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第一頁

和風拂柳,暖日喧晴,春雲浮盪,正是北國旎麗的時節,時當嘉靖年間,即世宗厚熜即位的第三年,京師的大街上人潮來往、絡繹不絕,熱鬧絕倫,此時,從城門外浩浩蕩蕩的走進了大列鏢隊,隊形整肅,井然有序,聲勢雖浩,人數雖眾,卻絲毫不見紊象,馬上鏢師個個剽悍健碩,雄姿飛揚,說不出來的威武豪邁,杆上鏢旗迎風招展,金線繡著「長風」二字,這列鏢隊正是京師第一大鏢局~長風鏢局所出的,鏢隊一路逕向南面總鏢局而去,約莫走了半個時辰,忽聽得馬蹄聲響,一乘高大駿馬急奔而來,遠遠的只見那鞍上人勒了勒馬韁,身形一閃一幌,竄下馬背,輕飄飄地掠過地面,身如飛箭般,倏忽間已在眾人眼前,眾鏢師見狀,皆一齊下馬,躬身行禮,叫道:「少局主!」只見那青年男子年莫二十五、六左右,一身白袍,劍眉入鬢、鳳眼生威,清朗俊逸、英姿颯爽、神態瀟然,正是長風鏢局的大少局主郭沁。

郭沁向眾鏢師拱了拱手,說道:「爺兒們一路辛苦了!郭某已吩咐下去,今晚長風鏢局設下宴席,為大家接風洗塵!」眾鏢師們一齊還禮,說道:「少局主客氣了!」郭沁微微點首,牽過駿馬,與鏢隊一齊緩步而行,只見郭沁向身旁一個中年男子問道:「六爺,這趟鏢保得可順利?」六爺點首答道:「還算順利,這會兒道上兄弟都給足了面子!少局主,冀北的那趟鏢也順利嗎?」郭沁道:「幸不辱命,安全送抵鏢貨!」六爺嘆了口氣,說道:「算一算,郭程兩位老爺子去逝也將近三年了,他們若是泉下有知,見到少局主如此才略,把鏢局整治得好生興望,定然十分歡喜。」郭沁搖頭道:「長風鏢局有今日的成就,全都是靠著六爺與侯叔一肩撐起的!」六爺嘆道:「是我與侯崑的功勞也好,是少局主你的功勞也好,總算都沒墮了長風鏢局昔日的威名。」郭沁微微一笑,正待接話,卻遠遠見到侯叔疾奔而來,郭沁心下奇怪,迎上前去,卻聽得侯崑急道:「少局主,鏢局出事了!」郭沁聞言,瞿然而驚,不及細問,身形微幌,身子如箭離弦般,片刻間已在里許外,眾鏢師們均是嘆服,心想:「少局主年紀輕輕,武功卻是如此卓絕,神妙至斯!」

郭沁使出上乘輕功,一路奔回鏢局,卻見一小女孩匆匆奔出,郭沁足下輕點,一閃一幌,俯面將小女孩一把抱起,問道:「采玉,怎麼啦?」只見這女孩兒約莫四、五歲左右,容貌清麗秀美,十足的美人胚子,采玉抽抽噎噎地道:「血…有好…多血…采玉怕…怕…」郭沁心中更驚,抱著采玉搶入鏢局內,卻見另一男孩匆促迎上,說道:「大哥,鏢局裡來了七位男子,一位女子,個個都身負重傷,命在頃刻間,我已經吩咐林嬤嬤去找大夫了!」只見這男孩身形高瘦,相貌英俊,年約十一、二歲,氣若洪鐘,凝神卓立,臨事沉穩而不懼,絲毫不見紊象,年紀雖幼,眉宇間卻隱隱透著三分英氣、三分威嚴,郭沁點頭讚許,說道:「做得好!」俯身將懷中采玉抱給他,說道:「旭兒,帶采玉到後花園散散步,沒我的交代,不得進大廳!」郭旭答道:「知道了!」抱著采玉便向後花園走去,郭沁更不猶豫,大步邁入廳內,只見廳內亂成一片,七個面生的男子滿身血污,團團坐在地上,個個臉色慘白,雙目緊閉,顯得受傷極重,眾人見到少局主回轉,皆是大喜,洪鏢頭忙迎上,低聲道:「少局主,這些訪客來得十分怪異,一來不肯說明來意,二來不肯讓我們為之止血療傷,只是執意要等少局主回來。」郭沁點了點頭,上前向那七個男子拱手說道:「在下長風鏢局郭沁,但不知七位大俠蒞臨敝局有何見教?」那七個男子聞言,均睜開雙目,上下打量郭沁一番,那為首的男子拱手回禮,說道:「在下華山派大弟子王岷之,其他六位均是在下的同門師弟。」郭沁心中一凜,說道:「原來各位師兄是舅父的高足!」王岷之微微一笑,但隨即劇烈的咳了咳,吐出一大口鮮血,郭沁心中不忍,說道:「還是讓小弟先為各位師兄療傷吧!」王岷之搖了搖頭,說道:「沒用了,我們筋脈俱被震碎,是回天乏術了。」郭沁聞言,身子一震,驚道:「筋脈俱被震碎?」王岷之臉露苦笑,向後方牆角招了招手,說道:「小師妹,妳過來!」郭沁順目望去,卻見一蓬頭垢面、滿身血漬的女子盈盈站起,走了過來,王岷之指著那女子,說道:「她是我們師父的獨生女,名叫秦羽箏,也是郭世兄自幼指腹為婚的表妹。」郭沁一愣,奇道:「指腹為婚?」王岷之說道:「難道師叔不曾告訴你這件事嗎?」郭沁搖首道:「家母早逝,未曾向小弟提起。」王岷之說道:「這也難怪了,郭世兄,這事兒日後你可向我們師父問個明白,只是現下我們師兄弟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想託郭世兄代辦。」郭沁忙道:「師兄儘管吩咐,小弟上刀山、下油鍋,萬死莫辭。」王岷之嘆道:「你先別答應的太早,這事兒可不好辦!」郭沁微笑道:「若是易辦之事,眾師兄也不會想到小弟了!」王岷之一愣,隨即哈哈大笑,這一笑牽動了內傷,又劇咳起來,吐出一大口鮮血,王岷之凝定許久,才道:「好一個元龍豪氣,真不愧為名滿天下的郭少局主,有郭世兄替我們師兄弟保這趟鏢,我王岷之死而無憾。」語罷,從懷中取出一本封皮殷紅如血的書來,卻是一本手寫抄本,題簽上寫著「若蘭樂譜」四字,王岷之嘆道:「郭世兄,煩請你將小師妹和這本若蘭樂譜送回華山。」王岷之咳了數聲,續道:「這本樂譜不僅攸關著中原武林的興衰,更攸關著我神州千萬百姓的身家性命,若是這本樂譜落入東瀛賊人的手中,不知有多少大明百姓會家破人亡,白骨成墟,血流飄櫓。」郭沁見他神色肅然,說得証重,不禁微微凝起了眉頭,問道:「王師兄,這樂譜究竟蘊含何種玄機,為何關係著中原武林的興衰?為何關係著神州千萬百姓的身家性命?」王岷之搖頭道:「郭世兄,如今岷之性命危在旦夕,也毋需對你隱瞞,只是這其中原委,岷之實在不知,師父將樂譜交給我之時,確實是這麼對我說的。」郭沁聞言,臉現不豫之色,說道:「王師兄,小弟忝為長風鏢局少局主,卻是年輕識淺,歷練不足,如何敢當此重任?」王岷之聞言,當即跪倒,砰砰砰的磕了三個頭,說道:「郭世兄,算來我師父也是你的血緣至親,常言道:『見舅如見娘』,就算郭世兄不念大明千萬百姓,也要顧念血親恩澤啊!」郭沁大驚,忙伸手扶起,說道:「王師兄請寬心,小弟雖是不才,但也是言出必諾之人,郭某既然答應接這趟鏢,便是火堣蘮堨h,水堣鐒堨h。」王岷之喜道:「那你是答應了!」郭沁點頭道:「一言既出,駟馬難追。」王岷之大喜,說道:「眾師弟們,我們遺願已足,可以去了。」語罷,縱聲長笑,驀地笑聲驟歇,華山七弟子身子一齊斜斜倒下,郭沁遽驚,搶上按住他們的脈門,隨即搖了搖頭,說道:「七位師兄均已仙逝。」秦羽箏大慟,撲在王岷之身上,哀哀痛哭,眾人見她哭得淒楚,心中也不禁惻然,郭沁俯身柔聲慰道:「秦姑娘請節哀,現下妳負傷在身,不宜太過激動!」秦羽箏抬起頭來,但見她縱橫的淚水在臉頰垂了下來,洗去血污,露出了白膩如脂的肌膚,秀目中珠淚欲滴,神色楚楚,猶如梨花一枝春帶雨,絕倫的秀麗中更帶著幾分淒迷的柔美,郭沁見狀,有如身中雷轟電震,耳中嗡的一聲,登時出了神,心中突突亂跳:「怎麼秦姑娘的氣質神采,與我夢境中出現的女子這般相似。」這念頭只是一閃即逝,郭沁隨即凝定心神,站直身子,說道:「王嬤嬤,扶秦姑娘去沐浴更衣,大夫一會兒就到!」秦羽箏盈盈站起,向郭沁躬身說道:「多謝郭少局主仁俠高義,此恩此德,羽箏銘感五內,日夕感懷!」郭沁忙回禮道:「秦姑娘言重了!」秦羽箏望了望郭沁俊逸的臉,忽然間紅暈雙頰,轉身隨著王嬤嬤走出,郭沁向四周望去,說道:「六爺,煩請您命下人把大廳清理了,厚葬華山派七位師兄。」六爺答道:「少局主請放心,我理會的得!」郭沁微微點頭,嘆了口氣,走入內堂中。

