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翡翠娃娃第三集

雲三找到楚楚,得知翡翠娃娃已經到手;偏偏京城中來了各路覬覦翡翠娃娃的高手(包括天幽幫、四川唐門......),雲三急忙帶著楚楚準備離去。

鄧忍被劫,翁惜珠收到一封信,指名要郭旭去交換鄧忍,於是翁惜珠前往長風鏢局找郭旭商量(場景:長風鏢局,翁惜珠和采玉坐在一起,郭旭則坐在另一邊)

采玉看了那封信,她要翁惜珠放心(且由字跡判斷,"綁匪"是個女的)

采玉:你放心,鄧忍雖然被綁,但目前應無大礙

惜珠:采玉姑娘何以如此確定

郭旭:你放心,采玉的直覺一向很靈,她說沒事,就一定沒事。

惜珠:那,綁架鄧忍的人,真的和郭旭有關嗎?

(采玉站起來,往郭旭的方向走)

采玉:既然她說只要郭旭一到就放人,多少是有所瓜葛的

郭旭:采玉,那依你看,這個女人是誰?(他是真的不知道)

采玉:目前,我也不敢妄下斷語,還得要斟酌商量才行. 我看,這一趟,你是在所難辭了. 不如請鄧夫人先回府休息、靜候佳音吧!

惜珠:有勞郭旭了. 若是有需要,我會請家父加派人手

采玉:萬萬不可,此事若是錦衣衛介入,會變得一發不可收拾

惜珠:(點點頭)好,那我翁惜珠鄭重拜託了

(翁惜珠離開)

(郭旭和采玉並肩站在一起)

郭旭:采玉啊∼妳的悶葫蘆裡究竟賣的是什麼玄機啊?聽妳的口氣,妳明明就知道這個女的是誰,為什麼不直說呢?

采玉:這件事只怕我說出來,會令你尷尬、下不了台

郭旭:(面對采玉)究竟是誰?

采玉:是胭.脂.

郭旭:(愣了一會兒)胭脂!?

采玉:(笑著點頭)你呀,聰明一世、糊塗一時. 胭脂要見你,還要你主動去找她. 鄧忍是你的好朋友,去是不去,你可得好好斟酌(采玉走回桌旁坐下)

郭旭:原來如此(郭旭也坐下)

采玉:以胭脂的個性,你若是不去,鄧忍只怕吃不消她的百般折磨,不死也得去半條命

郭旭:我若是去了,一定會被她糾纏不休、難以脫身

采玉:(笑著搖搖頭)說得沒錯.(站起身)在這兩難之間,你可得好好選擇去或不去 (說完準備離開)

郭旭:(拉住采玉)采玉,你可得幫我做一個決定

采玉:所有的事情我都能幫你,唯獨這件事,我可幫不了忙(頭一扭、轉身就走)

郭旭:唉∼看來這世間再怎麼明理的女人,多多少少還是會吃醋的嘛!

胭脂綁走鄧忍的事被冀北三狼目睹,他們原本想去鄧府密告,卻被天幽幫發現。

郭旭到胭脂酒坊找封平,希望他出面救回鄧忍. 封平為了胭脂也只好答應.鄧忍被胭脂綁到一個荒廢的大宅院,受盡折磨.這時,胭脂發覺有人,便把小財神吊在一口井裡藏起來.胭脂一心以為郭旭必會來見她,沒想到來的卻是封平. 胭脂氣極跑回酒坊,封平也追了回去

天幽幫堂主威脅三狼找到了鄧忍,他們又把鄧忍劫走,要以他交換翡翠娃娃

胭脂在酒坊裡和封平鬧得很不愉快,甚至怪罪封平梗在她和郭旭之間. 郭旭在酒坊門外聽得一清二楚,忍不住對胭脂怒目相向.封平氣郭旭不該如此對待胭脂,因而在酒坊外打起來正當他們打得難分難解,采玉出現了......

采玉:好好的一對,為何偏偏要弄得玉石俱焚?你們兩個,既沒有殺父之仇,也不是奪妻之恨.我還沒見過兩個好朋友是這樣打架的

封平:只怪郭旭實在太可恨

郭旭:可恨之人,偶爾也有可愛之處(一副嘻皮笑臉的)

封平:真是忝不知恥

郭旭:你的當務之急並非罵我,而是去安慰胭脂

封平:(聽到安慰胭脂轉身就要走,突然停下來)郭旭,我們這一架還沒打完,帳先計著

郭旭:這要怎麼算?不死不休?

