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著傳者:暮楚


(上)

手上抱著才數個月大的小女兒,顏芷輕輕的哼著曲調柔和的搖籃曲。坐在一旁的程鋒悠閒的搖著扇子,滿足的看著他摯愛的妻女。這微風輕拂,萬里無雲的午後,一切看來是那樣的美好,和平寧靜。不過這樣的氣氛卻被一位不速之客打擾了。
「娘娘!」門被大力的推開。
緊張的程鋒一把抓起不識相的小傢伙,生怕好不容易才睡著的采玉會被吵醒。「鐵衣,你要幹什麼啦?」他壓低了聲音問。
「要娘娘!」看到顏芷又抱著"妹妹",他顯然相當不滿意。
「你不要在這裡吵啦! 沒看到你娘在忙。」
眼見程鋒語氣嚴厲,顏芷看都不看他,才三歲鐵衣頓時覺得受到了委屈,放聲就哭了起來。「哇~」
程鋒眼明手快了捂住鐵衣的嘴,「不要哭啦,男孩子不可以隨便哭的。」說的很好聽,其實目的還是要他閉嘴。
顏芷輕笑著放下熟睡的采玉道,「鋒哥,孩子就是孩子,哪有男女之分,鐵衣還那麼小,你對他要求太多了吧。鐵衣,來。」她站起身走近他們。
「娘娘!」他那張都是眼淚鼻涕的臉立刻綻開了笑容。讓顏芷抱著,他得意的看了睡在床上的采玉一眼,哼! 娘娘才不是比較喜歡妳,是因為妳比較會哭她才常抱妳的,可是我也會哭喔。
「鐵衣,你喜歡妹妹嗎?你以後要好好照顧她,當一個好哥哥喔。」看兒子在傻笑,顏芷還以為他很喜歡采玉。
「不要! 不喜歡!」決斷的答案讓她感到驚訝。「為什麼?」采玉很可愛啊!
「我要跟娘娘睡在一起,那本來是我睡的地方啦!」他皺著小臉指向大床,又要哭出來的樣子。
很不巧的程鋒此時就一把把他接過去抱,「顏顏,他太重了,妳不要抱。」
「嗚~哇~娘娘!」
「哈哈,孩子個性太像父親也不見得是好事。~」她故意這麼說。「想不到小小年紀也懂得吃醋耶。」
「這點是像妳吧。」他把鐵衣的臉扳到正面仔細端詳了一下,「哈,不過越大長的越像我,鐵衣好帥喔~」
「越老越不要臉!」她說的很小聲,正想接過兒子的時候,發現有一隻小手拉了一下她的裙襬。
「嬸嬸!」
「郭旭! 你怎麼跑來了,你爹呢?」那邊一對父子還擺不平,怎麼又來了一個攪局的。
「爹爹在睡覺啊,我很無聊,想玩小娃娃,可以嗎?嬸嬸。」他笑的天真,讓人不忍拒絕任何他的要求,不過…
「可是小娃娃不是可以”玩的”,你可以”陪”她玩,但是她現在也在睡覺。不要吵性她喔。」
「娘娘抱抱!」
「你不要不知道好歹,我是你爹耶!」
「叔叔,我想玩小娃娃。」郭旭顯然還沒有死心。
「什麼!」暫時忘記吵人的鐵衣,程鋒聽見郭旭所言,簡直要跳起來了。「你這小子,我女兒豈是可以玩的,小小年紀不學好,就像你爹…」

(下)

「嘿,他爹怎麼樣啊?老弟,不要在孩子面前隨便說話啊,毀了我在兒子心中的形象怎麼辦。」不知從哪冒出來的郭青雲不懷好意的笑道。
「哈哈,形象,我看在旭兒眼中,你是毫無形象可言吧。」這兩個人一談到兒子就會鬥嘴,連顏芷也只有在一旁笑的份,哪有辦法讓他們停。其實兩個人的形象都毀的差不多了。她抱起鐵衣,開始跟他說話,也不管這個三歲小孩有沒有聽懂,「鐵衣要對妹妹好一點,以後,或許很快就有一天她會是你唯一的親人,如果爹娘沒有陪在身邊,鐵衣要會照顧自己,照顧妹妹喔,要記得。」顏芷說的十分認真。
趁著沒人搭理的空檔郭旭偷偷的跑到床邊,開始他原定的計劃,”玩”小娃娃。不過因為他笑的太高興,所以很快就引起了旁人的注意。
「郭旭,你在做什麼!」
被吵醒的采玉非旦沒有哭,反而笑的很開心。她圓圓的眼睛隨著郭旭搖晃的手轉動,伸出小手想抓住他的擺動不停的手。
「鋒哥,沒關係嘛。他們玩的很好啊。」顏芷訝異的發現采玉似乎喜歡跟郭旭玩。
「就是啊。」一旁的郭青雲附和道,「大驚小怪的幹什麼,我兒子跟我媳婦玩有什麼不對啊?」他很得意,采玉好可愛,長大一定跟顏芷一樣漂亮,他是愈看愈滿意。
「誰是你媳婦! 要不要臉啊?」程鋒平時的優雅氣度已經完全消失,快被郭家父子氣到七竅生煙。
「沒辦法,你女兒喜歡,為了顧全我們的交情,只好讓旭兒委屈一點囉。」他還嘻皮笑臉的,因為他認識程鋒這麼久,很少看到他這麼神經的時候。他平常太正經了,偶爾看他生氣的樣子挺好笑的。
聽了這句話想把郭旭抓到面前,跟郭青雲一起踢出去的程鋒才轉頭看郭旭就到抽了一口氣。「你在做什麼!!」他看到郭旭親了采玉粉粉的小臉一下,最氣人的是采玉非旦沒有放聲大哭,反而在笑。
「親一個啊,我爹都會這樣親我耶。」這很值得驚訝嗎?他也不太清楚。
「郭青雲你有病啊!」好可怕喔。
「拜…拜託喔,」他還理直氣壯的說,「我這是父代母職啊,你自己看顏顏,她也會親鐵衣啊,有…有什麼好奇怪的,旭兒才五歲,我們要給他一個正常的家庭,就是爹娘都有那樣…」
「顏顏是我叫的! 」顏芷說的沒錯,鐵衣果然很像他爹…「我看你根本就是…」
「是什麼?像我這樣標準的好父親哪裡找!」
「才怪,旭兒真可憐,才小小年紀…」
「你不要誤導我兒子,母親都會這樣的…」
「那你真該換上裙子…」
「你…!」
是,好寧靜的下午,不過在長風鏢局裡,似乎感覺不到這樣的氣氛。因為噪音的來源不只是兩個”好”父親,還有笑到肚痛的顏芷,咯咯笑的采玉跟郭旭,更要加上被冷落好久,放聲大哭的鐵衣…「哇,娘娘~」他只是要抱抱而已,真的有這麼複雜嗎?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