待辦好華山七弟子的喪事後,已是數日之後了,這一日,郭沁召集眾人至大廳內商量出鏢事宜,只見郭沁劍眉微蹙,啟唇說道:「我知道當時眾鏢師們都很不希望我接這趟鏢,是不是?」六爺嘆道:「少局主,你年紀尚輕,資歷尚淺,江湖上有些事情是不明白的。」郭沁站起身來,躬身說道:「六爺,小子年輕識淺、歷練不足,還請賜教!」六爺忙道:「少局主言重了,商六不過癡長你幾歲,賜教二字是萬萬不敢當。」郭沁搖頭道:「六爺,您是老江湖了,當年隨著我爹與程叔父一齊闖蕩大江南北,過著拚卻性命、刀頭舔血的日子,胼手胝足的創辦了長風鏢局,自我爹與程叔父去世後,您便是整個鏢局的支柱,我若是不聽您的,還聽誰的?」商六嘆了口氣,說道:「少局主,既然您這麼看得起我商六,那我便直說了。」郭沁點頭道:「六爺但說無妨。」六爺道:「少局主,咱們開鏢局的,名頭佔了兩成,功夫佔了兩成,剩下的六成,卻又要靠黑白兩道的朋友們賞臉了,想我們鏢車走遍大江南北,憑藉著不僅是掄槍彈腿的功夫,有時人頭熟,手面實,這『交情』二字還來得要緊些,俗話說得好:『小心天下去得,莽撞寸步難行。』咱們冒冒失失的接了這麼一趟鏢,貽患可不小啊!」六爺頓了一頓,續道:「咱們長風鏢局何等名望,大江南北,首屈一指,道上的朋友,看到了長風鏢局的鏢車啊!都是得給我們三分薄面哪!只有東瀛賊人,我們不曾交過手,且別說他們能一舉震碎華山七大弟子的筋脈,武功之高,駭人聽聞,其背後組織之龐大,也真夠我們瞧得了!」郭沁沉吟了半晌,說道:「六爺,或許是初生之犢焉怕虎,小子也有自己的想法,說出來了,請各位別見怪。」侯叔道:「少局主直言無妨!」郭沁點首道:「這趟鏢是華山七師兄以死相托的,論交情,華山派掌門秦霆霨是我的親娘舅,血親恩澤,這趟鏢只怕是勢在必行;論道義,若是這本若蘭樂譜真的關係著中原武林的興衰,真的關係著我神州千萬百姓的身家性命,我們長風鏢局又豈能坐視呢?」郭沁頓了一頓,續道:「說到江湖的歷練,我是遠遠不如座上的各位鏢師們,只是自我接手長風鏢局後,看重的是人命,拼卻的是信義,我無福國淑世之才,但為大明千萬百姓拋頭顱、洒熱血的豪氣還是有的!」這席話說得慷慨激昂,六爺等諸位鏢師聞言均不由得豪情斗生,齊聲喝采,六爺朗聲道:「好一個龍豪氣概,真不愧是我們長風鏢局的少局主,不錯,習武之人,所為何事?並不只是為了糊口,更不是為了橫行江湖,俠肝義膽,這才是我們長風鏢局的元龍豪情!」洪鏢頭道:「沒錯,少局主,我洪迅這一對肉掌就只死心塌地為你拼命。」郭沁微微一笑,正待接話,卻聽得一輕柔嬌嫩的聲音說道:「長風鏢局,金字招牌,誠然了不起。」只見一容貌絕麗的女子嬝嬝娜娜的走入,卻是秦羽箏,此時她已不復那日蓬頭垢面、滿身血漬的狼狽模樣,化上一抹淡妝,披著一襲淡黃衫子,微風輕拂中,但見她高鼻雪膚,秋波流慧,風姿楚楚,明豔不可方物,雙目如映月的潭水般,在眾人的臉上轉了一轉,當真是明眸流轉,水波盈盈,最後她的一雙妙目停留在郭沁俊逸的臉上,一片暈紅流霞飛上她白玉般的雙頰,秦羽箏蓮步輕移,走上前去,作揖為禮,道:「表哥。」郭沁連忙回禮,說道:「羽箏表妹,今日身子可好些了嗎?」秦羽箏微笑道:「多謝表哥關心,已經好多了。」郭沁點了點頭,說道:「那便好,羽箏,我與鏢師們正商議著出鏢事宜,這趟鏢與妳也有切身關係,何妨坐下,與大夥一起斟酌商量。」秦羽箏輕搖螓首,道:「羽箏蒲柳弱質、見少識淺、才疏學劣,能有什麼見地?一切但憑表哥作主吧!」六爺笑道:「表小姐太客氣了,不過我商六倒有一事要請教。」秦羽箏溫婉一笑,說道:「六爺垂詢,羽箏知無不言,言無不實。」六爺道:「不敢,表小姐,令師兄死前托我們少局主保這趟鏢,當時他們曾經言及,有東瀛賊寇意圖奪取若蘭樂譜,但不知表小姐對這批東瀛賊寇了解多深?」秦羽箏想到眾師兄不幸慘死,不由得心頭一酸,一雙妙目中珠淚欲滴,神色楚楚,只見她強忍著淚水說道:「什麼東瀛賊寇我不知道,當時截下我和七位師兄的是一男一女,兩人一身白衣,都是漢人裝束,說得也是漢話。」侯叔道:「他們只有兩人…就可攔下令師兄們嗎?」秦羽箏道:「對方武功之高,實是駭人聽聞,聯我七位師兄之力,都不是他們倆的對手。」郭沁等人相顧駭然,要知道華山七俠飲譽江湖已久,武功造詣均臻化境,要打敗他們其中一人已大為不易,更何況是七人,郭沁沉吟了半晌,說道:「對方可有表明身份、報上名號?」秦羽箏搖首道:「我只知道他們來自魄揚寨。」郭沁等人聞言神色驟變,齊聲驚叫:「凌逸二使!」