封平:難說∼

(封平離去,采玉站在郭旭身旁)

郭旭:好了,我們也該走了

采玉:去哪?

郭旭:去救小財神哪!

(場景:廢棄的宅院,郭旭和采玉叫喚著鄧忍的名字)

他們來到井旁邊,可是井裡已經沒人了(鄧忍已被天幽幫劫走)

郭旭:鄧忍!鄧忍!

采玉:別白費力氣了,鄧忍不會武功,沒法兒自己逃走. 要不是給人放了,要不就是被另一撥人劫走了

郭旭:另一撥人?

采玉:胭脂劫他,是為了跟你賭氣;別人劫他,多半是為了財富

郭旭:沒錯,在別人眼裡,鄧忍除了有錢以外,一無是處

采玉:我們不妨以靜制動,先到鄧府去.他們既然要錢,必會找上鄧府的金鑰匙......

郭旭:翁.惜.珠!


~翡翠娃娃第四集

話說天幽幫抓走了鄧忍,逼他寫了一封信給翁惜珠,要她帶著"翡翠娃娃"到城南十里的斷橋換人.此時雲三和楚楚駕著馬車趕路,途經一間小客棧,雲三入內察看,不料客棧中的人

全都中了唐門之毒而死,雲三於是帶著楚楚想改走水路.

(場景:鄧府  人物:翁惜珠&采玉&郭旭)

惜珠:等?就一個等字?

采玉:不錯,目前也只能等了

惜珠:等什麼?

采玉:等綁架鄧忍之人送信來

惜珠:如果沒有人送信來呢?

郭旭:一定會有的.鄧忍與江湖素無恩怨,綁架他之人必然只有一個目的,就是劫財

勒索.要勒索,就一定會送信談條件

惜珠:我看,還是報官好了

郭旭:萬萬不可,一但報官,風聲傳了出去,對方很可能撕票

惜珠:那至少,告訴我爹

采玉:惜珠,你別忘了,你爹也是個官,而且還是個大官

  (翁惜珠急得不知如何是好)

郭旭:我和你一樣心急,但急不能解決問題

惜珠:鄧忍一向養尊處優,沒吃過半點苦頭,說不定現在已經飽受折磨,受盡委屈了

(錦衣尉一名小卒來報,交給翁惜珠一封飛箭傳書,翁惜珠連忙打開來看)

惜珠:是鄧忍的親筆

(把信交給郭旭,郭旭讀完信又交給了采玉)

郭旭:原來江湖盛傳失蹤已久的翡翠娃娃,是在小財神府裡

采玉:我明白了,原來問題就出在翡翠娃娃身上

郭旭:(問翁惜珠)你可知道翡翠娃娃十分珍貴

惜珠:是很珍貴啊,因為那是皇太后賜給我的嫁妝啊

郭旭:那你決定換還是不換?

惜珠:當然換!鄧忍的命要緊,不過......

采玉:不必擔心,我代你去

惜珠:采玉姑娘

采玉:你出身官宦之家,怎麼禁得起那種場面?反正他們沒有見過我和你,我可以冒充.再說,胭脂是我們的朋友,此事因胭脂而起,我們更是責無旁貸

郭旭:采玉說得沒錯,我們不能袖手旁觀

於是采玉穿了翁惜珠的衣裳首飾,郭旭假扮鄧府的管家,翡翠娃娃裝在一個錦盒,一同前往斷橋換人(當時還沒人知道真的翡翠娃娃已經被鄧忍送給了楚楚)

翁惜珠忍不住還是把這件事告訴了翁泰北,於是翁泰北調集了兵馬隨後前往斷橋 

雲三和楚楚來到河邊,見一船伕,雲三認出他是唐門公子,正要大打出手,發現自己早在小客棧裡就中了腐骨屍毒,毒性由雙手開始擴散,力不從心,唐公子也藉著一陣毒煙逃走了

(場景:城南斷橋前  人物:郭旭&采玉 ,天幽幫地堂堂主羅一飛&鄧忍)

郭旭采玉來到斷橋前,四周看不到什麼人

郭旭:人都藏在草叢裡

采玉:雕蟲小技

(這時羅一飛帶著天幽幫眾小兵衝了出來,雙方人馬到了斷橋上)

羅一飛:(打量著采玉)你就是鄧忍的妻子翁惜珠?

