寵他了。我也是三歲就開始寫字的。」
「那你告訴我,你以前小時後寫字的時候心裡都想些什麼?」
程鋒偏著頭,「我哪記得。大概就是覺得我爹很討厭,老要我待在房裡寫…」他這才知道顏芷問話的意思。
她嘴角輕揚,「是啊,我猜鐵衣也是這麼想的。」她拍拍鐵衣的頭。
「…」一時無話可反駁,「對啦,我叫他看著采玉,怎麼跑到這裡來了?」總算又找到個理由了。
「我不喜歡看著她,好煩喔,她一直ㄟ啊ㄟ的,我怎麼知道她要什麼。」鐵衣很委屈的說。
「你不會教她說話,你怎麼當哥哥的?」程鋒說。
顏芷卻幫著兒子說話,「她如今連爹娘都不會喊,你是怎麼當爹的?」講完自己也覺得好笑,兩人一起笑了起來。
「爹…我還要重寫嗎?」鐵衣很小聲的問。
「你啊…」
「ㄟ!」只見采玉小手拉著郭旭,自己走進房來,當然後面還跟著怕她跌倒的郭青雲。
顏芷掩嘴驚呼,「采玉,妳自己走進來的!」她把站在床邊的采玉也抱了起來。鐵衣嘟著嘴,斜眼看著被顏芷另一手抱住的采玉。
「嬸嬸,對不起喔,我也不知道她怎麼會走路了。」郭旭好像做錯了事一樣的說。他不知道怎麼解釋,采玉就是會走啊。
顏芷眉開眼笑的說,「郭旭,你不用道歉啊,要謝謝你幫我看她才對。鋒哥,你看,采玉會自己走路了!」程鋒當然看到了,只是她太高興才會這麼問。
「嗯,哪她很快就會用說的表達她的意思囉,鐵衣以後可不覺得她麻煩了。」他笑道。

(三)

郭青雲在一旁自言自語,「我的小媳婦真厲害,這麼小就會走…」
「你少沒常識了,」程鋒聽見他對采玉的稱呼甚是不滿,轉身譏笑道,「小孩都是差不多這個時候會走的。」
「誰沒常識啊,旭兒到一歲才會自己走路啊。」他提出證據。
「那是你兒子遲鈍,你還以為天下的小孩都那麼大才會走啊,真好笑。」話說他雖然不確定小孩是幾歲才該會走,不過鬥嘴的時候又哪考慮這麼多。
「我兒子遲鈍! 總比你這賴皮鬼的兒子好,有你這種老爹,我看鐵衣長大也好不到哪裡去!」
「才怪! 像我有什麼不好…」耶,耍賴是不太好,他硬又改口,「我什麼時候賴皮啊,何況,鐵衣幹麼要像我,像顏顏多好,善良、大方…」
聽見程鋒這樣的誇獎,顏芷不敢置信的大笑。
「你也知道像你不好,算你還有點自知之明。」郭青雲得意的說。
「唷,那旭兒像你就很棒啦。拈花惹草,不知道是風流還是下流。」言詞越來越毒辣了。
「你!!」郭青雲氣的說不出話來,想了又想,才說,「哼,采玉這麼黏他,將來要是旭兒拈花惹草的,不知道誰比較傷心。」唇槍舌戰的,顏芷是有點擔心他們會不會真的吵起來。
「你眼睛有問題啊,采玉明明比較喜歡黏她哥,你沒看到鐵衣已經受不了了嗎。少往自己臉上貼金了!」
顏芷決定不理兩個人你來我往的鬥嘴,卻在此時問鐵衣,「你真的不喜歡采玉嗎?」她多少有些擔心。雖然看他此時跟郭旭一人拉了采玉一隻小手,好像對采玉還不錯,但她還是想問問他何以對采玉的態度常是愛理不理的。
鐵衣聽見顏芷問話,抬起頭來說,「還好…」
「你不覺得她很可愛嗎?」
「覺得啊!」是郭旭搶著答的,顏芷輕笑點頭。
鐵衣想了半刻才說,「可愛是沒錯,可是她我都搞不清楚她想要什麼,她都不會說啊。」停了一會兒,他又續道,「女人真是麻煩。」
「啊?!」連郭青雲都好笑的回頭看他。「喂,」他對著程鋒說,「這該不會是你常用來形容顏顏的話吧,連鐵衣都會背了,教壞小孩。」
「才不是,我哪有這樣說顏顏,」卻見顏芷似笑非笑的看著自己,「娘子,我沒有這樣說妳啊。」
「是你在鐵衣面前說這樣的話嗎?」「唔,好像是…」他回答的很遲疑。
「不是在說我,那是在說哪來的狐狸精啊?」她雙手插腰,一付興師問罪的模樣。