原來當時東南倭寇為禍甚烈,這些倭寇多半是由日本的亡命政客、失意軍人所組成的,他們聚眾為盜,在中國東南沿海一帶燒殺擄掠,其中勢力最龐大的一支,便是衰微的日本幕府足利氏後代,足利氏在江浙一帶糾眾行凶、逞奸納賄,擅作威福、掠奪財貨,壯大自己的勢力,這些年來,賊勢益發猖獗,除了總寨魄揚寨外,在各地更設有分寨,其勢力之龐大,撼之不移,除之不去,朝廷已深以為患,而後足利氏退居後幕,魄揚寨便交付予得力部下~凌逸二使打理,凌逸二使為足利氏所培植的殺手,兩人雖為足利氏效命,但實是漢人,不僅裝束口音與漢族一般無二,兩人所使得也是中原的武功,凌逸二使實指凌風左使~歐陽霄、逸雲右使~慕容雪,兩人的名號為「凌風」與「逸雲」,便是以其臻妙絕倫的輕功震世,據說兩人輕功神乎其技,急逾奔馬、如鬼似魅,可以凌風直上,可以逸雲遠去,冠絕天下、無出其右,不僅如此,凌逸二使武功之高,駭人聽聞,兩人手段毒辣,武功又自成一家,招數詭異絕倫,無奇不出,江湖上人人聞風喪膽。以他二人之力,一舉震碎華山七俠的筋脈定非難事。

郭沁等人臉色皆十分凝重,眾人沉默了良久,只見郭沁啟唇道:「若依著羽箏所描述的形貌,他們倆定是凌逸二使無疑了。」六爺道:「定然無疑!只是…少局主,憑咱們長風鏢局想對抗魄揚寨…根本就是以卵擊石!」郭沁沉吟了半晌,說道:「憑藉長風鏢局的力量,確實不足以與魄揚寨抗衡,但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們既然接了這趟鏢,便必須把羽箏和若蘭樂譜安然無恙的送抵華山,更何況這凌逸二使多行不義、奸惡狡獪,他們倆既會親自出手奪取若蘭樂譜,可見這若蘭樂譜定是非同小可,也許就如王師兄所言,真的關係著中原武林的興衰、神州千萬百姓的身家性命,這趟鏢更是非保不可。」六爺道:「保是要保,可要怎麼保法?」郭沁蹙了蹙眉,說道:「目前我尚無對策,現下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六爺,你吩咐下去,這幾天鏢局要嚴加防守,刁斗森嚴,讓凌逸二使無法越雷池一步。侯叔,你去張羅出鏢事宜,準備快馬百匹,毋需準備鏢車,鏢師們個個輕便簡裝,這次我們走旱路官塘大道,逕向西南華山而去,在每個關口都要備有替換的快馬百匹,這趟鏢需要連夜趕路,路線我會再細擬,待羽箏身子好些了,我們便出鏢!」侯叔與六爺一齊躬身應是,便自行下去張羅,郭沁回座凝思片刻,對洪迅道:「召回鏢局內所有的鏢師與趟子手,這次出鏢長風鏢局要全員出動!」洪迅詫異道:「所有的…鏢師與趟子手,少局主,這…」郭沁搖手道:「這趟鏢非同小可,我們所面對的敵人不僅是凌逸二使,還有整個魄揚寨,魄揚寨勢力龐大至斯,我們已萬萬不是對手,更遑論再加上其他分寨了。」郭沁頓了一頓,說道:「我們若倚著人勢之眾,或許能令凌逸二使有所忌憚,緩得一刻是一刻。」洪迅奇道:「緩?少局主,難不成我們還有後援?」郭沁道:「我會請人以快馬送訊至華山,請舅父派人在半路上接應我們,華山弟子之眾,人人亦練得一身好武藝,饒是凌逸二使武藝高超,也決計敵不過這麼多好手。」洪迅道:「若是凌逸二使調動各寨部下,那該如何是好?」郭沁道:「魄揚總寨遠在江浙一帶,山高地遠,所以凌逸二使決計不會調動總寨的部下,而各地的分寨,不論是離京城、華山,或者我們出鏢所走的路線,都有段不算短的距離,想調動眾寨部下,不是一時三刻可辦的了之事,我們鏢隊快馬奔馳,連夜趕路,待凌逸二使調動眾寨部下之時,我們或許早已抵達華山。」秦羽箏秀眉微凝,說道:「表哥,若是凌逸二使強行攻上華山,那可如何是好?」郭沁道:「這點妳毋須擔心,一來華山山壁高聳,壯如天險,五嶽中最是奇險,若是凌逸二使率眾攻打華山,華山派佔盡地利之險,勝券必然在握。二來華山弟子眾多,人人握靈蛇之珠,個個懷荊山之玉,凌逸二使想挑了華山派,十分困難。三來舅父乃一代武學宗擘,飲譽武林、威震江湖,五嶽派結盟又是天下皆知,凌逸二使若是膽敢拜山,便是公然與五嶽派為敵,凌逸二使決計不會冒此奇險的!」洪迅拍手叫好:「不錯,只要把若蘭樂譜與表小姐安然送抵華山,咱們這趟鏢就算功成圓滿了,接下來,咱們就只要打疊好肚腸準備喝喜酒了!」郭沁奇道:「喝喜酒?」洪迅道:「是啊!喝少局主與表小姐的喜酒啊!一來少局主與表小姐自幼便指腹為婚,表小姐是嫁定咱們少局主了;二來咱們少局主不收分毫鏢金,一路顛簸千里,護花至華山,秦掌門難道不會感念咱們少局主的恩德,把如花似玉的表小姐許給少局主嗎?所以我說這喜酒是喝定了!」郭沁微微一笑,搖了搖頭,並不接話,秦羽箏卻是羞得雙頰酡紅,麗若朝霞、嬌如春花,與郭沁翰逸神飛、雋朗瀟洒的俊臉相映下,果真是好一對璧人!