采玉:是的

羅一飛:(指郭旭)他是誰?

采玉:管家

羅一飛:信上說得很清楚,只准你一個人來的

采玉:我膽子小,帶一個管家對你們來說,應該沒什麼關係

羅一飛:東西呢?

(郭旭抱著裝娃娃的錦盒)

采玉:都在這兒呢!

羅一飛:把東西交過來

采玉:不成,我要先見到我家相公才能安心把東西交給你

羅一飛:可以(兩個小兵押著鄧忍出來)

(采玉一見鄧忍便大喊)

采玉:相公,我們來接你回去啦

(鄧忍一臉不安地點點頭)

羅一飛:看,還給你一個活生生的,沒破沒爛,現在可以把東西交出來了吧

采玉:不行,一手交人,一手交貨

羅一飛:久聞翁惜珠刁鑽難纏,今日一見,果真如此

采玉:你們既然敢綁架勒索,還有什麼不敢的?我們只有兩個人,難道還怕我們飛了不成?

羅一飛:好,不愧是翁泰北的女兒,還有些膽量.人我是帶來了,就不知道你那翡翠娃娃是真是假,只要我驗過是真,立刻放人

采玉:(對郭旭說)你過去,把東西交給他

羅一飛:不必了,直接把錦盒扔過來

(郭旭把錦盒扔到羅一飛手上,羅一飛拿出一尊娃娃,發現是假的)

羅一飛:好個賤人,竟敢拿贗品騙我

采玉:怎麼會是假的,分明是真的呀

羅一飛:(命手下把鄧忍)帶走!!

此時郭旭一個飛身踢開了鄧忍身邊的小嘍囉,救出了鄧忍.其他人一擁而上,和郭旭廝殺起來,把羅一飛打得吐血

羅一飛:你究竟是誰?

郭旭:鄧忍快走!

另一批埋伏的追兵衝了出來,郭旭在前殺出一條血路,采玉拉著鄧忍緊跟在後,此時一陣刀光,砍傷了采玉的左手臂,采玉跌坐到地上

郭旭:采玉!

郭旭連忙解決了剩下的幾個,衝到采玉身邊蹲下來

郭旭:采玉.你怎麼樣?

采玉:我不要緊

隨後趕到的錦衣尉控制住場面,抓了羅一飛回去審問

(場景:采玉的房間,  人物:郭旭&采玉)

兩人坐在桌前喝湯,郭旭先吃完,用袖子擦擦嘴

郭旭:這種活鱸魚煮田七湯,對刀傷最好,我已經吩咐廚房周媽早中晚各煮一次 ,將來傷口好了也不會留下任何疤痕

采玉:(一臉幸福)你有這份心我已經很滿足了,ㄟ,你可別太小題大做喔,我怕,萬一我哥哥知道了,又要找麻煩了

郭旭:怕什麼呢?我反倒希望他找上門來大吵一架,彼此藉著吵架把話講清楚

采玉:(有點無奈地笑著)你們啊,可真是天生的一矛一盾.算了,我們還是來談點正事吧

郭旭:翡翠娃娃?

采玉:嗯.從斷橋換人回來,我心裡就一直納悶,為什麼小財神家的寶物會變成了贗品?

郭旭:依我看,會去掉包的只有兩個人

采玉:哪兩個人?

郭旭:一個叫內賊,一個叫外賊

采玉:(被逗笑)好了,說點正經的吧

郭旭:你以為我在開玩笑啊,我說得都是正經的

采玉:那好,我聽你說

郭旭:如果是內賊,小財神的嫌疑最大,若是外賊,那雲三恐怕脫不了嫌隙

采玉:為什麼?

郭旭:而內賊的嫌疑又比外賊來的大

采玉:此話怎講?

郭旭:你想想,如果是雲三做的,他既沒時間,也沒有必要特地拿十二個假的翡翠娃娃去掉包

采玉:這麼說,你已經猜到是誰做的囉

郭旭:難道你沒猜到

采玉:我可是不會告訴你的

郭旭:不如數到三,我們一起說出來

兩人:一,二,三,鄧忍!

采玉:這個胖小子,他果然是左手偷右手,不過,小財神不是江湖中人,他要那十二個翡翠娃娃做什麼?

郭旭:人人都說這翡翠娃娃是武林至寶,我卻不知道,它究竟有什麼奇特之處?

采玉:你真的不知道?