(四)

程鋒這才驚覺自己說錯了話,可是一時又找不別的說法把話轉回來,只好陪笑道,「顏顏,我對妳只有一心啊,再說,什麼狐狸精跟妳這天仙哪有的比呢。妳要相信我,我心裡只有妳啊,娘子。」
雖然明知程鋒對自己的真心,但顏芷還是挑了挑眉,故意說,「哪你說哪個女人很麻煩?」
「我…」總不能承認真的是在說她吧,靈光一現,他趕緊道,「我有次是這麼同鐵衣說的,天下既漂亮又聰明的女人都很麻煩,除了你娘以外!」
「是什麼事情讓你這樣有感而發啊?」
「這…」他低著頭努力的想,其實一開始就他說實話,承認是這樣說顏芷也沒事了,最多就是讓她笑罵兩句,也不用現在還要自圓其說,弄不好還真的讓老婆翻臉。不過等他聽見顏芷的笑聲就發現她根本就沒生氣,只是跟他開玩笑罷了。「顏顏! 妳怎麼可以這樣捉弄妳家相公啊!」這次換他一付得理不饒人的樣子跑到顏芷面前。
「相公~誰叫你要說我麻煩!」她撇開了頭,但還是帶著笑意說。
「好了啦,別不高興了,那我跟妳道歉,親一個怎麼樣。」他也坐到床邊,一手摟著顏芷。
「才不要哩。」
「別這樣嘛,顏顏,嗯。」他側著臉,「哪讓妳親我好了。」
「討厭,走開啦。」
「顏顏~」
不要奇怪這對夫妻怎麼大膽到在眾人面前這樣打情罵俏,實是因為此刻房裡除了他們之外,那大大小小礙事的人早都跑光了。這郭青雲自己很識相,另外三個則是一個跑兩個追。跑的當然是采玉,不到兩步就讓鐵衣追上,但見郭旭從旁趕上,一把抱起采玉再往前跑,「鐵衣,你這樣比不公平,采玉一定輸你的,我幫她跑好了。」
「喂,旭兒,你抱不動可不要摔了她! 小心點。」郭青雲可有點緊張。
「知道啦,爹。」
「我妹妹!」
「我也喜歡有妹妹啊。」
「可是她是我的妹妹!」
「反正你又不喜歡她。」
「誰說的!」
「你早上還這麼說的。」
「哪有哪有,我現在要陪妹妹了!」」這話中竟有些賴皮的意味。
郭旭正回頭要跟鐵衣說話,沒注意眼前事物,腳下讓石子一絆,整個人失去平衡向後倒,自然也就抱不住采玉了,「啊~完了!」郭旭倒在地上,心知自己闖了大禍,也不敢回頭看看采玉是否有事,這樣摔下去會沒事才怪。
「ㄟ!」
郭旭訝異的爬起來一看,哈哈,這不跟今天早上一樣嗎。
「好痛喔!」但見采玉坐在鐵衣身上,而鐵衣差點撞上地的後腦之下則墊了郭青雲的手掌。
「你還說痛! 我的手比較痛啦。」被他們嚇出一身冷汗的郭青雲把他扶起來,「你們三個小鬼有完沒完啊,我可不想當保母。」
「不是保母?哪是伯母嗎?」鐵衣常把發音類似的詞句搞混。
「拜託! 」救命啊,他是父兼母職的好父親,怎麼被說成不男不女似的。唉,有這三個小孩在,他知道今天本該悠閒的早晨就這樣泡湯了。看著他們三個,他輕嘆。
願長風鏢局永遠都是這麼的祥和,願這三個孩子永遠都是這麼的相親相愛,但願…郭青雲的嘴角亦勾起了若有似無的微笑,但願旭兒的眼光跟他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