洪迅哈哈大笑,向少局主一拱手,便自行下去,秦羽箏見狀,當下盈盈站起,向郭沁作揖行禮道:「表哥,羽箏先行告退了!」郭沁點頭道:「妳好好休息吧!」秦羽箏嫣然一笑,轉身出了大廳,郭沁望著她的背影,嘆了口氣,從懷中取出了若蘭樂譜,郭沁撫了撫它殷紅的書皮,翻將開來,只見全書滿是古奧艱深的奇形怪字,郭沁自幼便熟習音律,精通簫法,雖非神乎其技,但也可稱是天下一絕,此時郭沁見了這些古怪文字,知道古老曲譜中並無通常文字,也不以為意,當下一頁頁翻看下去,只看了片刻,郭沁不由得心馳神醉、怦然而動,但覺得這樂曲極盡繁複變化,縱情精妙,冠絕天下,世上罕有,郭沁雖知此乃他人之物,但情不自禁,竟還是看了下去,待郭沁翻完了最後一頁,已是心魂俱醉,猶如喪魂落魄一般,他閉目而坐,凝定許久,才睜開雙目,郭沁嘆道:「此曲之奇,確實千古未有!無怪乎天下人皆爭而逐之。」郭沁隨即轉念一想:「不對,若它真的只是一本樂譜,縱使再精妙,也斷斷不會關係著中原武林的興衰、神州千萬百姓的身家性命,更不會讓凌逸二使親自出手豪奪,不惜與華山派結下樑子,這其中究竟有何原委呢?」郭沁百思不得其解,不由得又嘆了口氣,將樂譜揣入懷中,轉身回房。

這一夜皓月當空,銀光瀉地,長風鏢局的後院媔ルX了呼呼風響,只見郭沁神色肅然地倚在纏松下,看著郭旭與一個年紀相仿的少年拆招餵招,只看得片刻,郭沁劍眉微凝,猱身搶上,左掌向外一撒,向那少年後心擊去,同時右掌斜劈郭旭的肩頭,那少年與郭旭一齊矮身避讓,那少年變招甚速,一個掃葉腿橫掃郭沁下盤,此時郭旭長劍一抖,使出家傳的倞風密雨斷腸劍,直攻郭沁下三路,郭沁足尖沾地,躍起丈餘,掌鋒倏地搓戳將下來,將郭旭的長劍震飛,隨即一個連環鴛鴦腿,雙足疾飛,將那少年摔了出去,那少年雙手在地上一撐,立即躍起,滿臉愧色,郭沁搖頭說道:「你們倆練功夫,根基都不夠紮實,旭兒,你可還記得大哥曾經告訴你,武林中不論是那一門、那一派,都講究『以氣御劍』之道,劍術是外學,氣功是內學,須得內外兼修,武功方刻得小成,若是像你這般貪求速成,一昧地勤練劍術,遇上內家高手,那便相形見拙了,這道理你可明白?」郭旭面有慚色,點頭道:「旭兒明白!」郭沁轉頭向那少年說道:「鐵衣,你的紮根基功夫練得不夠堅穩,明眼人一看便知,若是真的臨敵拆招,對方一輪急攻你的下盤,你不是只有挨打的份嗎?」那少年點頭道:「鐵衣明白了!」郭沁道:「明白就好,你們記住,不論是讀書學武,或是彈琴弈棋諸般技藝,最忌便是貪多務得,極盼速成,否則即使是戮力以赴,也只是落得窒滯良多、停頓不前。」郭旭與鐵衣一齊點頭稱是,忽聽得一嬌嫩甜膩的聲音唱道:「搖搖搖,搖到外婆橋,外婆叫我好寶寶,糖一包,果一包,吃了還要拿一包。」唱著卻是天真浪漫的兒歌,但聽得這聲音越唱越近,一個玉雪可愛的小女孩拍手踏歌而來,正是采玉,郭沁不禁莞爾,將采玉一把抱起,說道:「小采玉不乖,怎麼這麼晚了還沒上床睡覺?」采玉甜甜一笑,稚聲道:「采玉不睡,采玉要摘星星!」郭沁笑道:「星星住在好高好高的地方,小采玉摘不到的。」采玉靈活的大眼睛轉了幾轉,說道:「大哥哥可以幫采玉摘啊!大哥哥不是可以飛很高很高嗎?」郭沁笑道:「大哥哥飛得再高,也不能飛上天啊!」采玉睜大了一雙妙目,說道:「是不是采玉不乖,大哥哥不肯幫采玉摘?」郭沁微笑道:「是啊!小采玉不乖,小采玉今天沒有唸書,對不對?」采玉噘起了小嘴,說道:「誰說采玉沒唸書?采玉最乖了!」語罷,即搖頭晃腦的吟道:「子曰:『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郭沁道:「嗯…很好!但妳知不知道這句話的意思呢?」采玉膩聲道:「這句話的意思是說,在求學問時,時時加以溫習,這不是很令人欣喜的嗎?有志同道合的朋友從遠方來拜訪你,這不是很令人高興的嗎?人家不知道我的才學,我並不生氣,這不是一個有德者的行為嗎?」郭沁心中不禁嘆服,暗道:「這小女娃當真聰明絕頂,小小年紀就可把章義解釋的如此清楚。」只聽得采玉格格輕笑,說道:「大哥哥,采玉有乖乖唸書哦!大哥哥要幫采玉摘星星!」郭沁靈機一動,說道:「我們不摘天上的星星,我們去捉從天上溜下來的星星。」采玉奇道:「從天上溜下來的星星?」卻見郭沁微微一笑,身形一幌,如箭離弦般,倏忽竄入草叢中,在如霜的月華下,但見郭沁長袍鼓風,在草叢中不住地奔走跳躍,旭、鐵、玉正當納悶時,卻見郭沁身形一閃一幌,已在三人的眼前,采玉納悶問道:「大哥哥,溜下來的星星呢?有沒有捉到?」郭沁微微一笑,道:「有啊!看清楚了!」語罷,長袖揮動,旭、鐵、玉眼前斗然一亮,數百隻螢火蟲從郭沁的袖中鑽出,凌空飛起,向四方散去,彷彿有數百顆星星一齊閃爍,燦然生輝,采玉拍手歡呼,郭旭與鐵衣捧腹大笑,在地上連翻幾個觔斗,郭沁在一旁微笑的望著他們,臉上神情慈祥和藹,長風鏢局頓時瀰漫著一片溫馨愉悅之氣。