郭旭:不如這樣吧,我們到書房去,燙壺好酒,準備幾樣小菜,我一邊喝酒,一面聽你說說這段江湖秘辛,如何

采玉含笑點了點頭

另一方面,雲三和楚楚逃到一間破廟,雲三毒發,楚楚勸其以翡翠娃娃身上的經文來療毒.

(場景:書房  人物:郭旭&采玉)

采玉:翡翠娃娃分為三組,第一組有八尊,身上記載的是奇經八脈,並以小點標明身上的奇穴位置.第二組有兩尊,刻有針芒般的小字,說明如何配合奇   經八脈,練成絕世武功

郭旭:怪不得江湖上人人想得到.那另外兩尊是什麼?

采玉:刻的也是文字,不過卻是說明如何以金針刺穴,可以治癒各種疑難雜症,可說是醫療寶典

郭旭:翡翠娃娃可以療毒?你可記得我曾跟你說過的青城八子,他們為何會在京城出現?

采玉:因為風聞翡翠娃娃在此出現

郭旭:他們是怎麼死的?

采玉:被毒死的

郭旭:是誰有能耐把連同道長在內的九個人一併毒死?

采玉:四川唐門

郭旭:那唐門又是為何在此出現?

采玉:也是因為翡翠娃娃.

郭旭:青城派與唐門的恩怨,你我都清楚

采玉:同在巴蜀,卻是多年宿仇

郭旭:如此一來,所有的謎團都迎刃而解了,全部的事情都是因為翡翠娃娃.可是新的謎團又來了......

采玉:你是想知道那十二尊翡翠娃娃的下落

郭旭:其實這事也不難嘛,只要找到鄧忍,問他究竟把翡翠娃娃弄到哪裡就行了

采玉:無論翡翠娃娃落在誰手上,只怕都是禍不是福

郭旭:"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采玉:自古以來,這句話不知道害了多少人

郭旭:不過照你這麼說,任何人有了翡翠娃娃,找個深山靜處苦練數載,豈不就能練成絕世武功

采玉:世上如何能有這等容易的事,光是要擁有這十二個武林至寶就已經是難上加難了.當初獨步江湖的魔神冷一夫為了奪得翡翠娃娃,與白道掌門大戰十日十夜,弄得兩敗俱傷,冷一夫雖苟存性命,但卻從此隱遁江湖

郭旭:沒想到武林中紅極一時的翡翠娃娃,如今卻出現在小財神家中,視至寶如無物.但是鄧忍既非江湖中人,又不會武功,要那十二尊翡翠娃娃做什麼?

采玉:就算他懂得武功,但如果不懂得梵文,也還是枉然

郭旭:這跟梵文有什麼關係?

采玉:這十二尊翡翠娃娃是兩位武林的老前輩共同完成的,其中一位是西藏密宗高僧.兩人晚年結成生死之交,用盡畢生所學共同刻成翡翠娃娃.而高僧有意渡化得道之人,遂將最精要之處改刻梵文

郭旭:所以若是要練成翡翠娃娃的武功,必是精通梵文之人,而要精通梵文,必要熟讀經書,一旦熟讀經書,勢必會洗心滌俗,不再一心想著稱霸江湖

采玉:先人們如此用心良苦,而我們後人卻如此爭而逐之,實在汗顏

雲三照著翡翠娃娃身上的經文療毒,卻因為不懂得梵文而無效.楚楚聽說郭旭會梵文,勸服雲三回到京城再做打算......

• •••••••••••••••••••••••••••••••• 

胭脂獨坐房中,看著郭旭送給她的詩.封平在她的窗外徹夜吹著笛子.

翁惜珠因鄧忍被胭脂綁架而怨恨在心,命錦衣尉副千戶張彪去砸毀胭脂酒,順便把胭脂那個女人綁回來讓她消氣.不過錦衣尉一干人等全被胭脂制伏了,她押著張彪到小財神府找翁惜珠算帳.胭脂一進小財神府就很不屑地嫌人家一副暴發戶模樣,此時翁惜珠也正好來到大廳.

(翁惜珠初見胭脂時兩人的對話十分有趣,因而將之寫出來)

惜珠:聽你的口氣,想必你就是目無王法,擄人勒索的血手胭脂了?

胭脂:看你珠光寶氣,錦衣羅裙,想必你就是醋名遠播的翁惜珠囉?