然而郭沁卻全然未覺,屋簷上有一雙盈盈水眸正凝視著他們,燦然的星光中,但見那雙水眸猶如月射寒江般,散出冷然的清輝,過了良久,只聽得一聲極輕柔的嘆息,郭沁雖是內力精湛、耳音敏銳,但滿心沉浸在這片溫馨愉悅中,竟是沒知覺,只見白影微閃,那人已如一抹輕煙般飄然遠去。

一連數日,長風鏢局上下都為了出鏢之事忙得不可開交,光是召回分散各地的上百位鏢師與趟子手,便不是件易辦之事,郭沁深知這趟鏢切不可緩,急若星火,督飭甚嚴,不出三日,便一切就緒,不料秦羽箏卻染上了風寒,纏綿病榻,迫使出鏢日期不得不延緩,郭沁心中縱使焦急不已,卻也無可奈何,這一夜,郭沁心中煩躁至極,當下手執玉簫,到後院乘涼,但見柳梢頭上一抹淡月,散出冷冷的清輝,微風拂面,甚是舒暢,郭沁在偃偃流風中凝立許久,玉簫就唇,一縷簫聲在溶溶月色媕出,郭沁但覺得心中一片空明,不著片塵,意之所至,音亦同趨,只聽得那簫聲高澄清亮,洋洋然頗有青天一碧、萬里無雲的空闊氣象,驀地簫音幾個轉折,若龍吟虎嘯、獅吼狼嗥,似長風振林、微雨濕花,有時又如海中洪濤洶湧、白浪連山,有時又如電轟雷閃、水決山崩,簫音極盡變化,氣象萬千,簫音陡然變了主調,愈來愈低,如遊絲般隨風飄逸,卻又連綿不絕,簫聲低到了極處,幾個盤旋,再低沉下去,終歸萬籟闃寂,一曲終歇,清和的簫音依舊縈迴耳際不散,郭沁心馳神醉,如夢初醒般,他嘆了口氣,驀然一愣,心道:「我怎麼會吹這首曲?我從未聽過啊!」郭沁凝思良久,仔細在記憶中搜尋,忽然間,郭沁驚呼一聲,心道:「這是若蘭樂譜中所記載的曲啊!我從未學過,幾時會的?」原來郭沁資質聰穎,精通音律,愛樂如癡,吹簫之技又是妙絕天下,那日瀏覽了若蘭樂譜,內心澄澈,明解妙詣,竟將整首曲學會了卻不自知,郭沁暗暗叫苦,思忖:「我未得舅父同意,便擅自翻看『若蘭樂譜』,而現下又擅自學會吹奏,這行徑不是與武林中那些巧取豪奪武功秘笈的無恥之徒無異嗎?」郭沁一生行事光明磊落,嚴守分際,但求俯仰無愧,現在卻作了一件有違平素原則之事,心中不由得甚為苦惱,忽聽得一輕柔嬌嫩的聲音說道:「表哥,這首『若蘭吟』你吹得可比我高明多了。」郭沁尋聲望去,卻見明月清輝下,一容色絕豔、嫻雅高華的女子俏生生地站在夜風中,正是秦羽箏,郭沁面有慚色,作揖賠禮,道:「羽箏,我未得華山派中人同意,便擅自翻看若蘭樂譜,而現下又擅自吹奏,實是無禮之至,還望妳海涵,祈勿見怪。」秦羽箏嫣然一笑,說道:「表哥休將此事掛在心上,其實也只有你那樣的神乎其技,才能將這首『若蘭吟』詮釋地淋漓盡致。」秦羽箏頓了一頓,續道:「事實上,這本『若蘭樂譜』非華山派所有之物。」郭沁奇道:「不是華山派所有之物?」秦羽箏輕點螓首,說道:「爹爹有一位故友,十分醉心音律,他以畢生之力,譜成了這首『若蘭吟』,他自信此曲縱情精妙、千古未有,深恐其不諱於世後,此曲便成絕響,於是他在臨終前,將『若蘭樂譜』交予我爹爹,希望爹爹能攜至世上,覓得傳人,可惜後來爹爹一直尋不到一位醉心音律的有緣人,爹爹深怕有負故人所託,自羽箏年幼便延聘名教,嚴加督導,無論是音律節拍,或是管絃絲竹、琴簫笙箏,都必須無一不精、無一不曉,這些年來,羽箏在音韻上也頗有小成,這首『若蘭吟』更是羽箏自幼吹熟了,自忖世上必然無出其右者,不料今日聆賞表哥雅奏一曲,才知『強中自有強中手,能人背後有能人。』表哥的玉簫絕技,勝於羽箏何止萬千,『若蘭吟』的傳人,表哥當之無愧!」郭旭微笑道:「承獎,羽箏表妹過誇了,在下不過對音律略知一二罷了,那稱得上是神乎其技?更遑論是成為這首『若蘭吟』的傳人了!」秦羽箏嘆道:「『若蘭吟』之神妙,世上罕有,然而卻有不少武林中人誤以其為武功秘笈,用盡各種手段,巧取豪奪,他們個個不識音律,強取得此等神物,對他們而言根本毫無用處,只可惜了這千古絕妙的仙曲,終將斷送在這群鄙人的手中,永世成為絕響。表哥,若是真有此日,你豈不心痛?」郭沁聞言,沉吟不答,秦羽箏續道:「若是表哥能將『若蘭樂譜』妥善保存,傳給醉心音律的後人,如此千秋萬世,傳頌不歇,才不愧對於這首千古未有的神曲,也才不愧於譜度此曲前輩先人啊!」郭沁凝眉沉思半晌,才道:「承蒙羽箏表妹見愛,只是茲事體大,還需請示過令尊才行,若是令尊認為愚兄有資格成為這首『若蘭吟』的傳人,慨然贈曲,屆時愚兄斷斷無不接受之理。」秦羽箏無奈地輕搖螓首,嫣然一笑,嗔道:「偏偏你就有這麼多原則!」語罷,但見秦羽箏眼中雖是微露責備之意,卻又帶著幾分情緻纏綿,明眸流轉、秋波流慧,撫媚風情一傾而洩,郭沁不由得怦然心動,秦羽箏蓮步輕移,走到纏松下的大石上坐下,淺笑道:「表哥,羽箏有個不情之請。」郭沁此時兀自心魂俱醉,愣了一愣,說道:「表妹但說無妨。」秦羽箏道:「可否請表哥再雅奏一曲,讓羽箏聆賞品題!」郭沁笑道:「這何難之有?愚兄貽笑方家了!」語罷,執起玉簫,便要就唇,忽爾,郭沁身形微幌,如飛箭般射出,迅若掣電,雙臂在草叢中一探,倏然竄回,雙手卻已各牽了一個少年,正是郭旭與鐵衣,秦羽箏微感訝然,隨即暈紅雙頰,說道:「…你們…怎麼在這兒?」郭旭與鐵衣相視一笑,對郭沁眨了眨眼,忽然間,郭旭身形竄起,如一隻壁虎般游上纏松,靈若猿猴、輕如飛鳥,只見郭旭直竄上纏松頂,沒入茂密叢生的枝葉中,郭沁與秦羽箏均感奇怪,對望了一眼,卻見郭旭已從纏松頂竄下,身形翩逸瀟然,如雲中飛燕般,輕飄飄地落在地上,懷中卻已摟著一個玉雪可愛的小女孩,正是程采玉,只見采玉小嘴微噘,嫩聲道:「旭哥哥,我就說躲在樹上比較好嘛!你就是不聽我的,瞧!被發現了吧!」郭旭微笑道:「好,以後旭哥哥都聽你的,成不成?」采玉甚是高興,格格嬌笑,摟住郭旭的頸子,稚聲道:「旭哥哥最好了!」郭旭微微一笑,驀地,俯面在采玉柔嫩的粉頰上輕輕吻了一下,鐵衣見狀,怒聲道:「你幹什麼?」長劍出鞘,橫削郭旭右肩,郭旭側身一讓,說道:「哎呀!你來真的!」鐵衣怒道:「當然來真的!你親的是我妹妹!」郭旭懷中摟著采玉,並不進招,長劍削來,便側身讓過,鐵衣飛劍雖快,卻也傷不得郭旭分毫,郭沁有心讓旭、鐵兩人儘量顯示功夫,背抄著手,立在一旁,並不勸阻,只見鐵衣飛劍愈來愈快,捷若奔雷、迅如掣電,郭旭卻仍是好整以暇,身形閃閃讓讓,絲毫不見窘象,只見郭旭笑道:「鐵衣,你何必如此呢?小采玉可一點也不在意啊!」鐵衣聞言,橫目向采玉望去,卻見采玉澄如秋水的雙目滴溜溜地打轉,笑吟吟的望著他,鐵衣怒道:「采玉年紀小,不懂事,我這個做哥哥的當然得為她出頭!」說到此,長劍已是愈舞愈急,秦羽箏淺笑道:「表哥,令高足的武功均是恁般了得,只怕待會兒他們鬥得起勁了,一個不長眼的劍尖兒便傷了令弟如花似玉的小媳婦。」郭沁微微一笑,右手扣著一枚小石子,蓄勁彈出,只見那枚石子破空而去,撞上鐵衣的長劍,鐵衣一個拿捏不住,手中長劍震飛,橫插入松幹中,鐵衣脫口道:「大哥…」郭沁對他搖了搖手,俯身將采玉抱過,交給秦羽箏,隨即轉身向郭旭道:「旭兒,你隨我來!」郭旭見大哥臉色嚴正,立即斂起笑容,答道:「是!」隨著郭沁走至另一株紫藤下,郭沁正色道:「旭兒,我知道自幼你便十分疼愛采玉,但男女終是有別,采玉與你並無血緣之親,你行事還須嚴守分際,采玉雖然年幼,你卻不能對她有絲毫的輕侮,知道嗎?」郭旭點頭道:「旭兒知道!」郭沁微微一笑,說道:「采玉這孩兒心地善良、聰慧機穎、善體人意,長得又是水靈清麗,十足的美人胚子,倘若日後你有幸娶她入門,那便是我們郭家之福澤。」郭旭臉微微一紅,道:「大哥說著什麼話?」郭沁慈祥地撫了撫他的頭,說道:「大哥凡事都得為你想啊!旭兒,自你出生的那天起,便是個沒娘的孩子,咱們兄弟倆相依為命,好不容易把你拉拔著這麼大,大哥平素對你那麼嚴厲,是怕你不成鋼、怕你不成材,但是大哥疼愛你的心,和何姑姑是一般無二的!」(這裡的何姑姑指的是采玉的母親--何玉娘)郭旭點頭道:「旭兒明白的!」郭沁微微一笑,牽過郭旭的手,走回纏松下,秦羽箏見兩人回轉,淺笑道:「表哥,你的家教可真嚴!」郭沁作揖賠禮道:「真對不住,讓你等這麼久。」秦羽箏笑道:「得聞佳音妙曲,即使再等幾個時辰也值!」郭沁笑道:「承蒙表妹看得起,愚兄便獻醜了!」語畢,玉簫就唇,一縷幽幽的簫音飄出,雖然吹得仍是那首『若蘭吟』,但簫聲千迴百轉,卻比方才多了幾分情緻纏綿、萬端柔靡,秦羽箏哪裡會不懂郭沁的深意,流霞暈紅了她白玉般的粉頰,麗若春梅綻雪、神如秋蕙披霜,麗色生春、燦若玫瑰,頓時纏松下一團柔情蜜意,郭沁這首『若蘭吟』更是吹得纏綿歡悅,一曲終歇,郭沁舒了口長氣,笑道:「聆曲人可還滿意?」秦羽箏雙頰酡紅,輕點螓首,望了望懷中熟睡的采玉,低聲道:「小采玉睡著了!」郭沁點了點頭,將采玉輕輕抱起,交給郭旭,郭旭正待接過卻見鐵衣已伸手將采玉接了去,橫目瞪了郭旭一眼,郭沁心中好笑,對旭、鐵兩人道:「送采玉回房休息吧!」旭、鐵兩人齊聲應是,轉身向采玉房間走去,秦羽箏笑道:「小采玉年紀尚幼,兩個哥哥便為她如此爭風吃醋,待她長成了豔極當世的美女,不知會傾倒多少英雄豪傑。」郭沁聞言,並不答話,只是微笑,兩人望著旭、鐵、玉的背影,都不禁莞爾。