一陣言語譏諷之後,胭脂又與錦衣尉大打出手,由廳堂打到了前院,胭脂終

究是雙拳難敵四手,被錦衣尉制伏,關到鄧家地窖.

此時在長風鏢局,商六正與侯昆商量有趟鏢,不知是否能接,兩人正在感慨若是鐵衣回到鏢局該有多好,此時鐵衣正好也來到鏢局.

鐵衣:(向商六和侯昆抱拳作揖)六爺,侯叔

商六:(非常高興)鐵衣啊,你回來得正是時候,這回是不是想通了?不走了?

鐵衣:我不是要回鏢局,我聽說采玉受了傷,我是來探望她的

商六:采玉是受了點輕傷,已經不要緊了.侯昆啊,去請大小姐出來,鐵衣,你坐啊,我去沏茶

鐵衣:六爺,不必麻煩了

商六:怎麼會麻煩呢?你回這兒,就像回自己家一樣啊

鐵衣:我看看采玉就走

商六:你該不會是有急事吧?

鐵衣:(微微點了點頭)

        (此時采玉和郭旭出來了)

采玉:(很高興地喊)哥!

鐵衣:采玉,我聽說你受了傷,特地來看看你

采玉:哥,你別擔心,只是皮外傷,現在都好了

鐵衣:(若有所指道)我不光是因為擔心那點傷,我還擔心別的

        (此時一直站在後面的郭旭說話了)

郭旭:采玉是大小姐,在鏢局裡,人人護著她,你還擔心什麼呢?

鐵衣:(脾氣開始上來了,衝著郭旭說道)沒錯,人人護著她,唯獨你沒有!

郭旭:(非常不解)鐵衣,這話是從何說起啊?

鐵衣:坊間都在傳,說采玉是為翁惜珠受的傷,你若是護著她,為什麼會讓她去冒險?

郭旭:(想把場面緩和下來,解釋道)當時我在場

鐵衣:(更氣了)有你在場,為什麼她會受傷?

采玉:(拉住鐵衣)哥,別急啊,有話慢慢說嘛

鐵衣:采玉她連半點武功都不會,有必要去冒這個險嗎?難道說翁惜珠的命是命,采玉的命就不是命了嗎?

郭旭:(很無奈)好,你責備的對,是我疏忽了,我向你賠罪行不行?

鐵衣:我問你,幸虧采玉今天受的是輕傷,若她受的是重傷,或是有什麼閃失的話,你賠罪道歉就算完了嗎?

采玉:哥,聽你的口氣,你就竟是來看我還是來找碴的啊?

鐵衣:都有!(轉向郭旭)我警告你,我妹妹的命,比翁惜珠要珍貴得多,你別搞錯了!

郭旭:(敗給他了)當然,當然,這點是不會錯的.但是鐵衣,你能不能先聽我解釋?

鐵衣:不必!我程鐵衣不想聽你的任何解釋.那些話,你留給翁泰北和小財神吧!我告訴你,采玉是個死心眼,我的話她不聽,只聽你的,你若是還念著郭程兩家十幾年的交情,就不該讓她替人出頭冒險,差點送命!

采玉:(上前面對著鐵衣)哥!你怎麼這麼說話啊?

鐵衣:不這麼說,該怎麼說!?哼,他若真有本事的話,就應該好好把鏢局稱出個場面來,用不著去巴結什麼財神!

采玉:哥!你今天是怎麼回事啊?難得回鏢局一趟,你是存心找郭旭吵架來的啊?

鐵衣:我說錯了嗎?天幽幫我不是沒聽過,八大堂主,四大護法,高手如雲,那天要是再多幾個好手在場的話,你還有命在這兒幫郭旭說話!

采玉:你......你簡直渾不講理!大家難得見一面,為什麼每次都沒有好話?我不跟你說了,你也不必擔心我的事!(說完負氣地轉身就走,剩下郭旭一臉的尷尬)

鐵衣:采玉!我跟你的話還沒說完呢!采玉,采玉!(急得一越跨過一道欄杆,追了過去)

郭旭:(鬆了口氣)這世上唯一對付得了程鐵衣的人,就是程采玉(苦笑)

采玉快步走出了廳堂,鐵衣也一路追到庭裡.

鐵衣:采玉,采玉,采玉......(總算追到了)采玉,我是真的擔心你,又沒別的意思,你這是何苦呢?

采玉:哥,你難得回來一趟,非要弄得這麼不愉快,又是何苦呢?上回滿月酒,你回來,難道事情還鬧得不夠僵,這會兒又要來一回嗎?

鐵衣:你知道的,我一見郭旭就不開心

采玉:我知道,你對郭旭一直有一個解不開的心結,我也沒怪過你.可是做人總是要講道理,要給人解釋的機會.再說,不是郭旭逼我勸我,是我自己心甘情願幫翁惜珠出頭的,況且郭旭有沒有巴結人家,你怎麼能動不動就出口傷人呢?爹在世的時候,不是一直教導我們為人要寬厚,要顧全大局,你為什麼要一直跟郭旭斤斤計較呢?

鐵衣:我恨郭旭不上進,不爭氣!

采玉:就算郭旭不上進,難道你就要跟他比,看誰比較不爭氣!

鐵衣:我哪有跟他比?

采玉:比了.郭旭不想管鏢局的事,而你又管了多少?他每天只想吟詩交朋又;而你呢,逃避遁世,埋首市井.你們只是形式上不同,結果都一樣.到頭來,長風標局還是懸在那裡.你們這不是在比賽不爭氣嗎!

鐵衣:好啦,好啦,反正我說不過你

采玉:(得理不饒人)不是說不過,是你理虧.你想想,若是你回來鏢局,有六爺,有侯叔,就能打開場面,就能接生意,到時候,郭旭自然會被你感動.俗話說,前半夜想自己,後半夜也得想想別人.哥,如果你真的關心我,關心鏢局,我希望你能坦坦蕩蕩的回來,到時你要責備郭旭,我也沒有話說.

哥,這些話,我早想對你說,又覺得時候不對,如今說出來,猶如去了心中的一 塊大石.你自己好好想想,等想清楚了,再來找我.(說完逕自走掉了)

這會兒封平來到胭脂酒坊,發現東西被砸得稀巴爛,二叔向他哭訴著.封平擔心胭脂,急忙前往鄧府搭救.到了鄧府,封平與錦衣尉打得不可開交,鄧忍連忙要鄧升去把郭旭請來.封平擺平了錦衣尉,從地窖中救出胭脂,發現胭脂被打得青一塊紫一塊的,氣得要找翁惜珠開刀.幸而鄧忍在一旁求情,封平僅以斷髮代首嚇了嚇翁惜珠.而後封平便駕著車帶胭脂離開.

鏢局裡準備了一桌酒菜,是為了迎接鐵衣而設.郭旭,六爺和侯昆正襟危坐地等待鐵衣.

商六:我看,鐵衣八成不會來吃這頓飯了

郭旭:你放心,采玉ㄧ定會勸服他的

商六:如果鐵衣會來,就表示回鏢局的可能性很大

        (采玉陪同鐵衣進來了,眾人看到他都很高興,紛紛起身相迎)

郭旭:鐵衣,賞臉了

鐵衣:(不太搭理他)六爺,侯叔,抱歉讓你們久等了

商六:怎麼會呢?如果你肯回來,就是再多等兩個時辰也不嫌久啊!

侯昆:(總算也說了一句)是啊

采玉:大家坐啊,你看,飯菜都涼了

郭旭:飯菜涼了不要緊,心是熱的就好了

商六:沒錯,少局主這話說的對極了

郭旭:吃飯前,我有些話要說.(站起來)我和鐵衣,從小一起長大,也從小吵到大,但一句話,終究是一家人.(端起一杯酒)鐵衣,我敬你.

商六:(看鐵衣無動於衷,忙打圓場)是啊,就算是舌頭和牙齒也是會咬到的嘛

郭旭:(很識趣)我先乾為敬了

采玉:哥,剛才不是都說好了,怎麼這會又彆扭了?郭旭敬你酒啊!

鐵衣:(站起身)我程鐵衣不是個不識好歹的人,不過,(看了郭旭一眼)凡事也得過得去才行.(轉向商六)六爺,這些日子你為鏢局辛苦了,我敬你!

        此時鄧府管家鄧升來報,說小財神府出了事,請郭旭立刻趕過去.

        當郭旭趕到鄧府時,翁泰北已經在那兒發了一頓脾氣,堂堂小財神府,有多名錦衣尉駐守,竟容得江湖人物在此撒野,予取予求.

郭旭為了胭脂和封平,且要避免鄧忍在翁泰北面前難做人,只得義不容辭出面替封平胭脂說情.

     

(感謝網友婉兒提供劇集對話)