三日後,長風鏢局正式出鏢,大列鏢隊一路向西南華山而行,此次出鏢,長風鏢局數百位鏢師與趟子手傾巢而出,人人皆策快馬,日夜疾馳,每抵一個關口,就有人接應,將數百匹座騎都換過,這樣連續奔馳數日,離華山的路程已不到一半,不料,就在此時,秦羽箏因受不住日夜奔勞之苦,又病下了,使郭沁不得不命大列鏢隊暫駐客棧。

秦羽箏這一病著實不輕,群醫束手,藥石罔效,郭沁又是焦急,又是歉疚,卻也想不出其他的法子。

這一夜,郭沁在床上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著,一方面擔憂秦羽箏的病勢,另一方面,又為保鏢之事暗自焦急,這般反覆思量,郭沁漸感睏倦,眼皮沉重,過不多時,迷迷糊糊的入了睡鄉。

睡夢之中,自己似乎走入了一座花團錦簇的翠谷,紅花綠樹,交相掩映,鳴禽間關,鮮果懸枝,一陣微風輕輕拂面而來,說不出的寧靜舒暢,忽聞一陣似簫非簫、似琴非琴的樂聲,只聽得那樂聲低柔婉轉、迴腸盪氣,郭沁不由自主的向那樂聲走去,眼前突然出現一座清澈碧綠的深澗,澗畔盈盈坐著一位衣履逸群的女子,只見那女子左手持著一只玉佩,右手支頤,怔怔出神,郭沁但覺得對那女子說不出的親切熟稔,彷彿是自己至愛至親的人,他緩步走近,霎時之間,那女子憑空消失,郭沁吃了一驚,向四處望去,卻見翠谷消失了,碧澗也消失了,自己在迷霧中不住打轉,朦朧間,眼前斗然出現一張清豔無儔的麗顏,一抹淒絕美絕的笑容,郭沁待要看清,那抹輕笑卻愈飄愈遠,郭沁拔腿欲追,卻見四面八方都是黑沉沉的烏雲,身子卻不由得向下跌落,郭沁低呼一聲,驚醒過來,卻是一夢。

郭沁嘆了口氣,自兩年前他無故失蹤,又安然歸來後,這些日子以來,他夜夜做著相同的夢,同樣的夢境,同一座翠谷,同一個碧澗,同一位女子,同一張麗顏,同一抹輕笑…

郭沁從懷堥出一只翠色盈眼的玉佩,仔細端詳,夢境中的女子…手堮釭漸禸堙A便與它一般無異,那女子究竟是誰?與他兩年前無故失蹤又有什麼關係?為什麼她的笑容如此淒迷?為什麼她的星眸中竟似有千言萬?

郭沁怔了一陣子,睡意已然全消,索性披上了長衣,緩步走出房,一路逕向秦羽箏的房間行去,這般穿廊越亭地走了一會兒,郭沁輕輕推開廂房門,走了進去,但見看顧秦羽箏的林嬤嬤趴在桌上,鼻息細細,顯然已經熟睡,郭沁也不喚醒她,逕自走到床前,他伸手撫了撫秦羽箏的額頭,只覺得觸手溫膩,日間的高熱已然退去,郭沁望著秦羽箏熟睡的臉龐,但見她花貌依舊,容色卻大為清減,然那清雅高華的神采與氣質,依稀便是夢境中那秀麗絕俗的女子,郭沁輕輕嘆了口氣,從懷堥出一卷軸,緩緩展開來,卻是一幅水墨畫,畫的是一位清豔無儔的麗人,淒絕美絕的一笑,正是那夢境中的女子,郭沁怔怔的凝望著秦羽箏,與畫像細細對照,但覺得兩者眉目口鼻、容貌輪廓雖然無一相似,但那體態神韻,卻又極為相像,同樣清雅高華的氣質,同樣溫柔和順的性情,同樣淒迷柔美的笑顏,郭沁呆呆凝望著一陣子,將卷軸再度收回懷中,攏了攏秦羽箏的被子,緩步走出房。

但見月華如銀霜般洋洋灑落,將客棧後院照得與白晝相似,郭沁在夜風中怔了一會兒,驀地,右足輕點,飄然躍上樹梢,凌空穩坐在樹枝上,清風微微拂過,樹枝似波浪般上下起伏,郭沁卻仍是凝坐如山,穩健無比,他輕嘆一聲,玉簫就唇,一縷簫聲幽幽的在悽惶夜色中盪出,但聽得簫聲悽測酸楚、曲調悲切異常,令聞簫人為之欷歔感嘆、心傷墮淚,雖然吹得仍是那首(若蘭吟),卻與前幾次他吹奏的氣象大為不同,一曲終歇,郭沁緩緩放下玉簫,沉寂良久,忽聽得一聲幽幽深嘆,郭沁心中一凜,這嘆息聲不是他第一次聽到了,心念電轉,高喝道:「是誰?」話尚未說完,身形微幌,竄下樹巔,輕飄飄的掠過地面,身子如箭離弦般,向發聲處撲去,姿態翩逸瀟然,若行雲之流水,不料那發聲人身形更快,郭沁只覺得眼前白影一閃,一股似蘭非蘭的幽香撲面而至,郭沁心中一驚,回頭望去,但見那白影彷彿凌虛而行,如風吹柳絮、水送浮萍,飄然落在樹梢上,身法詭奇之至,實非人間氣象。

冰凝月色下,但見那人臉上蒙了一張白紗面幕,全身衣衫皓白如雪,衣袂飄飄,白紗臨風飛揚,月華照映下,猶如一抹輕煙般,郭沁與他遙遙相對,當下提氣說道:「在下長風鏢局郭沁,不知閣下三番二次出現此地有何示教?」那白衣客兀自悄立在樹梢上,恍若無聞,一陣夜風拂過,白衣客所站立之樹枝微微起伏,然而他卻仍是穩若泰山,紋絲不動,郭沁見他輕功絕妙,略感詫異,不由得向他上下打量一番,明月清輝掩映下,但見白衣客身材纖小、形態嬝娜,竟似女子。

只見那白衣客又飛身而起,在半空中輕輕一個轉折,翩然落下,凌空穩穩的坐在樹枝上,郭沁心下駭然,他自忖輕功妙絕天下,然而今日得見,卻是遠遠不如那白衣客,正當想得出神時,只聽得那白衣客淡然說道:「你別駭異,我是人,不是鬼。」聲音雖是清脆,卻又極為冷淡,郭沁一怔,心道:「我可沒把你當鬼。」只聽得那白衣客說道:「今日你吹簫的曲調扞格,與前幾日的氣象大為不同,那是怎麼回事?」郭沁聞言一愣,心道:「這白衣客行事當真奇怪之至,我與她素昧平生,她一見面既不自報名號,又不說明來意,只揀些不打緊的問題來問。」那白衣客見他沉吟不答,森然道:「我在問你話!」郭沁見她問的甚是無禮,心中不禁有氣,道:「閣下究竟是誰?」那白衣客聞言沉默了良久,忽然間,輕輕嘆了口氣,嘆息聲竟是極為溫柔,郭沁聞此情意綿綿的輕嘆聲,不禁有些詫異,只聽得白衣客說道:「我是誰…真的那麼重要嗎?杜甫有一句話:『人生交契無老少,論心何必先同調。』無老少乃忘年之交,不求同調乃忘形之交,人之相知貴在知心,不在其年紀地位行業之異同也,連上述事項都不在乎了,身分名號又何足道哉?」郭沁聽她牽強附會的說了一大串兒,不禁啞然失笑,問道:「我倆素未謀面,何來的知己之交?」白衣客道:「你是吹簫人,而我是知音客,我夜夜聽你吹簫訴心曲,難道不算你的知己嗎?」郭沁聞言,不由得一怔,只覺得這白衣客語意真摰,倒不像在和自己說笑。

郭沁自幼便跟隨父親走鏢,在江湖上打滾,他與道上朋友講的是義氣,拚卻的是信譽,結交的莫不是草莽豪傑,他雖非飽讀詩書之仕子,但肚中墨水著實不少,然而以文會友、以樂會友等風雅之事,卻是從未做過,也無怪乎會對白衣客的唐突之舉極感詫異,郭沁凝思半晌,微一拱手,向白衣客說道:「既是如此,便請知音客下來說話罷。」白衣客嘆了口氣,說道:「你還是不信我…」話尚未說完,驀地,白衣客素手一揚,一對白色綢帶如水蛇般蜿蜒而出,那綢帶來勢好快,迅若奔雷、疾如掣電,郭沁不及細想,一個鐵板橋仰後便倒,只見那白綢帶在離他身子半寸的上空凌飛而去,在樹叢捲了某件物事,隨即破空飛回,郭沁站直身子,卻見白衣客手堣w抱著一具瑤琴,這具瑤琴比尋常七絃琴短了一半,窄了一半,但也是七絃齊備,只聽得那白衣客淡淡說道:「郭少君既不信我,可願意聆賞品題一番?」郭沁心下好奇,道:「得聞佳音妙曲,幸何如之。」語罷,便緩步走到樹下。

白衣客微微凝神,伸出十指纖纖,在琴弦上錚錚的撥了幾下,彈將起來,彈得正是那首「若蘭吟」,只聽得琴聲洋洋灑灑,樂音中春風和暢,花氣馨芳,與郭沁簫聲中青天一碧、萬里無雲的空闊氣象迥然不同,彈了一會兒,忽地曲終音歇,一音嬝嬝,散入林間。

琴聲停頓良久,郭沁這才如夢初醒,他嘆了口氣,衷心讚佩,道:「閣下精通音律、明解妙詣,神乎其技、曲盡其妙,郭某甘拜下風!」白衣客道:「承獎!郭少君過謙了,郭少君的簫技妙絕天下,勝於在下又何止萬千?」白衣客頓了頓,續道:「郭少君簫技精湛,天下一絕,請恕在下斗膽,邀奏一曲!」郭沁微一沉吟,心中雖對這白衣客有所忌慮,但自幼愛樂成癡的他,豈肯放棄切磋簫技的良機,當下拱手為禮,道:「還請賜教!」白衣客微微頷首,從水袖下伸出雪凝嬌嫩的雙手,拱手回禮,十指纖美如蔥,在琴弦攏了數下,說道:「郭少君,請罷!」郭沁玉簫就唇,一縷簫音幽幽盪出,過得片刻,白衣客柔和的琴韻夾入簫聲中,七絃琴琴音和平中正,夾著清幽的玉簫,更是動人,琴韻簫聲似在一問一答,悅耳動心、迴腸盪氣。

郭沁心中只覺得前所未有的平和安樂,那玎璫琴韻一聲聲扣入心弦,彷彿是一線燦豔的陽光,為他一掃陰霾,又似一陣和暖的春風,化去心頭的冰霜凝雪,郭沁滿心沉浸於這一片安樂平和中,忽然間,只覺得這白衣客已不再是位素昧平生的陌生人,反而有種難以言容的親切熟稔,彷彿是自己至愛至親的人一般。

郭沁雙目凝視著白衣客的面幕,目光灼灼,彷彿便要透進那一層白色輕紗中,凝望良久,郭沁驀地感覺到,面幕下的那雙盈盈水眸慢慢移動,和他的目光相對,兩人相離丈許,隔著一層輕紗,四目交視,突然間,郭沁只覺得一股暖流緩緩注入心中,心頭說不出的甜蜜舒暢,這種熟悉卻又陌生的感覺,是生平未曾有過的,一個念頭在他的心中閃過:「難道…這便是心意相通了嗎?」

只聽得那首「若蘭吟」合奏得益發情意盈盈、纏綿歡悅,郭沁漸漸明白,這白衣客的身份對他而言再也不重要了,她的目的單不單純無關緊要,這件事合不合常理無關緊要,什麼理智全都拋諸九霄雲外,什麼鏢行重任、克紹箕裘變得微不足道,她是好人也好,是壞人也好,既已有了這兩心如一的一刻,便已心滿意足,眼前這一刻便是天長地久,縱然天崩地裂,這一刻也拿不去、銷不掉了。

兩人各執琴簫,脈脈相對,也不知過了多少時候,忽聽得遠處隱隱傳來一陣長嘯之聲,如龍吟獅吼,若長風振林,動人心魄之至,郭沁和白衣客同時心頭一震,琴韻簫聲驟然停止,兩人這才從情緻纏綿、銷魂無限之境中轉醒過來,但聽得那嘯聲益發急促,白衣客急道:「我…該走了!你保重!」郭沁也不知是何緣故,竟對這認識不到一時辰的白衣客產生極深的眷念,忙道:「你別走,再留下陪我一會兒。」但聽得那嘯聲愈來愈近,白衣客急道:「不,我要走了!你快進去!」話尚未說完,雙足輕點,身子騰空飛起,如一抹輕煙般飄然掠過樹梢,翩若驚鴻、宛若遊龍,郭沁望著她逸去的背影,提氣說道:「還未請教姑娘高姓大名?」白衣客聞聲回過頭來,驀然間,一陣夜風撩起了輕紗面幕,郭沁登時全身一震,眼前所見,如新月清暉,若花樹堆雪,一張臉清麗絕俗,兩頰融融,霞映澄塘,雙目晶晶,月射寒江,那白衣客絲毫不覺面幕已揭,嫣然一笑,登時百媚橫生,似荷粉露垂,如杏花煙潤,郭沁不禁看得癡了,只見白衣客身形幌動,迅若風雷,頃刻間便在數丈外。


憶舊當年/長風飄雪玉玲瓏/劍氣簫心/穹蒼雙鷹/

番外篇/風雪再翩/流風回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